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噙公子递送服务

吟噙(注)公子昨天送来好看又好吃的叉烧,和千层蛋糕–

叉烧
他问我要买多少叉烧,我说二十块,他说二十块叉烧很多嚄,吃得完吗?酱···很多咩?刚刚好给我们一家四口罢了,肥仔,你忘了小朋友们今年五岁了,吃挺多的。

千层蛋糕
这个···不用说了,光用吃就行了。

谢谢咯···

注:吟噙 ngaam chaam–广东话,唠叨的意思,mumbling

冷访电话结果

31颗种子,
4颗坏的,
27颗种下,
8颗拒绝繁殖的机会,
19颗埋在地里,
隔天浇水。

隔天浇水的时候,
7颗明显表示阳光不与其起光合作用,
9颗没有反应,
3颗发芽,
还需灌溉,但又不能太频,
怕水浇多了反而坏事,

时间哪~~~~

想起《龙猫》里小朋友们和龙猫围着橡树跳舞···

把冷访电话卡放在地上,开始围着它们跳舞···

龙猫

赖床

回笼觉

多久没有赖床了?好像是小朋友们出世之后到现在,当妈妈后没有了赖床的权利。现在不止不能够赖床,连睡到自然醒的生理时钟也随着每天7点响起的闹钟而改变设定。

如果当天我真的没起床,双喜爸会上班迟到,小朋友们也会上课迟到,所以我是那么的重要。

回笼觉

每天的程序就是先打理自己,然后泡奶给小朋友们‘breakfast on the bed’,接下来‘dressing on the bed’,然后她们睡回笼觉。接着叫醒双喜爸(得学鸡鸣——起码三次),然后他打理好了,才叫小朋友们起来完成其他后续工作,把他们送出门,就是打扫和清洗的时间了。

好像也很久没睡回笼觉了···

别和我说训练小朋友们早起,自己收拾穿衣,我懒···上墚不正下墚歪。

工作小记

上星期的展览满心满眼都往孕妇看,晚上做梦···

独自站在电梯口捧着一堆册子,电梯上来的个个都是孕妇,我给她们一个个派册子···

非常糟糕的睡眠品质。

:oiioii:

展览会第二天经过六小时的孕妇车轮战之后,双喜爸带小朋友们来接妈咪放工,然后到MadamKwan吃饭。

进门后双喜爸说:欸?!你没有看见?

我说看见什么?他说:大肚婆啊!

我有气无力的应他:拜托···让我好好吃个饭,不要和我提起大肚子。

:verytire:

我发觉自己好像很不专业···相对的Shamaine是···为孕妇而生,为孕妇而死。

和她走在任何地方(购物中心、厕所、行人道···),0.00001秒前还说着话的她忽然消音出走,赶在一孕妇面前递上名片,速度之快比美418中国列车大提速,叹为观止。

然后我觉得自己像姜太公···

:peepingshock:

展览会后follow-up联络自己认为‘有潜质与我共成大业’的客户,一个个的打,一个个的删掉···

有位女士说和朋友商量过,朋友说其实没有必要为宝宝储存脐带血,用到的机会不大,所以她决定听从朋友的建议。

我把话搬回给Shamaine,她说:“给我的话我会和她说‘不好意思,可能我说出来你会不高兴,但是我还是觉得应该告诉你,现在你的朋友替你做决定,万一以后真的有些什么事发生的话,你的朋友是不是将为你承担后果呢?’你可以在以后斟酌婉转一点的说。”

天···怎么玩怎么转嘛···你以为用Photoshop修正咩?但是她也说得有道理嘀···

:call:

和Earthtone说我脸皮不够厚,打电话给人家,人家说不要,我就:哦···OK···byebye···

然后两个傻婆隔着几百里地想对策···不如那些表示没兴趣的你再打电话去说说,反正问多一次不会少块肉···

是哦···反正死马当活马医,反正她都没兴趣咯,不如以她为练习对象,天天打去“买啦···为什么不买?”、“买啦···给你打折···”、“买啦···”、“买啦···” 然后哦说不定哦人家会受不了:“哎呀~~~我帮你买啦,你不要在打来啦···”

两个傻婆乱笑一轮。

真的这么做?除非我想置自己於死地。

所以···放心···我不会天天打电话给你的,真的···*严肃ing*

:ino:

Shamaine说:要积极,不要心急。

我说:切···当然啦,你都破了指标咯,我···我···指标遥遥无绝期,如何不要心急昵?

梦魇:星期一开会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还没开单,呜呜呜···撞豆腐自杀算了,不要给我冷冻的豆腐please···我还有一长串‘有潜能共图大事业’的客户名单在办公室。

:jump1::jump2::jump3:

问Earthtone有没有保存宝宝的脐带血,她给我翻个大白眼(虽然相隔几百里地,虽然电话里看不到,但是我很确定她有翻白眼):“当然有···biotech的发展多么快速,现在有75种疾病可以用干细胞来治疗,以现在科技发展的速度,很快的会有更多expansion···(为了各位耳根清净,删减1000字数)”

为什么我的妹妹们都这么厉害?Earthtone应该做这行。

:c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