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大·中·文(I)

其实小朋友们是被她们的妈妈骗去颁奖礼的*额头的角冒头了*……她们以为妈咪带她们去血拼*奸笑ing*……

其实不是有心要眶她们,因为解释了老半天她们都不明白颁奖礼到底是什么,虽然最后和她们说妈咪去参加比赛,可是小朋友们从来没有比赛过,所以……她们……还是……bo-zai-ngia(不知道),只好说:“我们去shopping。”

她们也没发觉妈咪去血拼干嘛不是像平常那样穿老T短裤人字拖,呵呵呵……大概妈咪酱美,她们惊艳有余反应不足吧。

anyway,顺便说说为什么穿baju kurung,因为以双喜妈妈酱的身材,以前的小礼服穿不下,大会又好像说要盛装出席,我没有盛装,唯有剩装——剩下一件到现在还穿得下的baju kurung。

What……也是特色嘛,我是马来西亚华裔嘛,在家穿纱笼,出外穿baju kurung。

双喜爸问我干嘛没有‘邀请’他,唓……我说人家个个说华语你会听咩?鸭子听雷牠都比你明白,他讪讪的笑说还好我没叫他去,因为当晚英超七点开踢,还是兵工厂的赛事,当然看球比听雷容易和乐意对付得多了。

再说叫他去了如果看了KampongGirl和朋友们的肚皮舞,晚上回来叫我扭给他看,第二天我还不拄拐杖上第一天的班吗?

文锋起吾来载我们的时候小朋友们还是糊里糊涂的。

上车下车乘电梯到会场还是糊里糊涂的。

进场入座兴奋的把玩贴纸和别针还是糊里糊涂的。

虽然糊里糊涂(天,用了四次糊里糊涂,五次)但是还好没有闹别扭,很为旁人‘好可爱,好可爱’的称赞沾沾自喜:“Mommy,they say we so pretty。”

唓,不要脸,没有妈咪你们有pretty咩?*不甘愿ing*个个都顾着说小朋友们可爱,忘记了她们的妈(肥仔:阿妈,你好像忘记了如果没有她们的话你没有身份证明了,没有人会认得你的嚄。双喜妈妈:*一掌飞pia*站着一边凉快去。肥仔:呜呜呜……*墙角一边画圈圈*。靖岚:该骂,酱来刺激aunty,不同情你)。

小朋友们为了表示其实她们知道这是什么场合,所以很努力的读着大会给的小册子:“Two zero zero seven……大……中……文……*静默*OK,that’s all,now we can go home。”你的头才go home,都还没开始呐。

不过你们说得对,中文是大嘀。

OK,既然不可以回家,那么就让我们看看旁边有些什么好玩的。首先,这椅子太好玩了,竟然会自动折起!来,合力的把椅子按下来在放手让它弹回去,反正椅子不会痛的。

过了十分钟,没意思了,那椅子又不哭又不恼的,一点也不好玩。“Mommy,is it time to go home?”哪,吃糖。

又过了五分钟……

台上的灯光也很好玩,五颜六色。耶……妹妹,看!我们后头上边还有人呐:“Mommy,why there are people up there?”他们在高高的地方准备玩绑紧跳的。“Hah?What you said?”没有啦,他们是搞灯光和音乐的。噢……吃糖。吃糖。

终于颁奖礼拉开序幕……

(不行了,打瞌睡……明天再续)

阿妈!我得咗啦!

2007马来西亚部落格祭论述类

爽吗?爽!只是入围已经很high了,得奖了更high。

为了小朋友们所以有这个部落格,因为这个部落格认识很多朋友,因为认识很多朋友大家给我更多支持,因为更多的支持不想让人失望所以继续的写,因为继续的写发掘更多的题材,因为更多的题材才有今天这个奖。

所以,这个奖其实是你们和小朋友们的,我充其量不过是个写手,谢谢大家对《随手拈来》的承认。

很喜欢这个奖座,简简单单、但是意义深重,就像每个人的部落格一样,简简单单、但是都是心血。

谢谢筹委会,恭喜所有得奖的朋友。

**明天(呵呵,今天了)在新公司第一天上班,要早起,所以今晚不能写多(还欠杂志一篇2500字的访问稿,明天是限期,我死的了),明晚要赶稿,后晚要赶朋友的平面设计,所以可能在后晚才有更新,可是很心急要写文帖,尤其想写双双和喜喜眼中的2007马来西亚部落格祭颁奖礼,小朋友们对这个盛事的反应挺有趣,所以要写下来。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缓缓吧。**

