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歌写稿和上网

一面听歌一面写稿会发生什么事?尤其在听Dusty Springfield和李忠盛。

结果是口在唱歌,眼看着空白的Word,手停在键盘上,脑子在梦游。

同样的道理 – – 如厕的时候不可以看书大家都知道,可是还是一样做。


暂时不用替爸妈申请dial-up或宽频,直用电话线播1315就可以直接上网了,虽然慢点,但是他们可以读BBC中文网站。

南洋网要注意了,用宽频loading也很慢咧。星洲网站怎么有个讨厌的Astro广告在sidebar那里停驻,挥之不去。

《红楼梦》较量《魔戒之王》

如果不是因为电影,我是不知道有《魔戒之王》这部巨作。惊奇?何必?我从出世受华文教育直到中学,我只知道有中国古典四大名著等等。外国文学是到了中学才有接触,但是都只限于课文读本。

老公不读书,只看漫画,鬼佬漫画,就是超人啊蜘蛛人啊,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那类。他唯一读过“全部都是字的书”是《魔戒之王》。既然中文大字都不会一个,自然不知道《红楼梦》了。不过那天他吓了我一跳,他知道欧阳文风。“老公,老老实实同我讲做咩你注意到佢?唔通…”(开玩笑啦,他是在英文报章上读到的)

怀孕的时候,我花了三个月顶着那个看来随时临盘的大肚子,躺在懒佬椅上断断续续读完英文本的《魔戒》,然后有点“讲吓咪”的段节又读中文译本补充。读得这么辛苦只因为老公拼命推荐,为了建立一点共同语言,所以我就双向发展的读这部书(还有,胎教胎教,教到喜喜出世的时候样子很像咕噜Gollum)。

《魔戒》是很棒的一部著作,但是我没有再去翻复阅读。里面写得再美都不是我所能代入的文化。电影除外,我可以反复看《魔戒三部曲》电影,包括它的幕后制作(鸡婆的人都喜欢看幕后制作)。

《红楼梦》较量《魔戒之王》

话说回头,老公不知道《红楼梦》不要紧,问题是他竟然在我读完了《魔戒之王》之后问我,比较《红楼梦》和《魔戒之王》,我觉得那一部才算是巨作?

番薯黄梨鸡蛋糕… 这算是什么问题哦?这简直和相声《关公战秦琼》差不多一个样了嘛!

怎么比?没法比!一个东一个西,一个….哎哟,词穷。根本搭不到一块!后来见我没法答,他也发觉自己的问题有问题,就丢在一边了。

时过境迁,四年后的现在……

因为他见我很高兴找到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于是就耐心的听我说说《红楼梦》的由来。经过我尝试以最简单的方式(也是最痛苦的方式)给他讲解后,他终于明白 – –

>> 这是一本没有写完的书 “做咩无写晒?” “咪写晒嘅时候死咗。” (想说其实也有失散之说,但是没说,免了混淆了他)
>> 这书是关于一个显赫家族的坠落 “好普通喈。”
>> 借贾宝玉和十二金钗为骨干来说这个故事 “一个男人同十二个女仔?咁花心嘅?” (吐血)
>> 除了故事,还有很多当时生活面貌风俗的写照 “唔明。” (当然啦,都不看很多字的书,那里会明)
>> 还有大量的诗词 “LOTR入边都有。” (鬼诗和唐诗又怎么一样呢)
>> 明白吗?“总之我都不会明白嘅啦!”

所以到现在每次看我拿起《红楼梦》,香蕉人就会唵唵噚噚:“无写晒嘅书你都睇都乱。” 何止我读到乱,还大把人因它著书立论研究呢。哼!《魔戒之王》有没有?有都不关我的事。

后记:“看得懂《红楼梦》” 曾经是我择偶条件的第二条,紧跟第一条的“懂中文”。有一些事不可以算得太早。

吓人

做么你把婚姻写到这么恐怖?吓到我不敢嫁人了。

那里有?不过是过来人谈经验嘛。再说一对恋人如果真的要结婚,他们才不会为了一篇这样的牢骚而退却。想当初我们也不是酱咩?

