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母奶要多吃草

当初给双喜喂母奶的时候打算可以喂多久就多久,可是事与愿违,双喜十三个月大的时候,因为乳管阻塞引发乳腺炎进而发烧入院。医生问我乳腺炎好了之后还打算哺乳吗?想想,一来我受不了那个折腾,二来双喜也喝母奶喝了十三个月,都够本了吧,就服止奶丸停了母奶。

当时医生有说起乳管阻塞很可能是不能化解的蛋白质所造成的,奶汁干燥结成颗粒阻塞了乳管,防止的方法除了不穿太紧的胸罩以外,多喝水,减少服食奶制品。

和医生说我当驻家妈妈,在家都是穿纱笼,汤水也喝得够,倒是奶制品食用很多,除了牛奶,奶酪,也另外喝特别给哺乳妈妈的奶粉。

医生说奶粉最好不要多喝,不但干燥,而且也是多余的,因为只要妈妈像平时那样吃喝,母体自然会生产奶水给宝宝,哺乳妈妈奶粉不过是奶粉公司的一个生意手法。

他说一句话很有意思:

母牛没有喝其他的奶来生产更多牛奶,so, why you have to consume more milk to produce the breast milk?

所以到现在为止,除了每天三餐面食汤水,两次茶点喝Milo和Horlick以外,还有就是钙,vitC,葫芦巴子等补助品。尽管很多人说喂母奶要多喝牛奶,我想应该是多吃草才对吧,O(∩_∩)O~

噢~可怜的愉宝宝

今天放工后直到母亲家,当时愉宝宝已经醒了,喜喜在和他说话(喜喜发烧没上课)。

上了厕所洗了手,拿出泵奶器就开始喂宝宝。

噢~可怜的小家伙……一面喝又捧又拍打‘奶瓶’,那眼神‘哀怨’得……

就差没开口说:5555……欺负我,我恨你……

喝完了之后外婆把愉宝宝抱走,外婆说:哎哟……啧啧啧……吸了鸦片解了瘾似的。

愉宝宝完全一副“……啊~~好high啊……” 的样子。

外婆说愉宝宝对环境充满了好奇,今天打量了周围好久。

让他睡纱笼,结果他一小时里醒了三四次,就一个劲儿的打量纱笼,结果还是把他抱出来趴在床上睡了事。

离开母亲家已是万家灯火的时候,愉宝宝第一次看见街灯,一路上也是那样静静的看,看外面的灯火。

爸说愉宝宝挺乖的,他哭只为了两件事,一是:饿了。二是:脏了。

愉宝宝乖,妈咪亲亲。

(想问那俩姐姐怎么是吧?不能拿宝宝和七岁比较啊,只能说俩七岁的姐姐已经到了无所不吵的年龄,你自己想像吧)

(哦,对了,或许你也想问我今天有没有想念愉宝宝,呃……没有,今天一整天我净是担心涨奶啦怎么办啊会不会乳腺炎又发作啊……有的没的,就是没有担心愉宝宝……唉……)

开工

今天回公司工作了。

今天讲最多的一句话:

“是的,同志们!我‘肥’来了!”

听到最多的一句话:

“你的baby呢?”

心说:“废话,当然是在家里啦!”

口说:“带来了,在我的抽屉里,嘘~别告诉人哦。”

开工第一天做的事——和同事去PWTC看展览。

后果:

涨奶……涨奶……涨奶……涨奶……涨奶……涨奶……

带着泵奶器出门的,可是只抓到时间泵一次。

极品无知的哺乳笑话

上回在《喂母奶,这次容易多了》里天使熊貓留言:

……老人家說晚上奶沒擠出來的話,隔天不可給寶寶吸(.)(.)wor,因為,奶會臭酸……

把我雷个黑线直冒,笑死。

最近又听到一个:

“喂母奶千万不要吃鱼,因为不小心吞到鱼刺,鱼刺会从母奶传进BB的肚子,那时候要开刀拿出来。”

哇……你以为‘妈妈牌奶瓶’的乳腺好像电缆那么粗?乳管口有易拉罐的口那么大?

