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过了

之前轰轰烈烈的为event忙碌的作准备工作,转眼又过了。

星期六当天和同事在太子贸易中心做布置,从早上十点开始。天……跑到腿都断,原因有关部门没有和会场沟通清楚,我们设计部门的四个人得在会场的另一角下将近六十多条的横幅和条幅,外加工具箱啊,绳子啊等等。还好我们部门是三男一女,三位壮丁帮轻不少。

装置期间还得从另一头的会场奔到另一角落签收四辆幸运抽奖的车,考起我了,让我测试四辆汽车!咦?!刚才接上司的电话不是只是签收吗?我驾车不会,更不知道怎么发动引擎咧,赶快打电话给还在另一个会场的帅哥来救命。

签收了汽车又走个六百公尺去会场,然后接了个电话,又再走个六百公尺回去签收红酒,然后……然后打电话给同事:“我不往回走了,你们搞掂就过来吧。”

离开太子贸易中心往Sunway会场奔去的时候已经是四点多钟了,比预期的时间慢了一个小时。到哪儿也是一个奔和扛的动作,这回倒好,连个梯子也没有,就往垃圾桶上一攀,把条幅给挂上。当然不是我攀,那是壮男的工作,我就是一个后勤——递剪刀钳子扶条幅的。

就一个扶条幅的后勤,结果还让玻璃给砸到,也还是庆幸,当时双手高举条幅,所以玻璃砸在手上,弹在臂上,落在地上。如果当时不是双手高举,恐怕当时失血现在失忆了。原本以为没有什么大事,结果一个小时后手肿了起来……再半个小时后,同事阿龙坐在铁打医师的诊所外听我在诊室内鬼叫。

那铁打师傅也是一个绝,握着我的going to be猪手……
“做么会砸到手?”
“做布置,挂……啊!!!!!!!!”靠……怎么专往最痛的地方按呐……
“噢……你们做event哒?”
“是……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酱大力好不好……
“做event干嘛没有带些纪念品给我?”
“嗄?我不是负责……啊噢,啊噢,啊噢,啊噢,啊噢,啊噢,啊噢,!!!!!”我是真的不是负责纪念品的嘛,我也没有想到回来看你啊……不要酱报仇我好不好?
“你们在Sunway做event?”看着我的工作证。
“是……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Sunway的老板娘也常来这里……”
“嗷……不关我的事啊!不关我的事啊!嗷!嗷!嗷!嗷!嗷!嗷!我不认识她啊!!!!”
“你要哭吗?你可以哭的,”*疯狂暴汗*
哇靠!!!!!我都光顾得上叫喊,和应付你的问题了,还顾得上哭吗?

包着手出来的时候,同事阿龙看着我:“哇聊……你叫到……”瞪他两眼,噤声。然后又回到Sunway会场,虽然不能扛不能抬,但是……可以手指指对吧?呵呵呵……当时的我就整一个招财猫的样子,逢人就举起白白的爪子:“嗨~~~~”唯恐没人看到我的猪手(肥仔:咦?刚刚不是猫吗?双喜妈妈:这是屬猪的猫你懂不懂?)

在Sunway呆到十二点多,看了烟火表演,赶快下条幅,仨壮丁扯,我卷,末了给前上司踢到一边凉快去。

离开了Sunway又往太子贸易中心赶去,先到太平洋酒店登记放行李,然后屐拉着酒店给的拖鞋不修边幅的过去贸易中心会场完成那些未完成的任务。

我只知道和床铺亲吻的时间是凌晨三点半。

三个小时后,房里的三个人对仨个手机发出来彼起彼落的闹钟铃声听而不闻,闻而不见,见而不理。

结果还是不得以起床了……天呐……那还是我的脚吗?怎么人走到厕所感觉脚还在原地站着?一直以来的黑眼圈更是锦上添花,雪中送‘炭’。

行了,不想再回顾,因为我的头现在已经频频向笔记本三跪九叩了。

8 thoughts on “又过了

  1. 收人钱财……咦,那你岂不是用一阳指“笃”出这一篇?

    顺祝:早日脱离招财猫之手。

  2. confinement over long long already… now back to the reality!!!
    don’t worry, this mean you are important at work, menas going to get alot of bonus and increment this year…

  3. 你应该去找我上回去看的安娣,担保不痛

    哎,每次回头看你们,我真庆幸自己开的是三轮车……

  4. WK,就酱‘笃’出一个春天。

    Jason,爱博才会赢。

    臭虫,医师说:“这个安娣不好骗。”

    Melysa,呵呵呵,是就好了。

    湘绣蜻蜓,几啦。

    前同事,‘三轮车’?何解?

  5. 跑得快啊~~~

    不过,真要命,我先在还找不到工作,大家都说我over qualified,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