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粒罗汉果

还记得小时候随父母到八打邻旧区的菜市场买菜。母亲随着人潮进了菜市场,父亲,我和弟妹们在外面等着。有时等得半个小时母亲出来,手上挽着大包小包。满以为这就可以回家,谁知道母亲说:“噢,忘了买蒜头。” 又见她随着人流消失。再等个10分钟,母亲出来,手上拿着的不只是蒜头,还有其他“看见才发觉忘了买”的东西。我们往往都等得十分不耐烦,在父亲面前咕嘲,父亲见到母亲又嘀咕一番,母亲又很不高兴的说:“买一点点东西这么不耐烦。”

前些日子从新山回来,双双,喜喜和我就开始伤风咳嗽。母亲打电话来我和她说买些罗汉果,她说好。第二天父母两人就买了些罗汉果,杏仁,枇杷叶过来。我分三次把它煲了,自己和两个小的喝。

整个星期下来,双双和喜喜的伤风咳嗽都慢慢好了,可是我的咳嗽还是凶得很。

昨晚母亲打电话来,我说不如再替我买些罗汉果,买多三粒恐怕也就够了。妈在另一头说好,要不然买些西洋菜煲蜜枣也好。

刚才傍晚的时候父亲来电说他带东西过来,叫我下来拿。

当我看到父亲提着两个大塑胶袋,断不只是三粒罗汉果这么的小东西,小时候随母亲去菜市场的情景又再浮现。

父亲把东西交给我 (很重呢)说:“里面有罗汉果,还有很多我不记得的东西,你慢慢看。还有一盒猪肉,阿妈已经剁碎了的,另外一包冬菜加下去就可以蒸。这一包里面有两罐西洋菜煲蜜枣。你看看,不明白打电话问阿妈。”

我把东西挽上楼上,开了看… 里面有

冬虫草,杞子,蜜枣,罗汉果。
红萝卜,黄瓜,沙葛,青葱,姜。
冬菜,金针。
剁碎的猪肉一盒。
感冒茶一盒。

另外一个塑胶袋里的是西洋菜煲蜜枣,用一个大的Nescafe罐和一个饼干罐装着。

看着这些物件,我的眼泪禁不住一直流…

忽然间记起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发高烧,连路都走不动,母亲背着我越过繁忙的旧巴生路,到另一头的诊所。一路上我一直和她说放我下来,我太重了…

喜喜问我为什么哭?我说因为婆婆买了好些东西给妈咪啰。

她说:“ya lor, popo love mommy lor.”

我的眼泪更停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