喂母奶,这次容易多了

怀双喜的时候决定要喂母奶是因为要省钱,真的,是要省钱。如果当时经济允许,我会选择喂配方奶粉,因为回想起来给双胞胎喂母奶真的是很困难的事。

但是该做的事还是做了,该省的钱还是省了,当时的坚持是今天的祝福。

这回喂母奶是一次生两次熟的事儿了,虽然说有经验了,但在生产之前还是做了一点心理准备,想好B计划(真的不济事的时候,飞车出门买一罐有机羊奶应付,羊奶比牛奶容易消化,而且过敏的机率比较低),以应付万一阴沟里翻船的事件发生。

但如果在政府医院生产的话,喂母奶成功的机率也有可能提高,因为政府医院不让带奶瓶和配方奶粉入院,强制性喂母奶。

当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我问医务人员:我什么时候可以开始给宝宝喂母奶?你们会在第一时间把宝宝抱给我吗?

她说如果我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她们会尽快在手术室里给我喂宝宝。

后来宝宝从肚子里出来后的十五分钟里(大概),她们就把宝宝抱给我,可当时可能是麻醉药的关系,愉宝宝也有点昏头昏脑的。所以他只是让医务人员抱着蹭蹭‘奶瓶’就抱走了。

十二点多的时候我才从手术室出来,到了产后护理室已经是大概一点左右的时间。

再次见到愉宝宝是靠近傍晚的时候,护士把他抱来给我喂母奶。

经过了整整六年(双喜喝母奶和了一年多点儿)再次抱着个小人儿喂母奶,感觉很新鲜。

嗯~~第一个问题出现了,奶头太大,宝宝的嘴太小!护士说尽量,好吧,我就尽量。

尽量什么呢?尽量和宝宝说:口开大大哦,口没有开大大和不到的噢。好像这么说宝宝就会听似的。

护士说:他……不会听的啵,你应该尽量用尾指把奶头塞进他口里。嗄?是酱的吗?后来和GeokHong说起,她说初生宝宝还不会啊,所以山不来就我我去就山啰。

当天晚上至第二天一整天,护士几乎每两三的小时就把宝宝推来给我哺乳。

第二天午饭前护士来在床尾绑了条带子,让我抓着带子,她从后面把床背调高,把我从床上掘起,下床走动。天~~~那真的不是人做的事,可是却又非做不可,心里又操又靠了几十次,才把脚立了在地上。这个再不喜欢也得做的事一个下午进行了三次。

到了晚上(第二晚)护士就把愉宝宝推来床边,整晚愉宝宝就和我同寝了,前半夜我还起床把宝宝抱起来哺乳,后半夜的时候我干脆把宝宝放在身边一起睡,哭了就喂,喂了左边抱他放在胸前身体移过去左边,把宝宝抱在右手边喂右边,直到早上。

当晚我对面和隔壁床的宝宝哭个翻了天,愉宝宝愣是没人事一样吃的吃睡的睡。和上一回照顾双喜完全两回事,上回双喜还有黄疸,得照紫光,当时我几乎没有合过眼。所以这次生愉宝宝,我在医院里算是度假,除去伤口的痛以外。

第三晚是在家里了,环境换了,愉宝宝似乎有点不适应,所以晚上几乎没一小时半起来一次,哭个不休,喂的时候最好笑,他口开了在‘奶瓶’那里蹭来蹭去就是不吮吸,然后自己不耐烦了就哇~~~哇哇哇的叫。

我只好重复又重复:嘴开大大啊,嘴没开大大没得吃啊~~

然后夜半无人私语时就只有听到有人在那里“嘴开大大啊,嘴没开大大没得吃啊~~”(n次)“哇~~~哇哇哇~~”(n次)

第四和第五晚,白天还好,到了晚上就……因为我开始涨奶了,那个痛啊~~晚上双喜爸用塑胶袋装热水,橡胶带勒紧了用毛巾包着敷在胸部来消除胀痛。第二天一早双喜爸飞车出门到药剂店买Hot/cold press回来,放在微波炉里热了敷胸部。

一番折腾,昨天终于止了胀痛,奶水也顺畅了,昨晚愉宝宝终于只在前半夜醒来两次,后半夜三点半喂了一次母奶就只睡到天亮七点多。

今早十点洗了澡喂了母奶一次,到现在还睡着呢,不过也扭来扭去要起来了。

喂母奶,心理因素很重要,主要是要有信心,要多读多看,因为知道多了自然就不会受到旁人的左右。比如这次我的母亲就一直在说:是不是没有奶?是不是没有奶?

如果不是因为以前经历过,而且又有了哺乳的认识,我就会是那个慌慌张张着爱人去买配方奶粉的妈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