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格拉肚子

我知道肥仔要问了:“Auntie,做什么你今天一下子出这么多个posts?”

是啰,为什么今天一下出这么多个张贴?因为- –

>> 今晚要继续做工。

>> 小叔和小婶来度假,今晚可能要出门。

>> 明天要和小朋友,还有她们的姑妈去血拼。

>> 后天和大后天都要去血拼,其实是陪太子读书,当陪衬品。

>> 忽然间很多东西要吐出来。

>> 肥仔问我的牢骚在那里,牢骚没有了,只好用往事做代替品。

满意?

忘不了(4)- -不再见的人

其实是不想再见到的人。

第一个,车祸之后下车理论,对方竟是我爸的老朋友,当时他的女婿是司机,那司机对我说:“你英文讲得不好就不要和人争辩。” 是男人不是。

第二个,当时刚毕业,还没继续上课,在蛋糕店帮忙,闲时去看画展。在观赏着画的时候,一个男士(我认得他是一位知名画家)问我:“你喜欢画画?” 我说是啊。他又问我做那一行,我说在蛋糕店工作,他听了给我一个很瞧不起的眼色,然后走了。后来画展的主人来了,给他介绍我是某某人的高徒,其中一个奖学金得奖者。他才:“哦… 是啊。不好意思,刚才得罪了。” 哦是你的头。

第三,四,五,六个…. 唉,别说了。

忘不了(3)- -唱不完的歌

Earthtone来KL的时候,我们在车上唱歌给孩子听。她不知怎的就唱起“泥娃娃” — 泥娃娃,泥娃娃,一个泥娃娃….. 她是个假娃娃,不是个真娃娃,她没有亲爱的爸爸也没有妈妈….

什么儿歌?好悲,我绝不唱给小朋友听,因为我每次唱到没有爸爸妈妈我就要哭了。所以唱不完。

另外唱不完的歌还有“千万朵金达莱花”,很多人或许听过,但是不知道出自何处。这是朝鲜电影“卖花姑娘”的插曲,看这电影的时候我还很小,但是记得情节和歌曲,记得戏中的小姑娘去卖花赚钱买药给她病着的妈妈。后来来不及,妈妈还是去世了。这首歌我倒背如流,可是也每次唱到一半哽咽接不下去,因为电影里的情节忘不了。中学的时候音乐课有教这首歌,有一次施老师让我领唱,唱到一半眼红红,同学都不明就里,老师问是不是看过电影,我说是啰,她说这么感情丰富怎么上台表演。太投入了。

“卖花姑娘”的主题曲 – –


黑鸭子合唱组

另外一首很喜欢的歌,可是也是不能唱 — 不了情。为什么?不知道。


不了情 – – 顾媚

忘不了(2)- -不再看的戏

看了一遍就不再看的戏是电视连续剧“红楼梦”。不是演得不好,而是太好,人物依着原著的整理,结局循着原八十回的脂批推敲。

看书还可以,可是当书里的人物活生生的在眼前出现,演绎着她们的飘零,too much for me,太过了。

尤二姐和晴雯的那回我已经哭到我的同学替我关机。到林黛玉死的那回目,我刚好没上课,自己一个人在同学家看。同学放学回来看到我的眼睛哭到好像包一样,吓到她不敢看完它。

从此之后虽然我极力推荐“红楼梦”的电视连续剧,但是我自己宁愿看书,也不愿意再重看连续剧。

我是个很逃避现实的人,照我的同学所说。

忘不了(1)- -不再读的书

有一些书对心理描述得太好,我读了一遍就再也不翻。有一些戏刻骨铭心,看了一遍也不想再重看。有一些歌我很喜欢,可是唱到一半我再也接不下去。有一些人曾是知己,但是却不想再见。

张曼娟的“永恒的羽翼”(收录“海水正蓝”),读的时候正是我二十一二岁逃家的时候。那时既不满父亲的严厉,却也对父亲的付出感到抱歉。在同学家过夜,半夜下着倾盆大雨,我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一心想着这么大雨家里应该是淹水了。想着我妈应该是忙着把东西往高的地方移,想着她应该是弯着腰在淘水出屋外,想着她在忙着,而我却逃家在外。盖着被一直哭,同学也不知要怎么安慰我,只好一直说明天一早就回家。

读“永恒的羽翼”我越读越悔,读完之后盖上书本拼命的哭,后来再也没去翻过它,因为还是有悔于我的父母。

笨手笨脚的夜晚

今晚不是很顺手,以为可以起码完成五对耳坠,但是事与愿违。这是一个笨手笨脚的夜晚,先是算错在手的珠子,做到一半发觉不够,又解散了。后来算死草算得刚刚好,却在做到最后一粒珠子的时候,一溜手掉了在地上!找了好久找不到。算了,解了做好的一边耳坠,取一粒出来就两边都平衡对称了。取了出来又掉在地上,这次再找却连刚才掉的也找出来,这不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吗?又把两颗珠子分别串回去。
:mroll:

猜猜看那两颗坏蛋溜了 – –
earring

这个是乱乱做的耳坠 – –
earring

然后很无聊的串了一朵花,却不知道要用来做什么 – –
blue flower

做链坠?
blue flower

还是做耳环?好大,但是挺漂亮,很亮丽的样子 – –
blue flower

要不做戒指也不错,我喜欢大大只的戒指,下次做一个好像十卡那么大的水晶戒指充钻戒 – –
blue flower

咦… 唔… 哎… OK啦,还不错啦,成功做出两对半的工。好了,收工睡觉。晚安。

:mh1:

断线的下午

早上的宽频还好好的,到了下午忽然!咦?!没了signal!想打电话给Streamyx问个究竟,咦?!电话也没有声音!搞什么嘛?算了,明天叫老公去电话局走一趟。

谁知道到了六点钟听到后巷有声音,看看原来电讯局拉新的电话线,哦…… 好了,宽频和电话线都通了。

断线的下午做什么?收获不错。和Rings and Things订的水晶和材料刚到,快快做些设计 – –

还有朋友订的耳坠也搞定 – –

今晚还有几个设计要趁还没忘记赶快付诸于行动,可以先画下来不是?可是画了下来不记得放在哪里了。

其实如果等下有空,想写一篇发牢骚的post。人到中年,牢骚何其多。

如有神助

昨晚八点开工,到九点一小时内写完1000字的专栏,包括泡奶给小朋友,泡咖啡给老公,烧开水和洗奶瓶。心里有话要写很快就可以写完,要不然拖了整个星期也不知道要写什么。

然后接着开工做耳坠。十点prep两个小朋友准备睡觉,搞定了交给她们的爸带她们去睡,我继续舞钳子,当时是十点半。十二点半,搞点 – –


然后放标签 – –

进盒 – –

摺五十只小纸袋,收拾工作台,厨房,客厅,洗杯,洗脚洗手做保养,睡觉,为时两点,不是有神助难道有鬼?
呜呜呜~~~~~

赶工

接下来的两天要做 – –

1, 50 双耳环。

2, 50 个小袋子。

3, 50 个标签。

4, 打包和做送货单。

不过在还没开始做以上的工作,得先写最后一篇专栏。最后一篇专栏,又开心又伤心。开心是因为不用较尽脑汁要写什么(授乳支援的话题有多少好写),伤心的是少了一份外快。nevermind,日子长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