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哈哈哈!

(in-house印200份小册子,自己一个人加班,在办公室可以把歌开大声量,爽!)

在新公司工作了近两个星期,感觉良好,非常。基本上我还没遇见有哪个同事的态度不好,巴掌不打笑脸人,大家见面都点头笑笑的。
:hey:
刚刚上司和我短短的谈话来,说虽然时间很短,但是对我的工作态度和设计都还挺满意,其实我觉得主要还是同事间很合作,公司的环境和气氛良好,所以工作起来也就顺心了。
:shy:
工作大致上没有什么问题,毕竟这是自己一直以来都做着的,而且也是自己喜欢的,唯一要认真学习的是和供应商(印刷)打交道,议价什么的,再来就是文件的归档等等,所幸同事都很合作,有问必答。
:please:
主要还是语言上的关系,公司让我很快有归属感。和我同样是平面设计的同事有两位,都很年轻,到目前为止不见年龄上所产生的沟通不良,anyway,我的上司和我同年,也是有孩子的妈妈(她的孩子比小朋友们还大),但是我们没有讲妈妈经(没有时间,哈!)。

双喜爸说我对环境的感觉很单纯,酱复杂干什么?不是自己应该知道的事少点去打听,不懂的事就问,问的时候态度好些,吸引定律,如果老是觉得对方态度不好的话,只要有了偏见就算对方只是一些小小的不好,自己心底下都会把它夸大,结果越想越坏,自己的脸色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了。

不高兴的事有时难免会发生,在人多的环境误会难免会产生,但是如果一直耿耿于怀的话,对自己没有什么好处。

曾经写部落格的其中一个理由是为了将不高兴的事写下来,曾经认为写了出来好像出了一口气,什么烦恼都会烟消云散,可是忘了自己是那么爱返读自己的文贴,往往一些已经丢到爪哇国的乌事又再出现眼前的时候,觉得不开心的事忘了最好,连写也别写下来,反而在文中一提再提只会让自己越加郁闷。所以现在读自己的文贴读的很开心,尤其身边这么多有趣的事,无论大小都可以一笑。
:yeah:
其实终归一句
·
·
·
·
·
·
·
·
·
·
·
·
·
·
我很好相处啦!(肥仔:*用叉子刺刺双喜妈妈的脸*……有够厚的*汗*)

哗!哈哈哈!

死囚和早餐

曾经读过一篇文说AB血型的人很得蚊子的青睐,当时对这说法不以为意,可是最近……给蚊子亲得斑斑点点的时候不得不有点点相信,要不你说整个设计传播部门十个人,为什么单亲我一个?

整间公司超过百名员工,AB型的只有四个,我的部门只有我一个,所以牺牲小我?

双双和喜喜两人比较起来也是双双惹蚊子,可怜的她狂蜂浪蝶还没遇上先遇上吸血的。

今早进办公室坐下没多久就捐血了,结果蚊子被拍死,同事很同情的说:“可怜的蚊子,大清早吃了早餐就死掉了。”

“你怎么不说可怜我?我大清早早餐都还没吃就先喂了它。”

“别这么说嘛,死囚处死之前都是要喂饱的。”

(早上还没开工的时候特无聊)

半个人

晚上八点市场部门的同事都离开了,剩下自己在赶一份节目表。

别个部门的一位同事经过,聊两句……

同事:“咦?你还在?”

“是囉,你还不是现在才要走。”

“嗄囉,快放工的时候给老板抓住开会,就我一个人这么夜,搞到我心理不平衡。”

“哈哈哈……将就心理不平衡了?”

“是吗,开完会office里半个人都没有了。”

“呵呵呵……你该庆幸没见到半个人,见到半个人意思说你见着鬼了。”

“嗷……是哦……”

“见到半个人千万别告诉我嗄。”

“哈哈哈……好,见到半个人的话要去拜神了。”

“记得拿张神符……。”

水果屋

对我来说水果屋代表……呕吐……

水果屋

双喜爸说基本上要虐待我很容易,把我丢进一间酱的水果屋,我就会自灭了。

果然还是在身边一起睡了十多年的人最了解我。

不过小朋友们很喜欢,所以在她们的面前要尽可以的不表露出讨厌、要呕吐的样子,伟大的母亲man……

是嘀,不喜欢水果的猴子我是一只。

环境与水

不,不是说环保,只是说说自己的饮水量。

一向每天至少喝两公升的水,可是家里烧水的人主要是我,有时很有一个、两个、三个和尚担水有水没有水喝的感觉。然而自从在外头奔走做促销以后反而少喝水,如果阁下耐烦抱着两公升水瓶子到处跑的话,早知道应该请你当雇佣兵……担水的。

anyway,现在情景一片大好了,坐在办公室对着电脑,不用跑来跑去,看来不用三个月应该可以回复到以前白白嫩嫩像猪那样的肤色了。(肥仔:猪那样的肤色还是猪那样的身材?双喜妈妈:五十斤笑百斤?)

