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细·盲头乌蝇

我的大妹子在CSI做业务经理,她两个月前请了个跑业务的,两个月来只谈过两个客户,没签过一个,医生也没有拜访过一个。我说比我糟咧,我两个月没签过单,但是起码谈过好多个客户,也见过几个医生。

Shamaine说不行了,酱吧,你帮我打个电话给他和他见个面,看看他的表现如何。因为这位业务员在某某公司的博客评论上侃侃而言,貌似业务精英,而且还在博客评论上留下自己的电话,很敢作敢当。

于是乎,我打了个电话给这位精英业务员。

约他在我公司见……

我问他:“星期一午休后?”……“哦~我不可以喔。”

再问:“酱,星期二?”……“哦~星期二啊~~(同时我在看Sushi King的菜单,点菜)……星期二嗬?应该OK。” 我点菜完毕他也思考完毕

“OK, 酱就星期二午休过后,我等下SMS公司的地址给你。”

他顿一顿又问:“星期天可以吗?”

“星期天我有plan了。”

“酱啊,酱星期三啰,星期二我有事。”

嗯?!

我也闲:“OK, 星期三。”

吃过Sushi,做了产检后我打电话给Shamaine报告。

Shamaine和我说她刚才打电话问了她的精英职员了:“这个星期的成绩如何?”

她的精英和她说:“OK啦,不错,刚才还有一个‘盲头乌蝇’打电话来make appointment……”


我问Shamaine当时有没有冲动想告诉他:“我就是那只盲头乌蝇的妹妹,有何指教?”

跑业务的人应该知道人际关系牵绊丝丝缕缕,不要乱说话才好。

小强 · 命案 · 避弹衣

星期四晚上九点,J市一间号称五星级临海酒店一楼会议厅的外间,一个女人和一个女孩极之无聊的等待会议结束。

忽然间女孩一声惊叫:“小强!小强!”

女人也跳了起来:“啊!啊!哪里?哪里?”

两人站在椅子上看着那只比自己脚拇指头大不了多少在地上食物不足惊吓有余乱闯的小强肃然起敬。

女孩说:“打死它,打死它。”

女人蹲在椅子上斜睨着女孩说:“能打死它我在这上面干嘛?”

小强继续以10米时速的慌乱脚步往厕所逃去。忽然……精光一现,啪的一声……一只脚踩死了小强。

八只眼睛齐刷刷的往脚的主人一看,这只脚是属于五星级酒店在无星级的国家请回来的无心级工人的,以在电影上学回来的冒牌佛山无影脚踩死觅食小强一只,再次印证了光速比声速快。

然后八只眼睛目睹肤色黝黑,头发卷曲的清洁工人把小强捡起来慎而重之的抛进垃圾桶后,无人事的爬下椅子继续无聊。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早上在酒店大堂登出后准别离开,见一大帮警员穿着避弹衣荷枪实弹的在大堂集合……

“耶,穿避弹衣咧,有事。”

“是嚄,什么大事呢?”

“看!上楼了!”

“你说他们去几楼?”

“唔……我看是一楼。”

“你又知?”

“他们是去找昨晚的通缉犯小强的!”

“可是小强已经死了!”

“那是他们不知道,看来酒店管理层没有上报这起意外,一定是警察收到了线报。”

“酱他们要好好谢谢那个清洁工人了,他帮他们把小强解决了。”

“哼哼哼……我看不会……”

“为什么?”

“仟灭通缉犯这么重要的任务竟然让一个寂寂无名的清洁工人完成了,说出去他们有什么面子?对得起那身武装,对得起那件避弹衣吗?哼哼……他们一定会杀了清洁工人灭口……”

“!”

“然后自领功劳……”

“……我不知道做么要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