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头虎脑小傢伙

虎头虎脑小子衡

这是我儿子···
·
·
·
·
·
·
:biteteeth:
(Earthtone:不要脸!你哪来的儿子?我的!)

噢···不好意思,被穿帮了,嘿嘿嘿···是我的小外甥——子衡。

可爱吧,还有更可爱的照片,可惜你们大多数看不到,因为他的妈妈很宝贝他,部落格加密码锁起来了不让人看,所以我偷出来让大家瞧瞧(Earthtone:我告你!)告吧,告吧。

虽然和Earthtone相隔几百里地,但是还好有部落格,才常常看得到这个虎头虎脑的小外甥。和他妈妈通电话就可以听见他在后面制造背景音乐“喂喂···哇哇··叽叽···歪歪···哎哎···呀呀···”

叫姨妈妈。

电话另一头:“·····”

可爱的小傢伙,姨妈妈亲亲。

快乐的双双

无疑,双双是快乐的小朋友,虽然有时她会像个深闺小姐一样,静静的坐着,双眼失焦的看着窗外想心事,只有嘴角一点点的弯着,让你知道她并不是难过。当你喊她的时候,她还不一定从心事里醒觉,但是如果她神游归来,必会回头给你一个连眼睛也笑着的微嘻。

很多时候她会轻轻的哼着曲子,幼儿园的园歌,国歌,儿歌,有时吹吹口哨,不定什么曲子,但是总是悠闲的调子。有时听见‘栀子花开’也会在‘···栀子花开啊开,栀子花开啊开···’的时候跟着唱‘···开啊开···开啊开···’。

她的脚步通常很轻快,带着小步舞的跳跃,两步一小跳,似乎有音乐在她的脚尖。

快乐对她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不需要提醒的。

快乐的双双

吐血

喜喜这两晚上都咳嗽,不频繁,可是一咳起来既急且烈。昨晚喝了奶后她说不舒服,到书房找爸爸投诉,就在书房吐了一地。

双喜爸把她抱去厕所,轻缓的舒抚她的背脊,又再吐,可这次见血,鲜血,也有一两块形状大概1cm的血块,不多,但是惊心。

后来替她拧鼻涕的时候一边鼻孔也见血,也有血块。

记得医生以前有说一点的血可能是咳嗽是伤了气管,但是怎么都好还是让医生再看看。

我待会儿还要去公司集训,双喜爸独自带了她们去诊所,过后再载她们去外公外婆那里。

和小朋友们说看医生之后去婆婆家,喜喜站在门边…眼红…流泪…小小声的说:“You not come with me 咩?”

我还没有开口,她又说(也是小小声的):“I got blood in my nose…”

不要酱咧~~~

其实昨晚她很高兴的,因为我们说今天不上课了,要带她看医生,照以前的情形看了医生就回家,可是这次计划有变,原来妈咪还是要出门,连去看医生妈咪也没有去,所以她很郁闷ing。

我也很郁闷ing~~~

适应期

重回职场还在适应期中,和我同时进入公司的还有其他四人,两位小姐、还有一位年纪比我大的女士和我一样是ServiceConsultant,还有一位刚从大学毕业的生化毕业生,负责化验室的工作。

刚开工上司给了一轮简训,公司的背景,工作范围,区域分配,提成和运作等等,也参观了化验室怎样处理从医院运来的脐带血。

工作上的需要我们必须拜访妇科医生,以得到他们的允许在诊所的柜台摆放公司的册子(册子上有每个负责的SC名字和电话,准妈妈如果对服务有兴趣就可以打电话给我们了)。还有就是帮助准妈妈爸爸们了解脐带血干细胞的功能,保存的好处等等。

因为语言上的方便我被分配到同善医院华人接生院,照说下星期我应该要开始‘展开行动’,可是名片却还没准备好,加上星期一有公司执行官江秀钦医生(Dr Gong Swee Kim)主持的技术简训,周末三天在MidValley又有展览,可能要待到下星期才正式到医院去行走。
:bibo:
说不上适应不适应,但是到目前为止还算可以,只是以有限的记忆功能去记无限的资料觉得吃力。对和客户面谈我想大致上没有什么问题,不说不做也不知道有什么问题嘛,对不?只是对拜访妇科医生有点心理障碍,因为同事说医生们都很忙啊,他们不爱应酬(了解的,以前去看妇科也是很讨厌见到有人巴着医生),所以我们可以和医生说话的时间有限,必须很快的把公司和来意说明白清楚,哎,一听就觉得压力。

走着瞧吧。

争取

平日周末小朋友们喜欢到楼下和姑妈睡,周五和周六的傍晚她们会问爸爸可不可以啊,通常我们为了争取一点的私人空间都会答应。

可是周五和昨晚小朋友们都没有提起要下楼睡,爸爸问她们晚上要和姑妈睡吗?两个头都摇得像拨浪鼓一样:“No,don‘t want。I want to sleep with mommy。”

知道平时少见,尽量争取在一起的时间。

喜喜平时睡得挺好的,可是这几天会半夜醒来找妈咪,如果我还没进房入睡她会坐在床上哭,如果开眼看见妈咪已在身边,她会用手拍拍我的胸口然后倒头继续睡,连说梦话的机率也见频繁。像猫咪那样在怀里蹭吖蹭的时候比吵看电视和玩电脑游戏多了,基本上这几天没听见她说要看电视和玩电脑。

昨晚她惊醒,我回房伴她,见她好像入睡了,我悄悄起身,忽然她张开眼:“Where are you going?”我忙说要去厕所,她说:“No,you cannot go,ah I cannot find you,I am sad。”
:bibo:
你也太敏感了些吧?

喜喜,妈咪很担心你不能适应,可是也很高兴你会这么想妈咪,虽然有点为难,但是妈咪想,聪明而且敏感如你,必会明白妈咪的不得已。

至于双双…那傢伙,炒肝儿似的,没人事,周遭发生什么事也与她无关,无忧无虑,真好。

不明白

昨天早上喜喜看见妈咪穿出门的衣裳,问:“Mommy, where are you going?”

我说妈咪去做工。

今天早上看见妈咪又穿出门的衣裳,很不爽的说:“Why you have to go so many time?”

我说妈咪天天都要去做工。

然后她不高兴,眼红,哭…

唉…

长话短说

:verytire: 累~~~上楼的时候阖着眼撞了去墙壁~~~没有人受伤。

墙壁受伤呱~~~


中午开会的时候爸来电话:“喜喜找你,在哭。”

晚上到爸家接她们,喜喜在睡觉,双喜爸叫醒她回家,她不应,我唤她:“诶,妈咪来咯。”她转回头甜甜笑:“Hi mommy~~~”


妈说喜喜静静坐着想妈咪,然后流眼泪~~~真煽情~~~
:almostcrying:


带小朋友们回家,刚好Sri Sentosa今晚有夜市,顺道在夜市逛逛买点小玩具给小朋友们。脚很累,然后还走夜市,所以回家撞墙。

(没有遇见文锋起吾,他也住爸家附近)


明天开会分配老鸟带菜鸟。

周末要做个banner放在部落格的屋顶打广告。
:blinking:


双喜爸说老婆穿正装很好看,大概是看纱笼看到怕了。打蛇随棍上,我说买多两件衣服,他冒汗冒黑线 d-_-|||||,有些赞美暗藏回火(backfire),别轻易说。
:please:


回来不敢开GoogleReader,怕吓自己一跳,也怕一读就欲罢不能。
:peepingsh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