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食/排名

剩下一块Twiggles,分给小朋友一人一半,很开心,很友爱的排排坐着吃。我放心的回到电脑前面继续作白日梦。

twiggles

没多久双双进来说吃完了,还要多一块。我说没有了,她问可不可以和喜喜share,我说不可以啦,那么一小块,妹妹给了她就没有了。她很失望的出去了。

又过没多久,忽然听见喜喜哭。哎呀,知道发生什么事了,赶快出去看。果然,喜喜手中还有一小块蛋糕,红着脸张大嘴哭着,手指着她姐姐。双双看见我出来了,也赶快张大嘴流鳄鱼泪,张嘴了就看见她口里有蛋糕,这不是不打自招吗?吧啦吧啦骂了姐姐一顿,安慰喜喜一番。

回到电脑前,把刚才要丢没丢的包装纸摊开,拍张照片,依猫给她们的爸爸:”Buy this on your way home, if you don’t want to see them scream.”


老公说以前他把自己排第一,后来认识我了就退位排第二,自从这两个小朋友来到世界,他倒排第四了,非常感慨。我说哗,这么可怜。他说同情啊?要不要给我排第四?我说你敢?

给我排第四,没死过?我和他说如果给我排第四,后果就是当他要茶要饭的时候去问排第三的要哦,要人按摩脚的时候也叫排第三的帮,衣服没有了叫排第三的去洗,晚上要的话叫排第五,六,七,八,九帮忙好了。

可是后来想想,如果我真的排第四也不错啊,可以摇脚啰,哈哈哈…真笨。

Web based processor – Writely

最近老公(打了lao-gong,字出‘劳工’,惨)很多工作,迟回之余还要把工带回家做。用了我的电脑,我只好用孩子的。但是孩子的电脑没有Word,又懒惰安装,结果想起早些时候读部落格关于Writely这个web based processor,于是在Writely登记试用。

试用了一个星期,觉得不错,起码现在不用每次把电脑让出来的时候,要依猫给自己,或抄进光碟才在另一架机继续写。

它的用法很简单,界面和Gmail挺像,对我来说差不多是Word和Gmail的结合。

Writely
这是文件夹,可以从电脑把文件上传,或下载转换成Word或PDF等文件形式。

Writely
把文案开了后的模样


以下是从Writely网页抄下来的简介:

我到底可以用 Writely 來做什麼?

您可以:

·上傳 Word 文件、HTML、或文字(或直接建立一份新的文件)。
·使用我們的 WYSIWYG (所見即所得)來設定您的文件格式或做拼字檢查等等。
·(透過電子郵件地址)與其他人分享您的文件。
·與任何您選擇的人在線上編輯文件。
·檢視文件完整的校閱紀錄,並還原到任何版本。
·把文件發佈給全世界,或是只給您選擇的人。
·把您的文件以 Word、HTML、或 zip 格式下載到您的桌面上。
·將文件張貼到您的 blog。

反高潮

反高潮(anti-climax)是我给这次应征的评语吧。再次印证事情发生后的结果往往和我们所预期的相悖,起码对我而言,这样的状况屡见不鲜。

嗯,也就是酱吧,见了老板娘,谈谈。看看我的履历说不错,但是没有要求看我的portfolio!算了。后来问我预期的薪水多少(好贵,也不能把自己贱卖是不是?),我想这项吓了她吧,她说下个星期让我知道。

当retail manager的时候也应征过不少人,心里大概有个底这个工见得成不成,想来给个20巴仙的成功率吧。老公像平常一样扮演事后孔明的角色,给我分析成败的可能性。但是我只知道一件事,就是如果我工作的话,小朋友们非得送去幼儿园和托儿所不可,等到真的找到工作了再想想怎么处置小朋友们。(昨晚喜喜无缘无故呕吐,当时我心想如果妈咪去做工了,谁处理?老公也承认那一霎那希望我见不成这份工,多矛盾。)

但是万事起头难,起码下回再应征不会这么紧张害怕噢。看回早上贴的“好紧张”,好不济事哟,没有一点大将之风,啧!什么形象都没有了
:mp:
很瞌睡,先去睡个觉,有什么迟点再说。谢谢你们的留言鼓励噢,感激之余还很感动,除了依猫还有收到e-card呢,很感动。然后回到家里还收到大忙人寄来的周报,赏心悦目。

Cely,别生气噢,之前说的那句话不过是纱笼阿嫂对自己的一点感慨,想抛砖引玉嘛,希望说了泄气话,然后个个打强心针起死回生(真能辩)。

special message for Michelle:
Thanks mate, the interview turns out not what I have been expected, chances of getting this job is 20%, which I think I over estimate. But at least right now I am not so afraid to face the interview in the near future, kind of great isn’t it? And for the question who will take care of the kids, I am not sure, will only think about it more seriously after I land a job.