差不多每个妈妈都有这个经验,当初嫁人的时候,我们的父母看着那个在我们眼中英姿焕发,但是在他们眼中鼠头鼠脑,吃掉他们女儿那只猪的黄鼠狼,问我们问得很清楚,是不是真的要嫁这个人啊?当时怎么说?非此黄鼠狼君不嫁,是不是?哈哈哈…不好意思,当初是“非此君不嫁”,现在是“干吗当初我会嫁给这个人”。

大概当时是“粉正浓脂正香”,现在是“如何两鬓又成霜”罢。反正都是“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不如就专业点把戏给演完去。

怎么文字间好像有点消极?但是心情倒是舒坦。

贤惠牌坊

读了点滴零拾之后的一点感想。

我们都知道以前有贞节牌坊,原意是赞扬女性的贞节,而这“原意”却成了当时封建社会时的一个桎梏,紧套在妇女的头上。而现在妇女思想解放了吧,没有人再把这个贞节牌坊放在眼里。

但是贞节牌坊过后,我们现在的社会有些妇女却开始给自己,甚至给其他同性立起“贤惠牌坊”。

贞节牌坊
图片源自新浪网

现代的妇女不简单,很多结了婚生了孩子还继续工作,有些是为了眼前的经济,有的为了未来的生活保障。没有办法的把孩子送去幼儿园,托给家人照顾,或者请女佣代劳。放工回到家还要收拾,照顾从托管接回来的孩子。

当驻家妈妈的没有收入,有的是工作,工作和工作。任劳任怨做着吃力不讨好的家务事,地上不清洁,她没扫,她的错;孩子没礼貌,她没教,她的错;家人不合,她不会调和,她的错;容颜憔悴,她没自理,她的错;老公性冷感,是她不够性感,她的错;钱不够用,是她不会省,她的错,等等等等。

而这些事情我们被劝告不能说出去,劝告尤其来自其他处在相同处境的妇女。原因是说出来不好看,让街坊以为自己的丈夫没本事,不能让自己过得好。于是叫我们再不好的事都扫到地毯下,要不关上门大哭也别在人前泪眼。在人面前摆一个贤妻良母,幸福少奶奶的模样,尽量把好的都摆出来,没有好的就装出来。

有时这类的善言不一定以劝告的方式出现,它可以是包装在赞美之下“你好本事了,又带小孩又做饭的,做得很好了。” “凡事没有十全十美,家里的清洁将就一点。” “结婚久了难免会有争执,你很会忍,如果是我就不可以了,你厉害。” “那个结了婚的女人身材不走样?你算不错啦。” 等等等等。

但是以上的赞美比不上一句把母亲将得死死的话“怎么辛苦都好,孩子是在自己的眼下,一手一脚看长大的。”这话谁不知道?可是工作妈妈为了这句话,在工作与不工作间做痛苦的心理挣扎,驻家妈妈为了这句话把委屈的泪往肚里吞。

我们听了就想“对啊,怎能让别人这么来看我呢?尤其害怕其他同是妈妈们的眼光,于是乎大家都摆出一个歌舞升平的局面,慢慢的给赞美麻痹了自己,硬生生的(或者朦查查的)给自己立一个贤惠牌坊,立在贤惠牌坊的阴影下指责她人。被人欺骗了,然后自己再欺骗自己,然后再去欺骗别人。

那里是最好建立贤惠牌坊的地方?部落格。

从2004年10月开始写英文部落格到现在,九百多个张贴。从开始为诉苦而写,到中段被劝告把不开心扫入地毯下,歌咏太平,到后来转型至中文部落格再开始写真的自己,平均一天一点多张的张贴。贤惠牌坊什么时候建起,大概也是在中段的那个时候吧。当时写的大多都是写自己多本事,然后让大家的赞美变成一块一块的砖头,把贤惠牌坊建起来。

建起来后得有它的成事,得身体力行,于是慢慢的什么牢骚都不敢说了,婆家不好也不敢说,老公坏蛋也不敢说,孩子顽皮得恐怖也不敢说,公司里的人事,只要确定她们没有读到才敢隐讳的说一说。然后什么郁闷都往心里放,有一天发觉自己竟失去了写部落格的乐趣!那还写来做什么呢?

