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到家!

拥有自己的网站是很过瘾的事,但是一年里总有几次遇到网站down的时候,很闲了,好像有家回不得似的,又不是没带锁匙,就是不得其门而入。

尤其还有一堆东西在心里要放回家里,更是不知如何是好。还好有肥仔,打个电话给他,把东西托在他家放 – – 她还是个孩子

谢谢肥仔,有你真好。

Maria是巫裔

很多次了,算不完,刚见面的人和我说马来话,血拼的时候售货员和我说马来话,的士佬和我说马来话。我说我不是巫裔,他们都:“吓?哦,sorry啊。以为你是。”大佬,我肤色是道道地地的黄种人呢。“很多马来妹的肤色也很白。”揸到。我只是在家穿沙龙而已吗,出外又没有穿沙龙又没有戴头巾。大概沙龙穿得多,气质有点像了。

说了名字也是。“咦?为什么你会放个马来名?” (不要问我为什么Maria 是马来名字,我不知道)说得多了,有时我会没好气的应,是啰,我是马来西亚人吗,不是放个马来名啰,原本还想放Fatimah咧。
:mblur:

写稿和小朋友

心中文思涌涌,佳句如潮,手起指落飞快的在键盘上拼命的打。忽然间!“Mommy! you see jie jie!” 屎!喜喜打小报告必有坏事。冲出书房一看,地上都是水!屎!还不是水,双双驾着三轮车把尿盂撞了!
:mfire:
处理完毕,坐回电脑前,发觉刚才的佳句文思都让我头上那把火烧成灰了。
:mcry:
一把泪又把灰烬洗掉。
:msweat:

女佣和车牌

来了个临时女佣,昨天来的,因为agent还没有适用人选,这位女佣又还没有到期回乡,就一天十五块请了回来。可是我楼上还没有机会用到她,因为楼下还没有收拾完,而且阿姨需要她帮忙。阿姨明显的看得出她很高兴有人陪伴左右,她高兴就好了,心情好希望她的健康也好。

二伯家的女佣名叫Maria,是个基督教徒,这临时女佣也叫Maria,她的不知嫂嫂还是谁也叫Maria,老公叫我改名字,那好,明年我的域名到期改个MarianneHLC.com。怎么会是我改名呢?如果真要有主婢之分,照说应该是女佣改名不是?像《红楼梦》的小红,忌个玉字而把名改了。对我来说Maria这个名字有点任劳任怨的意思了,哈哈哈。


老公的车牌是四八五六,他每次说:“死发嘅话我就唔捞。” 废话。然后我和他说:“用福建话读,好似喺死鬼呒力,又或者喺死鬼呒luck。考虑吓。” 然后他想了很久说:“你同我都唔喺福建人,无相干。” 哈哈哈。

电脑网络瘾

小朋友说:

做妈妈确实不容易。(不过去看你写部落格依猫来依猫去好像很闲空似的,呵)

偷闲偷闲,偷得一分半秒忙中闲。

其实我几乎大半天的时间都是坐在电脑前面,除了煮饭,家务和做爱不可以在电脑做以外,连睡觉都是可以在电脑前面发生的。真的,托着头在键盘前一觉醒来灵感也来了。

我的电脑

打稿不坐在电脑前面怎么打?用手写?别开我玩笑了。做设计不在电脑前面做,用technical pen和尺来画啊?什么年代了?进步一点。读邮件不在电脑前读,在那里读?又没有人寄信了,只会抛依猫。照片后援工作不用Photoshop用什么?电视又给小朋友霸了去,不在电脑看电影去那里看?去戏院?谁帮我看孩子?