公司做的是保健食品传销,每天可以领小麦草饮料,然后随时都有一大桶水侍候着,对一个喜欢喝水,但曾经不担水(不烧水啦)、又或者不付钱(买矿泉水啦)就没水喝的人来说,还能不大喝特喝吗?

所以每天……
伸懒腰的时候……喝水、
打瞌睡的时候……喝水、
开机的时候……喝水、
存档的时候……喝水、
当机的时候……喝水、
上厕所前……喝水、
上厕所后……喝水、
吃饭前……喝水、
吃饭后……喝水、
放工……喝水、
上车……尿急。

所以多喝水是很好滴。
·
·
·
·
·
·
·
·
·
·
·
·
·
妈的!这巴士怎么走得这么慢?

倒水装水我要水

小朋友们的华语还在努力着,虽然平时以英语交谈,但是一些词汇有时还兴用华语,比如和外公外婆说话的时候,也很明白我说什么,只是还不肯对我说。

早两天有件小插曲:

每当她们的水瓶空了,她们会问我:“妈咪,装水。”或者“妈咪,倒水。”

那天双双对我说:“妈咪,我要水。”然后把瓶子递给我。

喜喜在旁边纠正:“No……you have to say装水,don’t say我要水,我要水is when you tell po-po in gong gong’s house。”

我说都一样啦,喜喜很不爽的说:“No! There are not the same word.”

是,是,是,你对,我错,你比妈咪早读书(双喜妈妈没有读幼儿园)。

有时,路并不远

上星期换新工作,公司在蒲种公主城。离开家其实不算很远,但是要倒车,结果经过一天的尝试,双喜爸自荐早上载我到旧巴生路蒲种的入口处,然后我走一小段路在回教堂前的巴士车站搭U69的RapidBus直到公主城,试了一天效果不错,然后我们就敲定计划。

每天早上闹钟在六点半响起,消了声继续赖床,十五分钟后再响,再消声、再赖床,再十五分钟、赖最后一次床,在闹钟响第四次,七点十五分起床,打包收拾小朋友们,再打包收拾叫醒双喜爸,打包收拾自己,然后大家一起在八点正上路。

通畅无阻的从Gasing出来,直取旧巴生路,在蒲种入口处U转,趁十字路口堵车的当儿我下车,然后双喜爸载小朋友们上学然后回公司。

至于放工的时分,一样的路段——在回教堂的对面下车,然后走小段的路到河边的巴士车站等双喜爸U转来载我,再直去SriSentosa我父母亲的家载小朋友们回家。

可是两天后发觉放工时分其实可以在下车后只走到SriSentosa入口处等双喜爸,省了他堵在蒲种入口处的那时间,于是再比之前再走上一小段到SriSentosa路口。
:passingby:
双喜爸第一次听见我的建议,他看怪兽似的看着我,有没有搞错?那么远?

远吗?听起来很远,可是走了一次发觉一点也不远,起码比从巴生车站走到同善医院近多了,全程不到十分钟。

后来大嫂听了也是吓了一跳:“这么远!”

对一个走惯路的人来说,有些路并不远。可是对一个习惯驾车的人来说,所有的路无论在看起来也好,听起来也好,都好遥远。

很多人都不习惯走路,就算是驾车,停泊的地方越靠近目的地入口处越好。以前双喜爸连到附近的杂货店买东西也要驾车,后来有小朋友了,走路算是争取一点清净的时间。

我喜欢走路,除非下着倾盆大雨,要不然也不介意打伞或穿套头外衣在鹅毛细雨中步行。走路的时候当然也要有一定的警觉度,日子久了自然有功。步行的时候喜欢思考,很多部落格的文帖题材都是在步行的时候来灵感,当然少不了MP3。

使用公共交通和步行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随身总有带着随身听(现在用手机听MP3),还有就是一本喜欢的书。走路的时候听音乐,在车上的时候看书,堵车的时候(哈!我不是驾车的人)做笔记。

只要懂得过日子,有时,路并不远。
:keepwalking:
(肥仔:阿妈,你几时走路来马六甲找我?双喜妈妈:你驾车上来载我。肥仔:*消声*)

2007大·中·文(II)

颁奖典礼开始了!!!锵锵锵……喜喜却在这时节耐不过寂寞,和周公第n代的曾孙对弈去了,就在隆隆的音乐和人声中,没有人比她更冷场。

剩下双双一个挺有兴致的看着台上……的奖座,太好玩了,一个个四四方方的东西,怎么看都像家里的积木:“Mommy, can I go up stair take one of that block?”虽然颜色不怎么样精彩。

