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的杂货铺

https://youtu.be/5YgWnN_zpe0

我和孩爸常开玩笑说小区杂货铺除了棺材不卖,其他啥都有。

习惯这种状态很可怕,你想离开它,可是却又依恋它。住在一个地方久了就生根了,离开这方这土不会活不下去,但是离开要有勇气。

在PJ旧区这个地方住了近半个世纪,稍微离开10公里以外的地方,就觉得“好远”。

小区的杂货铺也一样吧,也子承父业经营了四五十年,离开也太不容易了。就算是简单的从这排店铺搬到对面一排店铺,也不一定就会还像从前一样。但“像从前一样”又是怎样的“一样”?

别说就近搬离吧,就是移动店铺里的摆设,也是一件大费周章耗精神气的事。想想如果自己家需要移一移房间摆设都要了半条命的事,毕竟早十年我真还有精神气去做这事,这几年…精神耗损太大了。

有些人有些事是不会改变的,或许对方也不想改变,就像孩爸许多的习惯,只有在我忍受不住要走的时候,才会觉得要改变。但是日子久了,慢慢又回归原来本性。而自己也在这些年里“习惯”了这种行为。于是周而复始的循环着,慢慢的觉得越来越累。改变需要自觉接受,如果期待身边人“提醒”自己需要改变,那就好好保持下去吧,别承诺。

看着杂货铺两次在有对手的情况下做改变,心里难免有些许反射,有些感想。

一些回忆 — 干妈

以前去干妈家的时候,很喜欢去她的梳妆台玩儿,瓶瓶罐罐好多,蔻丹口红粉饼腮红香水,在小孩的眼里这些都新奇得不得了。一支支蔻丹打开试,啧~我妈不化妆,顶多就有一支口红,也不敢玩儿。但干妈从来不阻止,还会笑吟吟的说“就咁钟意?”干妈唇下有一颗痣,我唇下也有,但我的只是小小一个黑点,干妈的痣是比较大颗粒。印象中第一次吃姜汁炖蛋也是在干妈哪里。没啥,就是早些天梦见她,在我的记忆里栀子和茉莉香是母辈那些年的气息,夹着檀香,打开衣橱时候扑面而来的暖香,就像今早打开露台的门,迎面而来的芬芳。
#diarydoodles #日記事 #日記 #手帳タイム #mariahlc_doodlediary #watercolours #angels #watercolor #水彩

手写与敲键

手写和电脑敲键的分别?(感觉开始写小作文,大概是最近帮尚愉写小作文多了)

年少时手写无数文字,那时曾经幻想如果打字机也能够打中文该多好?后来就有了电脑(未来的一切起源都是幻想)。有电脑之后希望有一天电脑能打中文,后来也有了。

结果多年后因为面对电脑太频繁,想远离,于是又提起了笔(最近看张九龄和朱鹤松的相声,那个张九龄:“提笔忘字”和朱鹤松:“你把笔放下啊”…..哎呀)

提起笔之后博客也放下了,当然远离博客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没什么想说的了。

其实现在也没什么想说的,就胡说呗。

手写与敲键

2021年3月14日

说今天是2021314爱你爱一生一世。

今早和孩子聊天,说起他们的小舅舅有第二个小宝宝了。我说我的baby brother都有第二个孩子了,然后想想,我已经有四年多没见到我在新加坡的弟弟妹妹了。

印象里父亲的葬礼时我们最近的一次见面。我妈妈去年回到新加坡过年,之后疫情的关系,我们也一年多没见了。

自从父亲去世妈妈的居留也成了问题,不能再像以前父亲那样可以申请更长的居留证。我们去了移民厅两回,都因为文件的原因没能申请到妈妈的居留证。后来了解就算能批,也只可能批三个月到六个月。也就是说有回到像我们童年时候那样,每几个月就得重新申请。

这个博客因为两个姐姐出世而开始,两姐姐现在都十八岁了,今年过了生日就十九了,也就是说我的博客也开了将近十七八年了。除了最近几年没写一些什么,以前倒是更新挺勤快的。

现在有时画画吧,有时也不算画画,就在纸上随意的画线条,怎么高兴怎么来。

原本计划画九十九幅荷花,不计画幅的大小,但是画到七十一二就停滞不前了。

五十知天命,看不看得开很多事也难说,但会比较舒心吧。

今天就写到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