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门里一位很合得来的小朋友离职回归校园,临走的那天她给我依猫,说没想到和我相处愉快,会很想念我等等……读了依猫心里很感动很难过,就很没有志气的在自己那个很隐蔽的位子流眼泪。

当然,难过的时候不能光是掉眼泪,它的兄弟鼻涕也跟着来哒,然后在眼泪它兄弟从鼻子喷涌而出的时候,我发觉……纸巾用完了!但是又不好意思越过许多的同事去洗手间,于是就在自己的座位很努力,很努力的把鼻涕吸回去。

搭公车的时候忍鼻涕比忍尿还辛苦,在办公室也一样,所以我隔壁的同事就一直听见我的鼻子像吸尘机一样……嘶……咝溜咝溜……嘶嘶……咝溜咝溜……

我问隔壁的同事:“猪,有tissue吗?”

隔壁同事:“哎呀,用完了。”

“猪……”

为了避免其他同事看见我眼红红,所以我继续在位子努力的和鼻涕奋战。

过了五分钟……隔壁的同事:“Maria,你伤风啊?”

我隔墙送她两颗雪白眼球:“是啊。”

“最近很多人感冒……”她还说。

我在隔壁心里很亲切的问候她:“猪。”

10 thoughts on “

  1. 最近可能还是缺钱但是应该不缺眠的安娣(你好像比较喜欢这样的称呼)

    你伤风哦

    吃多点维他命C

    或者……

    在你的同事前面切洋葱或硬塞他吃wasabi~

  2. 喂玛莉亚!隔壁的猪同事在忙于网上谈情,那有时间察觉到你悲伤流马泪!

  3. Jeffrey04, 安娣不只缺钱,还严重缺眠。硬塞吃wasabi哦……你、好、毒、哦。

    小蚂蚁,就是说啰,她网恋满天飞了~~~

  4. Dolphine,不好意思,我骂人呐。

    肥仔,你买。

    leecs,这个小朋友不一样,差不多把她当女儿了。

    辉仔,嗨,是很久不见了哦 (*^__^*)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