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车的故事

和双喜爸爸认识 是在学院的时候,虽然教育背景不一样,但还谈得来,一起吃午饭做功课,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后来有一天他主动约会我,告诉我说他会驾他家的老爷车来载 我,叫我要有心理准备,穿清凉一点,我一听就很警觉的说穿那么清凉干什么?他没好气的说因为老爷车没有冷气,而且车开的时候会有很多声响,好像整辆车要自 行解散的样子。我听了之后说没问题,因为我父亲的客货车也一样,他半信半疑的问我肯定不肯定,我保证说真的没问题。

到约会当天我没有穿得很清凉,因为考虑到要去的餐厅会很冷。我在父亲的店外等他,远远看到一辆外壳饱经风霜,带着环绕音响系统,东倒西歪的,徐徐的开到店门口停下,真的很老爷,很有曾祖父的感觉。

我上了车一坐 下,发觉整个人沉了下去,车包坐成车皮去了。抓过安全带,嗯,好像不是安全“带”了,经过二十年的搓揉倒像安全“丝”多点,既然是“丝”会不会“安全”? 我往后一靠,双喜男友赶紧说:“别靠太大力!椅背有点松了,靠太大力我怕会变成好像我这张一样。”原来驾座的靠背已向后倾斜四十五度,用了根绳子从右边安 全带头扯着,才勉强可以靠靠。待双喜男友交待完毕打算开车的时候,发觉前面有车阻挡着,车主不在车内,没办法只好退车,才发觉车不能倒退,退车的牙门不活 动,忽然间我觉得自己好像在漫画里,通常只有在漫画里才会有这么夸张的情节出现。

就在我们俩在车里流着汗(我流汗是因为热,他流汗有三个原因:一是因为热,二是因为第一次约会我就出事,三是因为怕我爸妈出来看到他的窘境,“很瘀”他说。)打算怎么办的时候,谢天谢地那车主来了把车驾走,好了,赶在我爸妈出来之前脱离窘境。

车开了之后风徐 徐吹来,倒不觉得热了,但现在问题是待会怎样泊车?在途中我们是一点浪漫也没有,他边驾车边大声的告诉我车的历史,为什么驾座的靠背会这样;(因为他母亲,我现在的家婆身材庞大的关系。)那一个声响是从那一个部位发出来的;不要小看这整一尺多长的望后镜,是古董,市面上已经没有这种左右都一目了然的镜子 卖了;虽然车很旧,但想当年这是跑车模式,引擎动力强而且耐久;怎样在高速公路以一百时速飞车赶时间,载着父母去万宜农业大学参加大哥的毕业典礼,一路上 车快要散了的样子;推理后退牙失灵的种种原因等等。为什么要大声说呢?因为风声再加上车骨头的声响,一定要大声喊才能听到对方说什么。我们就这么吵架似的 到达目的地。

双喜男友找了个 直行停车的位置,不用后退的泊好车,说希望前面的车在我们离开之前就开走,否则我们就走不了。锁车的时候再告诉我一个秘密,车上所有的锁都坏了,虽然车门 锁上了,但任何车匙就算是没牙的都可以开锁和发动引擎,大概是我的样子很担心吧,他又向我保证说没有人要偷这么残旧的汽车,叫我放心。

当晚我们的约会持续到很晚,因为我们前面的车走了之后又停了另外一辆。回到家的时候已是凌晨两点了。

后来在学院的时 候,每当有同学说起他的老爷车,他一定忠心耿耿,理直气壮的维护它赞扬它,完全不觉得同学在倜侃他似的。当时我想他既能这么爱护欣赏一辆这么年久失修的车,那他应该是个不重外表的人,那以后就算我年久失修他也不会弃我不顾吧,希望我没看错,告诉自己:“好吧!行,就是他了。”

单是我一个人说行不成,相爱是两个人的事,后来他再约我,我也没有拒绝,反而我主动约会他,让他知道我不是看车约会的人。

我 们交往半年 后,他才告诉我说刚开始的时候他喜欢我,可是不肯定能不能把我追上手,所以开了他家的老爷车来约会我,看看我的反应怎样,第一次反应不错可是不能作准,不 过车无缘无故的不能倒退又似乎在暗示些什么。经过第二次约会再加上我主动约他,就知道原来驾老爷车追女孩子是很好的方式。直到我们结婚以后,他才敢取笑我 这么笨给这么个笨方法骗回来,我说没办法,像他这样的水准也只有配我这样的人。

这 辆老爷车一直 用到我们毕业之后。工作时我和双喜男友都是用公共交通,只有在周末才驾着它到处去走走。双喜男友如果驾老爷车去出席重要会议,得另挂一件干净衣服在车里, 到达目的地后把汗水湿透的衣服换下来。我最小的弟弟说大热天坐在那车里塞车,和做蒸汽浴没什么分别。在老爷车退休之前还给了我们一次难忘的回忆--当时在 金河广场不见了家锁匙,连带圈在一起的车匙也不见,双喜男友说好办,随便买支什么车的锁匙就可以了,结果我们真用一支没牙没齿的车匙把车开回家。到现在还 记得那锁匙老板莫名其妙的神情。

在一九九六年中旬的某一天,老爷车终于在修了它十多年的汽车技术员抢救不果下宣告寿终正寝。双喜男友为此难过了好一阵子,直到现在如果说起老爷车,他还会重复的说它是当年的跑车等等等等。

现在我们这辆国产车的望后镜还是从老爷车上拆下来的古董,唯一的纪念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