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骂人

孔子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我的父母从小就给我们灌输这个道理,而我呢也听话听到底,自己不想要的东西不好随便给人。不想别人对我做出让我难受的事,自己也别做让别人难受的事。

我很怕给人骂(嗯废话,有谁喜欢给人骂?犯贱了不成?),所以我也不骂人,想着我不冒犯别人,别人也不能随便骂我嘛。就算是我冒犯了人家,人家不高兴了,我给他/她赔个不是,别人也不能怎么样。想是这么想,可是后来发觉很多时候我越让,那人就越逾越。而我呢本着孔老先生的教诲,父母的苦心栽培死忍。

屎尿忍得多大家都知道会发生什么问题,给人骂多了没有回嘴也迟早会人格便秘,行为发炎。所以一本通书不能读到老,必要的时候要懂得想黑武士一样来个帝国反击。

骂人的方法很多,但主要的是分文的骂,还是武的骂。

先说武的骂。武骂很简单–泼妇骂街,以行动来表示不满,又分明和暗两种。明的来就面对着对手噼里啪啦乱扫一轮,有理没理声量先把对手给镇住,或许也不需要什么道理啦,哗啦哗啦的把对手给吓跑了就鸣鼓收兵,功成身退。暗的来就不用面对着对手,脸可或左或右呈45度或90度,对空气或者指着桑树都可以,但绝不能背对对手,除非你很肯定他/她稳如槐树不会临阵落跑,否则对手跑了就成了疯妇骂街了。

选择好了角度,就选择声量,要连骂带笑呢?还是连骂带唱呢?那就随兴。但这个方法不适用于脸皮厚如双双喜喜她们妈的肚皮,如果对方脸皮厚如油膏,除非你的声量有超音波功能,好像减肥中心用来震肚皮的仪器一般可以把油膏打散,否则都是白骂。

武骂我是没有办法了,读多了一点书,懂了一点四书五经,众子(孔子,老子,孟子,庄子等排名不分先后)曰了一番,是不是都是有文凭的女学生嘛,怎么可以好像我家后面那个卖菜的番婆一般见识呢?所以只好在文骂上下功夫了。

文骂就是纸上谈兵了,说起来好像还有点鬼祟,口头上比不过别人,只好回家窝在书桌前在稿纸上或电脑上喷口水, Q一番。可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嘛,既然是文骂当然是用来骂识字的对手了。

文骂的好处就是骂得好自己很过瘾,因为你知道截着对方的要害,对方捂着出不了声,出声嘛?又让人知道他/她“癞野左”,不出声嘛?只好自己“暗谷”。

骂人就是要对方听得懂听得到,要是骂了对方听不懂又听不到又有什么用呢?我曾经就是怕死,鬼鬼祟祟的用一篇中文的blog 去骂一个看不懂中文的人,以为神不知鬼不觉。谁知原来经常有人如此捧场,读了之后就好心好意的代传我的心意给当事人,也好,省事了。

Blog 的好处就是我骂我的,被骂的不高兴可以来放放屁拉拉屎,而我呢?高兴的话也和他/她对骂一番,不高兴的话嘛?用扯水马桶“哈啰死贱”把他/她说的话全给一笔勾销,要不然改个天花乱坠,南辕北辙,手走脚提的,看他/她还敢不敢上别人家的厕所乱拉乱放。

看了不高兴不就自己也开个门户装个茅厕什么的乱放一轮呗。

不过到目前为止对自己的骂人方式还挺有信心的,所以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用到
“哈啰死贱”来洗厕所。

其实多骂骂人是好事,发泄心中不满除了对健康好,而且在骂人的同时也在警惕自己不要犯上同样的错误。
不过如果偶尔不小心“自掴醒左两巴”就将错就错充充胖子“侧侧膀,无件事”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