嗟 来 之 食

大 约 十 多 年 前 当 我 还 在 念 初 中 的 时 候, 跟 随 父 亲 到 中 华 大 会 堂 参 观 一 个 机 械 展, 谁 主 办 那 里 来 的 机 械 什 么 机 械, 我 都 不 记 得 了, 只 记 得 地 点 在 中 华 大 会 堂, 还 记 得 很 多 很 多 参 观 者, 更 记 得 这 很 多 很 多 的 参 观 者 像 蝗 虫 一 样 狂 扫 主 办 当 局 准 备 的 茶 点, 不 记 得 有 些 什 么 点 心, 却 记 得 有 沙 爹, 因 为 当 时 父 亲 和 我 站 在 一 旁, 看 着 招 待 员 捧 着 一 碟 沙 爹 正 在 门 口 还 没 出 来, 就 让 许 多 有 穿 衣 服 的 蝗 虫 伸 手 爪 去, 招 待 员 不 知 所 措 很 自 然 的 把 盘 子 抬 高, 可 是 那 些 手 也 很 有 伸 缩 性 的 跟 着 伸 上 去, 也 不 管 油 腻 和 沾 上 难 洗 的 黄 羌, 先 生 女 士 什 么 风 度 都 不 管 了, 能 抢 到 才 算 本 事。

父 亲 只 说:「 你 看 那 些 人。」 就 没 有 再 说 什 么, 那 是 非 常 宝 贵 的 一 课, 言 教 不 如 身 教。

十 多 年 后 的 今 天 还 是 没 有 改 变。

在 星 报 见 到 一 则 全 版 广 告, 刚 开 始 没 有 注 意 内 容, 只 注 意 到 版 面 上 方 一 个 日 式 穿 着 的 人 对 着 刀 跪 着, 跟 着 下 去 是 撰 文, 在 下 有 两 张 图 片, 跟 着 又 是 撰 文。 是 那 两 张 很 多 人 在 抢 食 的 图 片 吸 引 我 细 读 内 容, 原 来 是 屋 业 发 展 商 的 道 歉 兼 通 告 启 事, 第 一 段 是 说 发 展 商 在 屋 业 推 展 日 的 反 应 非 常 好, 到 场 的 群 众 比 他 们 预 算 的 出 席 人 数 还 多 了 一 倍 以 上, 因 此 准 备 的 茶 点 不 够, 累 得 很 多 到 来 的 群 众 没 有 茶 点 招 待, 而 感 到 非 常 非 常 抱 歉。 第 二 段 是 通 知 群 众 他 们 将 会 在 几 时 何 地 设 月 光 会, 这 次 他 们 将 准 备 足 够 的 茶 点, 确 保 食 物 不 够 的 情 形 不 会 再 重 演, 否 则 图 中 日 式 衣 着 的 负 责 人, 将 效 法 日 本 人 切 腹 示 歉。

这 是 一 篇 至 诚 的 启 事, 那 两 张 图 片 也 不 过 想 显 示 当 局 的 屋 业 计 划 吸 引 很 多 人, 推 展 仪 式 的 成 功。 可 是 那 两 张 图 片 也 充 满 了 倜 侃 的 味 道, 原 本 想 显 示 出 席 率 踊 跃, 结 果 却 像 在 嘲 笑 这 些 不 顾 仪 态 在 抢 食 的 群 众。

我 认 识 一 个 会 在 茶 会 上 抢 食 的 朋 友, 好 几 次 和 她 出 席 不 同 的 茶 会, 见 识 了 不 同 的 状 况。 如 果 当 时 次 序 井 然, 她 也 跟 着 排 队, 但 是 一 有 人 插 队, 她 也 跟 着, 还 要 比 那 个 人 争 先 几 个:「 有 没 有 搞 错, 竟 然 插 队, 没 有 人 过 去 和 他 说 一 说 吗?」 然 后 稍 等, 见 没 有 人 抗 议, 她 也 赶 快 抢 前 几 个 人, 然 后 理 直 气 壮 的 说:「 既 然 他 可 以 插 队, 我 当 然 也 可 以 插 队 了。」 既 然 她 插 队 了, 其 他 人 看 了 也 跟 着 插 队, 次 序 乱 了, 她 就 说:「 你 看, 都 是 那 个 人 坏 了 次 序, 还 好 我 也 插 队, 要 不 然 不 用 吃 了, 你 这 么 老 实 怎 样 吃 得 饱, 要 不 要 替 你 再 拿 一 些, 反 正 不 用 钱 的。」

不 用 钱 的 要 快,如 果 是 要 钱 的, 比 如 下 午 茶, 那 就 更 不 能 落 后 了。 有 时 遇 见 这 样 的 情 形 真 替 他 们 感 到 尴 尬, 端 着 盘 子 放 了 米 粉, 再 放 炒 饭, 咖 哩 鸡, 红 烧 牛 肉, 然 后 再 一 连 夹 了 十 多 只 生 蚝 放 在 上 面, 最 后 经 过 寿 司 台, 顺 便 把 那 生 鱼 片 和 虾 片 拿 掉, 留 下 那 白 白 胖 胖 的 饭 团,不 要 拿 蔬 菜, 蔬 菜 便 宜, 肉 类 贵 尤 其 海 鲜, 付 了 这 样 的 钱 当 然 要 吃 个 够 本。

不 只 是 我 的 朋 友 一 个 人 这 么 想, 还 有 好 多 人 都 这 么 想, 所 以 到 时 就 看 见 很 多 人 都 这 样 端 着 叠 得 高 高 的 盘 子, 繁 忙 的 来 往 于 餐 桌 和 食 物 台 之 间, 然 后 侍 应 生 在 旁 边 礼 貌 的「 通 知」 他 们:「 不 用 匆 忙, 下 午 茶 的 食 物 供 应 直 到 下 午 六 点。」 吃 不 完 的 食 物 堆 在 碟 子 上, 主 任 或 经 理 过 来 礼 貌 的 问:「 这 么『 多』 的 食 物 还 要 吗?」 他 们 摇 摇 头, 主 任 或 经 理 示 意 侍 应 生 把 碟 子 收 去, 修 养 还 未 到 家 的 招 待 人 员 很 爽 直 的 就 当 场 给 个 很 难 看 的 样 子, 要 不 然 就 回 到 服 务 台 和 其 他 的 同 事 对 着 他 们 指 指 点 点。 服 侍 贪 婪 的 胃 口 比 维 护 那 一 点 点 的 尊 严 还 来 得 重 要。

我 们 的 祖 先 有 人 因 为 太 有 骨 气, 对「 嗟, 来 食。」 的 施 舍, 饿 极 也 不 肯 接 受 , 宁 愿 饿 死。 而 他 们 的 后 代 在 丰 衣 足 食 的 年 代, 为 了 那 一 点 点 的 点 心 而 互 不 相 让, 争 个 你 死 我 活, 还 待 人 说「 嘿, 别 抢。」

或 许 有 人 会 觉 得 我 夸 张 了, 但 这 是 事 实, 否 则 把 想 象 力 放 在 这 么 难 看 的 景 象 上, 是 多 么 浪 费 的 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