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朋友的安亲班

今年小朋友们的生日没有打算怎么庆祝
在家切了蛋糕之后就准备了一些party pack给她们送给安亲班的朋友
因为不太确定安亲班有多少小朋友
之前就打了电话问她们的老师
老师在电话里问清楚我们只是准备了party pack之后
第二天双喜爸去接她们放学的时候
她们很高兴的说黄老师给她们开生日会

真的是个惊喜
我们都没有办法请假到安亲班给小朋友做生日
所以才准备了party pack给小朋友们乐一乐
结果其他的老师都替我们做了

很感动
她们的老师真的很有心
小朋友很高兴很高兴
因为自幼儿园以后没有这么多同学和她们一起庆生

————很感动的分割线————-

早两天回家的时候
小朋友们在车上说有个惊喜要给我
要知道她们一向让我有惊无喜的时候比较多
所以我有点怀疑哒

到家后小朋友给我这个相框
和我说这是她们用星星换回来的

原来在安亲班只要做了好的事情
老师都给一颗星星做奖励
到了年终小朋友们可以用存下来的星星换小奖品
可能是文具,或许是书本

小朋友说她们用了四颗星星换了这个相框给我
我把它带了回办公室放在办公桌上

小朋友们让我很感动
安亲班的老师也让我很感动

不怕,牙齿还在

鱼宝宝跑着滑了一跤跌倒
没什么事
但是爸爸妈妈姐姐都在
得哭哭撒撒娇
于是放开喉咙哇哇哇

二姐喜喜走过去搂着他:
哎哟,看看跌了哪里沙扬沙扬

然后和鱼宝宝说:
开口,姐姐看看牙齿

鱼宝宝听话的张开口
喜喜看了看说:
OK啦,不怕,牙齿还在,没有事

鱼宝宝点点头坐起来走开了

一些照片

这个角度鱼宝宝看起来长大很多了

打电话给谁呢这是?

衣服上一条小“猪横利”,小帅一下

难得一起拍张正经照片,可姐姐们替姑妈背的两个袋子怎么看怎么别扭
(打个广告:姐姐们红色的裙子是和Kids Island的Jesslyn订做的,漂亮吧?)

在二伯伯家,和大伯伯,爸爸踢球

兔子被折腾得够呛了,躲起来不见人,鱼宝宝很失望

无塑胶袋日

张口,啊~~~乖~

画家找不到吃

昨晚双喜爸孩子都睡了的时候和我说:
明天和孩子买两张画吧
挺可怜的
都降价了两回我们还不帮衬
实在找食难啊

究竟在墙上贴了多久
我们都没注意
可怜的孩子
没人注意的画家

本来卖RM10一张的
后来都一折了还没有人买
五毛一张贱卖了都

多产呐

卖cendol,生意很好很多人,这cendol机械化的哦。看了半天才知道左上角的那些“鹅”是音符。

放大

这……果园是吧?有人流口水,哈哈……

放大

机械流水作业做cendol,上面有一条一条的机械把汤匙放进cendol碗里

放大

这是给宠物美容吧,小朋友,错字哦。

放大

今早和阿爸说起这事
阿爸对双双说:
“下次十块钱没有人买的话就起价到二十块知道吗?”
双双:“吓?!”
“如果二十块再没有人买就起到三十块。”
双双:“吓?酱多?没有人买的。”
唉,小朋友,你这就不懂了
这就是marketing啊

当我的眼中只有你

双双和喜喜对摇篮曲的反应……很模糊
是说我对她们对摇篮曲的反应很模糊
当然,现在两个用来听“nobody nobody but you……”的播放机是怀她们的时候买的
这个记得
给她们播摇篮曲也记得
给她们哼摇篮曲也记得

可就是不记得她们的反应
一心二用不容易

印象里也好像很少用完全关注的眼神看着她们
打理着一个的时候心里想着是要快接下一个
给她们哼歌的时候只能看着其中一个的眼睛
看着一个想着另外一个
正眼看一个眼尾扫一个

鱼宝宝给我的经历完全和双双喜喜不一样
当发觉全神贯注的看着鱼宝宝的眼睛
可以在他的眼里看见自己的倒影时
才知道当初给于双双和喜喜的竟不是完全的自己

如果不是因为有鱼宝宝
恐怕永远不会知道在一个时间里
让自己的眼里完完全全只有一个孩子是怎样的感觉

从新的认识当我眼中只有你是怎样的感觉

双双的内心世界

上星期到学校见老师的时候
老师说两小朋友上课都不专心
喜喜是梦游
双双则是在抽屉里画画儿

我想到我小时候
上课也是不专心
也是偷偷画画儿

这是双双最近在家画的画儿
她的想象力挺丰富
我们无意让她特特去上绘画班
就随她去
随她的心在哪里就画到哪里

双双的内心世界
放大

妈咪什么都不知道

傍晚放工觉得很累
一上车和小朋友们打了个招呼亲了亲就眯上眼假寐
可是喜喜有很多事要报告
于是就哩哩啰啰的说
闭着眼睛的妈妈像母猪一样哼哼唧唧的答应着

喜喜报告之后接着就是问题
为什么这个这个?
为什么那个那个?
为什么酱酱酱?
为什么酿酿酿?

眯着眼的妈妈弱弱的:“我不知道哦……”

经过妈妈无数的“不知道哦”之后
爸爸发话了:让妈妈休息休息,别问了

玩着‘爱疯’的双双没有注意我们的对话
把‘爱疯’交给喜喜之后打算开始她的报告和问题回合

喜喜悄声的和双双说:
“You don’t ask mommy anything, because she don’t know anything.”
双双求证:“Mommy, Annabelle said you don’t know anything, why?”
我弱弱的:“I don’t know…”
喜喜:“See? I told you so, she know no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