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的杂货铺

https://youtu.be/5YgWnN_zpe0

我和孩爸常开玩笑说小区杂货铺除了棺材不卖,其他啥都有。

习惯这种状态很可怕,你想离开它,可是却又依恋它。住在一个地方久了就生根了,离开这方这土不会活不下去,但是离开要有勇气。

在PJ旧区这个地方住了近半个世纪,稍微离开10公里以外的地方,就觉得“好远”。

小区的杂货铺也一样吧,也子承父业经营了四五十年,离开也太不容易了。就算是简单的从这排店铺搬到对面一排店铺,也不一定就会还像从前一样。但“像从前一样”又是怎样的“一样”?

别说就近搬离吧,就是移动店铺里的摆设,也是一件大费周章耗精神气的事。想想如果自己家需要移一移房间摆设都要了半条命的事,毕竟早十年我真还有精神气去做这事,这几年…精神耗损太大了。

有些人有些事是不会改变的,或许对方也不想改变,就像孩爸许多的习惯,只有在我忍受不住要走的时候,才会觉得要改变。但是日子久了,慢慢又回归原来本性。而自己也在这些年里“习惯”了这种行为。于是周而复始的循环着,慢慢的觉得越来越累。改变需要自觉接受,如果期待身边人“提醒”自己需要改变,那就好好保持下去吧,别承诺。

看着杂货铺两次在有对手的情况下做改变,心里难免有些许反射,有些感想。

水彩荷花

荷花 七十二

在淘宝买的视爵矿物颜料船运过来等了二十多天,没有白等,带细微晶体的矿物颜料虽然颜色不怎么鲜艳,但有着低调柔和的另一种美丽。刚开始不怎么习惯,老觉得画出来颜色不出彩,可是几次之后就能发觉它的美,有层次感。

荷花七十二 Lotus no. 72

一些关于画画的想法

开花的眼睛

成年人学绘画会学到什么?我最近在想(最近没什么思考,好像有点长蘑菇)。
阿特老师以引导的方式教小朋友,我教成年人主要在于技巧。
但最近发现其实除了技巧,更多的是引导(被阿特老师感染了)。引导成年人从固有的相框中去想象。
如果不是写生的话,学画的时候都是看照片,把照片中的结构在画纸上打稿上色。但是照片永远比不上眼睛,眼睛能够看见树干在阴影下的纹理,照片上看不清。这时候需要想象力,去想一想照片上那黑乎乎的一团阴影里到底有什么?
成年人……唉……经过多年的“现实”磨炼,很多时候或许是累得不想去思考,更多的时候是忘记了观察和思考。
所以当照片上一个黑乎乎的阴影,很多时候都会“什么来的?” “不知道。” “都看不到。” 习惯了看见A就画A,看见B就画B,忽然间黑乎乎了,怎么办?
我通常会反问:“你觉得呢?”
我最近常常都在问:“你觉得呢?”不只是问学生,也在问自己。
一问一答间,学生会思考会观察会想象,会觉得学生很棒。其实问的时候也是一种鼓励吧,既然问,我就会听你说。
画画的时候学生会怕画错,我常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没关系”,哎,能有什么关系?错了就错了,将错就错。错了就错了,错了重画。错了就错了,不错又哪来的对?错了就错了,我还能打板子不成?
要不嘛就是觉得自己画得不像(照片)。唉~要像拍照去吧,然后用Photoshop加个水彩效果,还可以高清。画画是玩,玩颜料和媒介的变化,欣赏它们的转变。画画是观察,近观和远眺的分别。画画是取舍,那个是重点那个是配角。画画是想象,如果不是黑色的还可以是什么色彩。
有很多的可能。
(然后好像还要写点什么,但是忽然觉得没什么要说的了)
(然后觉得贴在博客上好一点,因为刚刚给了今年的hosting和domain费用)
(然后觉得只是文字太单调,随便贴一张旧的照片)
(然后竟然也补充了几句,太难得了,在这个沉默的日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