有感想,有牢骚,有爱,有怨都写出来,问问自己当初为什么写部落格,如果害怕别人的眼光,那不如别写。

好了,打破贤惠牌坊的贤妻良母发完缪论要去煮难吃的饭了。

一路走来不容易

最近听见几个人和我说受不了,要离婚。然后读部落格,也读到妈妈们大叫受不了,要离婚。而自己在受了气的时候,这念头也不是没有萌起过。

但是气出了后,话说了后,最终都是为了孩子或那觉得还有希望的爱而把念头甩掉。每个说起都是为了孩子而留下,其实如果没有孩子的话,也不见得会真的分开。

结了婚和没结婚是两个样,有了孩子和没有孩子的时候又是两个样,孩子小和到孩子大了又是两个样。不管是男方还是女方,只要其中一方心软,孩子就会被另一方用来要挟,屡见不鲜。

其实说到终结果死活还赖在一起,都是因为对未来的不知,和没有安全感,于是双方都得过且过,苟且偷安。

两个人恋爱的时候打了个同心双喜结,一路走来中间意见不一乱了结章,打了一堆剪不断理还乱的死结,有的人撒手不管,有的人用一把更利的剪刀一刀两断,有的人宁愿坐下来慢慢把死结解开,如果你是其中一个,你会选择那个方式解决?我是最后那个,但是必须小心,不想连后来的同心结也不小心解掉,那恐怕是所谓的“因太了解而分开”罢。

和所有给生活逼得想离婚的妈妈共勉 – – 死结是有方法解的,需要时间,耐心,和恒心。有什么事就说出来,不想说就用写,总有个解决的方式。

解结

我躺在沙发上看书,读了一会儿,发觉双双背对着我,在身边坐了很久没有出声。我从她的肩膀看看,原来她正用跳绳用的绳子绑一个小桶。她没有发觉我在看她,很用心的很专心的,把绳子在把手上一圈一圈的打结。

看着她的时候把手上已有好几个结,等她发现我看着她的时候,那个把手已被满满的结包着,连带其他错综复杂的结。然后她把小桶递给我说:“Mommy, open.”我心想这小朋友真是又捣蛋又淘气。为什么打这么多结,然后又要我解开?真是怪胎。谁生的?

解结,我很会。以前在BeadBar工作的时候,除了设计,我另外一个强项就是解结。尼龙绳无论多幼,棉绳无论多牵绊,我都有办法把它们解开。诀窍主要在找到它的纹路,随着一个头绪,眼定,神宁,心平静,慢慢一结一结的解。

后来发觉每次解结的时候,我的心都有一种难言的平静,一种解决困难的专注。真正的专注至不发觉时间飞逝,甚至一种心神入定的游离。可是在生活上遇到的困难和难题,却没有这种平静和专注。

我把结一个一个解开,解到最后一个,给回双双:“好了,这个不要解开了,解开了就绑不住小桶了。”她很高兴的拖着小桶走开。

不是每个心头的结都要解开,只怕连最后一个结也解开了就绑不住自己的心了。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今晚心情有点激动。

刚读完欧阳文风的《现在是以后了吗?》,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息。从刚开始的黑字一直读下去,到后来的彩字。佩服他的勇气,祝福他。合上书后心中是一种难言的压抑,想哭。结果跑去冲凉,在水喉下哭。

哭够了回到客厅频道漫游,这么巧CCTV4在播《红楼梦》!心情简直就像Drama Minggu Ini。听着主题曲心里的那激动…眼又红了,尤其到葬花词里的段落“…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 一口净土掩风流…” 忍住眼泪继续看。

偏偏又是《手足耽耽小动唇舌 不肖种种大承笞挞》那回。宝玉被打了,黛玉去看他,后来宝玉托晴雯给黛玉送手帕。黛玉在手帕上题诗 – –
眼空蓄泪泪空垂 暗洒闲抛却为谁
尺幅鲛鮹劳解赠 叫人焉得不伤悲