所以没有了电脑和网络,看来和我老公没有了香烟差不多一样灾难。

清早十点开眼,电脑也同时开工。晚上三点入睡,电脑也和我一起同眠,虽然不能共枕。现在忽然想起,我对着电脑多过对着老公,可是嗬,他也不是一样?!他简直想留在公司抱着他的苹果机幽会了,还别说有时连她也带回家*醋*(其实我是吃醋他有苹果机用我没有,我想念苹果机,可是这苹果机也真是太贵了!只有流口水的份,不过听说苹果醋很健康可以多喝点)。想到两个小朋友也是对着电脑多过对着爸爸哦,噢,没有啦,最近也对着画纸或黑板画画儿了,不算太坏。

发誓起愿多次说不要这么粘着电脑和网络,可是,好难戒。

::雨::遇::语::

水滴

紀伊國屋書店外 下雨
湖里
雨点点滴滴的说着
湖滴滴答答的应着

紀伊國屋書店里 相遇
窗前
他的关怀点点滴滴的问
她的心情滴滴答答的应

是雨天的关系
让人多愁善感
更 心里有
解不开的谜思
说不出的疑虑

缺堤的眼泪让他慌了手脚
忙乱的把她带到书屋一角
像外头的雨
他断断续续的问
她断断续续的说

愈骤的雨是他眼神
铺天盖地把她笼罩
欲慌乱的躲
却已浑身淋漓
只好徒然放弃

雨水继续对着湖水细说
骤雨慢
绵绵细雨
细语恋恋

雨过天晴
却见
他身上湿透的是眼泪
她身上浸透的是眼神

一九九八年旧作

幽会

其实我知道是不对
其实我知道是不可以
其实我知道这样做对身体不好
其实我知道老公知道会很大镬

可是我有这个需要
因为我的老公帮不到我
他不能了解我的空虚
他不能让我的灵感擦出火花

我开始想念前男友的体贴
他永远了解我
在我的心中千徊万转
慰籍我的心灵

深思熟虑后
我决定
出轨

和前男友

幽会








咖啡

后记
:不可以和前男友幽会的原因

学画

昨天在电脑前面写稿(WBA,以后请早一点提醒我咧,生孩子也要怀胎十月才有得生吗),为了让两个小朋友有事可忙,我开了新买的水彩和毛笔,给她们忙去。偷点闲出去看看她们弄得怎样,然后又回去忙我的事。

小朋友画画儿

打稿的时候偷闲和Earthtone抛依猫,她问我小朋友怎么了,我说她们在“画画”。她问我没有教她们两招?我说没有。

我会画,可是我不教画,更不教小孩画画。我存心不教她们,让她们自由发挥,那才能看到她们的眼中看到的世界。

怎么教?好像一些艺术学院那样?让你看孩子还没有跟他们学画时的成绩,然后再展示学后的成绩?有啊,我在报章上见过,是鼎鼎有名的广告艺术学院(本人也在那里毕业),登的广告上,我看来看去他们展示的那几张“之前”的儿童画,远比他们“之后”的画好得多。

谁说画人的时候肤色一定是肉色的?谁说鼻子一定长在两只眼睛的中间?谁说鱼不能在天空飞?谁说彩虹里不可以有黑色?谁说女孩子的衣服一定是粉红色?蓝色属于男孩子?等等等

在画纸上孩子的眼中有许多的想像,他们的光谱七色混淆,他们不需要我们告诉他们光谱一定是红橙黄绿蓝靛紫,那个规律他们长大了自然知道,在他们还在享受童稚的自由时,不要急着让他们成长。

当一些学院尝试教孩子画得好,画得想。更糟的是有的学院还怕孩子画得太像太好,而制定一个美其名为“儿童画”的规范,不过就是教孩子不要画得太好,刻意的歪曲他们或许天生以来笔直的线条。这类人教儿童画比“之前”“之后”的教法更伪装了。

我鼓励孩子学音乐,书法,但是我不鼓励孩子学画。对我来说画是不能学的,天份你有就是有,没有就请向其它方面发展。然而那一家美术学院会告诉你,你的孩子没有天份呢?没有人这么砸自己饭碗。当然也有父母是无心插柳,那另当别论。

小小的孩子,过早的接受绘画训练,画得再好再像,充其量也不过是个
画匠

后记:发觉当我忙起来的时候,会想出很好的理论来支持自己做不到,或不想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