好紧张

两条粉肠没地方放,急call我爸妈一起出去,死啦……真的拿到份工,两个要怎办?

好紧张 :mn: 好紧张 :mn: 好紧张 :mn: 好紧张 :mn: 好紧张 :mn: 好紧张 :mn: 好紧张 :mn: 好紧张 :mn: 好紧张 :mn: 好紧张 :mn: 好紧张 :mn: 好紧张 :mn: 好紧张 :mn: 好紧张 :mn: 好紧张 :mn: 好紧张 :mn: 好紧张 :mn: 好紧张 :mn: 好紧张 :mn: 好紧张 :mn: 好紧张 :mn: 好紧张 :mn: 好紧张 :mn: …………………..

太紧张了! :mcry:

工作

我们说了很久,实在很吃力了。老公几乎每个月都会问我一次:“真嘅唔爱同我大佬做咩?”大伯做直销做了十多年,还在蓝宝石,最近在努力的招人,连二伯也吸收了进去。打我和老公的主意很久了,可是我没有兴趣。然后老公说:“如果做嘅话,我靠晒你嘅啦,同人讲野我真喺唔掂。”让我有孤军作战的感觉,我不可以。

我对直销真的很不能苟同,偏偏我的婆家那里大伯二伯都是做直销,然后我妹妹惠颉也是做直销,而且两个都不同公司,不同还不要紧,还是两间美国最大的直销公司。两个都在我耳边敲锣打鼓说他们的产品有多好,一人一边,我要聋了。

老公说我比他随和,比较适合做直销。所以时不时就问我不考虑咩。上星期又问,不过这次问得还好,和气收场,没有像以前每次都说到脸黑黑不欢而散。我老实的说(老实说了很多次)我不做直销的原因:

1, 我害怕,我怕被拒绝。
2, 我没有联系,我的联系都在惠颉做保险和直销的时候给了她。而且我的朋友都怕了我。
3, 基于原因2,我觉得我把朋友出卖了,内疚了很久。
4, 我不喜欢别人对我说直销,所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5, 直销对我来说是人叠人的生意,我做到死死,先利了上线,我想做得好像上线那样好,就必须找其他羊牯来把我顶上去。
6, 如果直销产品真的这么好,为什么卖得这么贵?对,非得如此,要不然直销公司拿什么来给宝石级的人免费旅游?还有旅游津贴。

不要做的原因主要是我不相信它,既然我不能说服我自己去相信这个生意,我怎样去说服其他人?然后还有就是我尝试专心听了好多好多次,我都不可以把整个程序,积分分配,产品特点记起来,怎样去说给别人听?

老公说他给我宠坏了,因为他已经习惯我天天在家守着。酱怎样?所以既不做直销,只好找工做了。不敢去幼儿园做,我的臭脾气和没耐心,怕会一出手就是藤条。我最后一份工是retail manager,星期一到星期五,朝九晚五,跟所有公共假期,现在这样的好康找不到了。唯一的是做回设计,可是没有在外头工作这些年,信心不用说是低很多,虽然有portfolio,可是还是…. 怎么都好,一句话说完 – – 马死落地行就是了。

我去应征马杀鸡…

电话响,然后有个女人听电话,她没有说good morning还是什么,只是“唔。”这么一声。

“Hi, good morning.”她没出声,总得有个人说话,于是我先说。

“yes?”肯定不是接线员。

“I am calling in respond to the recuitment ad you put up last week….”还没说完。

“Which post?”单刀直入。

“Graphic designer. Is this vacancy still open?”很有礼貌,练习很久了。

“Ah, yes.”简单利落。

“May I come in for an interview?”心里想最好不用,酱我打来干什么?

“Ah, yes. Are you working right now?”心里打鼓*乱打*,死就死啦。

“No, I am not working right now.”问我啦,问我做什么没有做工啦,酱我可以说我有孩子,酱他们可能不要请我,酱我打这个电话做什么呢?