其二
抛珠滚玉只偷潸 镇日无心镇日闲
枕上袖边难拂拭 任他点点与斑斑

其三
彩线难收面上珠 湘江旧迹已模糊
窗前亦有千竿竹 不识香痕渍也无

……….
感情丰富不是好事

脑筋生孩子

昨天为了想到“为什么酱忙还要写部落格?”的答案,高兴了一整天,今天高兴还是持续。觉得自己真聪明,但是又有点感叹,感叹自己的聪明为什么酱迟钝(其实反应迟钝还可以说是聪明吗?)。

真的,我的反应很糟糕,尤其说话的时候,更贴切的说应该是被发问,讨论或争辩的时候。其实我是信心不够,我爸是希望我们的口才好像他那样,辩论起来口若悬河,但是我的反应常常让我口哑哑,人家慢半拍,我慢整个乐章。所以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我宁愿写(依猫,信,部落格),也不太愿意说(说电话,面谈,Chat, Skype)所以不用依猫我叫我加入chat,除非你可以忍受今天问我,我明天答你,哈哈哈。出来工作的时候我最怕就是应征面谈,一次应征可以杀死我过亿细胞。

我想东西有时也会很快,但机会通常好像买福利彩票括副奖一样,有时会括到后面两三个号码。就因为脑筋慢,所以很怕考试,考试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得回答五十个问题。那就好想一次过买五十张彩票,机会如何你去算。再说括得来时间都到了。

死K书都没有用,明明读了懂了通了,但是一被问到就“呃……吓咪?” 就算是《红楼梦》,读了这些年,有时被问到,脑筋也要停车暂借问 – – 打开脑袋里的抽屉翻一番。我怀疑我是不是阅障。

所以当我看到有些人思路清晰,反应敏捷,对答如流,我怀疑我出世的时候,脑筋是不是没有包括Disk Defragmenter或Speed Disk软件。搞到现在这么乱这么多垃圾在里面。

但是就因为脑筋常常“便秘”,所以当“通了”的时候,精神很好。感觉大概好像我妹妹说的生孩子一样吧,唂到很辛苦然后一下子生出来抱在怀里很有成就感。

看来生孩子的形容会比便秘贴切,我会想抱着宝宝享受成果而不是一块米田共。(赶紧把原本的题目“脑筋便秘”改了)

怕鬼的订单

以前爸的蛋糕店还经营着的时候,我妈常和我说那些顾客好像怕鬼一样。订单一来的时候全部一起来,没有的时候半张都没有。现在我也有时遇见这样的怕鬼现象。

四年前怀孕的时候收回所有首饰,只留耳环,这几年一直都在交耳环。上个星期去天目交货的时候,负责和我接触的刘小姐说项链也很好卖,不如再做一些项链。我一听就头大,要咩?很懒。后来她一直说真的很好卖,我又想和她说酱啊,我70你们30啰。可是我又没有拉姐那么大的胸怀,说不出吃饱卖包的话,所以就OK啰。

部分原料

然后回到家开猫屋,又看到熟悉而且有attachment的依猫,又有工做了 – – 做“拾像婆”(广东话)- – 帮一位卖内衣的妈妈替内衣照片phototshop整容,有没有那一位男士要接手?哈哈哈

然后有人依猫来要学做首饰(爱丽妃,要教吗?)。然后最近每个晚上要花两三个小时带阿姨针灸。然后有人投诉说家里的地脚踏上去粘着提不起来。然后买了好几本书没有时间读。然后我坐在这里纸上谈兵。好忙。

然后老公问我为什么酱忙还要一天至少写一篇博文(不是博士论文,是博客文章),然后我思维阻塞,过了一天一夜才想到答案 – – 因为写部落格的时候我很开心

想到李宗盛的忙与盲 – – 忙是为了自己的理想,还是为了不让别人失望。
不过倒是希望 – – 忙得分不清欢喜和忧伤,忙得没有时间痛哭一场。

让我先作作白日梦再开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