看着她摇摇头,心想轮到我上去拿都轮不到你啦。

双双发挥了她死缠烂打的功夫,每一个得奖者上台领了奖座,她都忿忿不平的说:“Hey, that is mine.”、“Why I don‘t have?”、“Oh……not mine again?”等等……

是的,应该叫她去和Jerry说,Jerry大概会说:“你刚才叫我uncle,不是叫哥哥,所以不止block没有,门都没有。”

(喜喜继续睡觉中)

结果被她问的烦了,和她说你看荧幕上有没有你的名字,有的话你就上去拿。

于是她又兴致勃勃的等着(对,你等着吧,等多十年八年可能会有机会看到Isabelle出现在荧幕上,但是你绝对不能只会大、中、文三个字):“Why take so long to have my name there?”、“Oh……no……not my name again?”……

(喜喜继续睡觉中)

双双持续的抱怨她的名字没有出现,我持续的无可奈何,喜喜持续的睡觉偶尔用手盖着耳朵说:“Aiyoh,why so noisy?”

终于……阿妈站起来上台拿双双朝思梦想了很久、沾满她口水的‘积木’了,喜喜惊觉我站了起来吓了她一跳,吓!mommy你要溜啦!溜?溜都等拿了那个积木奖座先啦。

说实在的……其实我是有大概打了草稿要说什么(肥仔:哇聊,几有信心的样子。阿妈:当然,得奖了才讲出来。肥仔:*自动先闪去墙角*……*小小声*虚伪!阿妈:我听到啊!)可是脑海要说的话全给双双那些叨念洗脑了,所以上台的时候只会说:“……我是上来帮小朋友拿东西的……”(大概是酱,都忘了自己说了什么)

当然下台后就很惨了,因为奖座只有一个,喜喜问我:“Where is mine?”呃……share share好不好?不好!结果双双把奖座给了喜喜抓抓手,喜喜拿在手上:“Too Heavy for me,don‘t want。”酱又是的,你以为你是你妈咩?没有酱大的头……错了,没有酱大的手别拿酱大的奖座,ahem, ahem。

当晚还有粉丝(Cming和BlurSand噢)来找我拍照,小小的虚荣心被满足了,真的不是盖得,到现在心情还好像公司屋顶上的宣传气球一样——既膨胀又飘飘然*掩着半边嘴偷笑ing*。诚如双喜爸说的,我是个很容易满足的女人very low maintenance),一个部落格就可以满足了。

回到家的时候,双喜爸问我如何啊,我把手中的奖座递给他,他看看然后笑个大大的:恭喜噢,认真係靠‘女’搵食。咦?不错喔,好似你钟意既设计嚄。(是,拐弯骂我‘四方’square)

不过后来还是得SMS文锋起吾:“论述类英文怎么说?”双喜爸不明白,后来文锋起吾回讯:“Commentary。”噢……I See……。

跟着他说有什么酱commentary?都没有人留言,唓!你管我!不煮饭给你吃!

‘忙’的真面目

以前常说“忙啊,忙啊……”哈!以前那叫忙?如果以前那样叫着忙的话,那新工作开工之前的我也可说美到好像张曼玉那样了。
:dizzy:
谢谢大家的祝贺,很想,真的很想一一回复留言,可是心有余而时不足,每天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八点多,早上六点半要起床,所以十一点就入睡,家里乱得……乱得怎样也不知道,因为基本上没眼看,眼不见为净,对,到家后我就闭着眼睛走路的要不就平视,千万别往地上看。唉……真的要请家务助理了。
:bibo:
2007大·中·文(II)写到一半,想在办公室休息的时候偷偷写一点,结果有那个时间有没有那个命,显示器对着过道,人来人往像菜市场那样。
:iroll:
读报纸说那位你知道是谁道歉了,而且把录像也取了下来。无所谓,大丈夫能屈能伸,而且要说的,要表达的大家都看到了,心领神会,道歉也只是小菜一碟了。
:myob:
这个星期六和星期天都有工作,呜呜呜……新尝试,新尝试,好事,好事。
:passingby:
小朋友们最紧常说:“What going to work?” “Team Work!”因为最近幼儿园在准备年尾的表演,大家要通力合作,所以老师教她们这句话。
:jump1: :jump2: :jump3: 咦?绳子断了还可以跳的?
喜喜最近也喜欢说:“Bersakit-sakit sekarang, bersenang-senang kemudian.”大概是酱,她发音不准,听不清楚。

(没有回复留言,不要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