“Then ah, can you come right now?”吓!吓死我!光天化日这么吓人?

“Hah? Err… can I come for the interview tomorrow? I need some time to arrange… something.”其实是要安排我那两件粉肠,要托去那里?

“OK, tomorrow morning 11 o’clock.”屎!这么早?

“OK.”马死落地行。

“Can you give me your name and contact number?”要咩?想放飞机都不可以。

“OK, My name is Maria Ho, phone number is 12345678.”心不甘情不愿。

“OK.”心跳,心跳,心跳。

赶快打电话给老公:“老公,嗰个Thai Spa嘅工我call咗,天日interview。”

老公没有什么反应酱。我又说:“我好惊啊!我好惊啊!我好耐无interview过啦。”

老公终于有反应,就是笑,哈哈大笑说:“我明嘅,我明嘅。”

“重有啊,我嘅portfolio咪搞掂咔。” “我帮你印出嚟啰。”

“我好惊啊!我好惊啊!我好耐无interview过啦。死嘅啦,死嘅啦。”

“返嚟讲.”

天哪!我好怕……

这好像不像一个三十八岁,在手术台上出生入死过两次,身上带两道疤的人会说的话嗬?可是我真的很怕。不过我想应该没事啦,这是一份一间Spa的in-house designer的工,应该OK啦。酱明天要穿什么鬼衣去应征?白色t-shirt牛仔裤啦,将就点。哗… 不懂会不会等下说工没有了,问我要不要做马杀鸡。很怕很怕。

我明天去应征马杀鸡公司的in-house graphic designer,最没有前途和志气的工。

周末二三事

星期六下午在楼下见到阿姨,问她如果她没有需要到女佣帮忙,可不可以让她上来帮我的忙。阿姨问:“吓?帮你乜野?”
:mstare:
我想说:“帮我吃饭。”但是我没有说,只是说帮忙扫地和抹地。后来女佣上来,扫地扫不干净,我礼貌的拿过扫帚扫给她看。抹地一遍不干净,脸皮薄不好意思说她,她下楼了自己抹多两遍。结果越抹越脏,才发现她用了同一把抹帚抹厨房!结果我又换抹帚抹多两遍,没有少奶奶的命。下次脸皮不可以太薄。

后来发现楼梯也没有扫也没有抹。不过窗口总算干净了。


今天下午带小朋友去玩具翻斗城和麦当劳玩,她们玩得欢,我看得打瞌睡,因为昨晚睡前和前男友幽会,后来兴奋过度没睡好。


双双找爸爸找了整晚,因为爸爸和朋友去了嘛嘛档看球赛。他很高兴,因为兵工厂总算有起色了。但是我很不高兴,因为利华浦输了,我不是利华浦支持者,但是想帮某个人打气,但是如果他再不继续写他的部落格,我就要咒利华浦输的了。

双双刚刚起来找爸爸,给她找到了,很高兴的说:“Daddy, I found you.” 然后爱爱的拍拍她爸爸的肩膀。她爸爸说很“霖”(lam)。

请假

昨天原本和老公请假今天休息,想去KLPAC陈翠梅短片展。结果老公昨天奉老板之命回公司和苹果机幽会,今天成了一个星期里唯一的一个家庭日。虽然老公说不成问题,他不介意我出去,但是,不想啰,酱辛苦做工唯一休息日还要做“凑囡公”,不好意思。只好编个谎说以后还有得看,其实有没有都不知道。

结果今天的家庭日是 – – 爸爸在客厅睡觉,小朋友在睡房打架,妈妈在书房写部落格。没鸟都要闷出鸟来了。早知道…….

昨天也很窝囊,老公不在,本来可以做家务,但是又有个临时女佣做了(晒命),本来可以写部落格,又有家回不得,待依猫给了肥仔,宽频又短线。结果和两个小朋友抱头大睡至傍晚,搞到两个小朋友晚上睡不着,带她们去嘛嘛档混到十二点回家,才甘愿和我一起窝着睡着。

不过很期待下个周末,请假了!星期六一整天是我自己的。短片展是看不成了,看看报纸,应该某个地方有画展吧,要不可以去上海书局和商务窝一整天,但是又有点虚荣,想去橱窗血拼。或许可以去橱窗血拼然后去大众或者Border,但是后两家的选择又没有前两家多。不要紧,我有整个星期来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