胡思

有点闲(bore),又想换模板(theme),没吃饱但是撑着。哎呀···讨厌啊···一个月一次的低潮···来世我要做男人。
~~~~~~~~~~~~~~
双喜爸接过我那个装满小册子,说明书的手提袋,我跟在后面看他悠闲的提着,忽然想起以前我常和他说我很讨厌男人帮女人拿手提袋。
我想他应该是忘记了,所以我也假装忘记了,没有出声,让他继续提着。
~~~~~~~~~~~~~~
为什么女人选内衣的时候,她们的男朋友或丈夫那么好意思的在旁边等(看)?然后为什么她们又任他们在旁边等(看)?意淫?
可不可以有礼貌点,站远些呢?
~~~~~~~~~~~~~~
茨厂街不再是唐人街了,小贩满是缅甸人,泰裔,印尼工人,孟加拉劳工。再加上外来的欧美,中东,中港台游客,好像联合国街。
~~~~~~~~~~~~~~
晚上想带小朋友们一起到马大医院蹲点,妇科的隔壁是儿科,那里有个挺大的游戏间,小朋友们应该会喜欢,但是千万别问我薯条在哪里。
可是···好像不是很好的主意嗄,生病的孩子才去医院,那游戏间也会很多病菌吧···还是不了。
~~~~~~~~~~~~~~
今天的星报上有张照片,一个卖香肠的摊子放了个价目表:1 ‘look’ RMxx,1 pack RMxx。不知此‘look’是否彼‘碌’?看一眼RMxx?也太贵了吧,闻香又如何算呢?

*‘碌’——广东话,条状物,比如‘一碌木’,一条木头之意。
~~~~~~~~~~~~~~
被拒绝多了,开始有了点‘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感觉。(肥仔:死了的猪还可以blogging,不错不错。死猪:*拱手*过奖过奖。)

4 thoughts on “胡思

  1. >>Hao,叫他肥仔是他的荣幸,哈哈哈哈···

    >>Jason,有没有叉烧,你本来就是一块叉烧(我在你那个年龄也是叉烧,现在生了两块叉烧我升级做死猪了),不如叫你做叉烧公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