抖落一地鸡皮疙瘩

如果你问在写这篇文帖之前我在做什么,告诉你……刚才我在扫地,扫从身上抖落一地的鸡皮疙瘩。

这两天太多惊喜,搞得我除了兴奋又有点恶寒。每件事太顺利的时候又有点担心,简直犯贱。

我相信吸引定律,远在二十年前父亲开始练气功的时候,他说我们要有好的意念,才能吸引好的气息,凡事往正面看,往好处想,自然而然思绪清灵,困难就能迎刃而解。而现在Shamaine和大嫂有时也给我说说Law of Attraction,听起来和以前父亲所说的自是一样的修身养性法则。

所以如果没有什么意外,我对生活是常抱着乐观的态度,除了……除了在做市场促销的时候,心里头活念死念拼命念就是签不到单的时候。所以三个月后,上司很乐观的和我说我的表现是癌症后期,饭碗面临散架,我很乐观的和上司说……是囉,我看我都是不行的了,然后放下饭碗悄然的往太平间躺着去。

不,不,不……乐观的人不能够就酱躺在太平间的,于是不躺着当然要站着,站着不如开步走,自然就是找下一个饭碗投胎再世为人,打开报纸寻人征聘启事一个两个三四个,看起来遍地是饭碗,似乎随手往前一捞就可捞着一个,至于是不是铁的,能不能把它从玻璃碗的变成精钢碗,那就看你的造化了。

于是抱着好的意念(自然要是好的)就一个一个电话打出去,一个一个依猫寄文档了。

然后星期五的一个面试,当场录用了,做回老本行平面设计员。咦……以为犹在梦中,直到双喜爸的手被我捏得黑青得呱呱叫(当然是捏身边人,哪有捏自己那么笨),才知道是真的耶。

接着星期六上午大嫂来电话:“喂,你的手工首饰还有多少存货?这个月xx日有会议,会议过后有个展销会,把你的首饰都拿来,卖掉。”咦?于是又匆匆的准备礼盒,价目表等等。不是吧?怎么都凑到一块儿,咔咔咔……有生意做了,太兴奋了。

兴冲冲的理着存货,咦?有依猫,看看……

咦?入围了?!

唔喺呱……丝瓜冬瓜老黄瓜,鸡皮疙瘩立即攀藤直上,打个冷颤,抖落一地。

anyway……鸡皮疙瘩尽管掉吧,明晚和小朋友们一起出席《2007大馬中文部落格祭》頒獎禮,小朋友们,你们给我好好的坐着,拜托了。

寻找古老的女神

Loreena MckennittAn Ancient Muse去年已经发行了,可是在各大音像店出入询问多次都找不到,都快放弃,想着干脆网上订购算了,结果却无意间在大众书局找到,还是最后一个(还是唯一一个?反正LM很冷门)。


喜欢光碟上具古意和Celtic民族风的花纹设计。

至于小册子还是一如过去的专辑,除了歌词、歌手的心情点滴、还有就是每首歌的背景。

听Loreena Mckennitt的歌声就像在听时间的呼吸。

海·天·恋

关丹,海蓝蓝

“Mommy, see,the sky and the sea stick together.”双双指着照片。

喜喜嘀咕了一会儿,问为什么?为什么海和天粘在一起了?为什么海是蓝的,天也是蓝的?

海和天黏在一起了,是因为大海和蓝天相爱。

海和天向着天的尽头出走,奔向对方,希望有一天可以相聚。

大海奋力翻起山高的巨浪,蓝天努力堆起沉重的雨云,距离还是那么遥远。

风同情的用尽全力把大海卷起,企图把海往天上送去短暂的相聚。

但是经过了好多好多年,海和天知道相聚是永远不可能的事。

于是蓝天把大海拥抱起来,把海染成和天一样的颜色。

蓝天对大海说:“你怀里的蓝有多深,我对你的爱就有多深。”

小朋友,你明白吗?

我的妈

我的妈打电话来……

“你知道刚才我又摆了什么乌龙吗?”

念头千分之一转:“你又烧焦东西?”

“呵呵呵……是囉,那天去关丹姑姑给的粽子,我下了粽子进镬蒸,跟着你来个电话说载小的回去,我跟了阿爸出门就忘记了粽子在炉子上。”

:bibo: 唉……“现在那个可怜的粽子怎么了?”

“呵呵呵……我回来的时候镬冒烟了,还没有开盖来看粽子怎样,我现在去看看。”

对,现在粽子和镬子都应该冷静下来了,快去看看吧。

“妈,你下次嗬,没有烧焦东西的时候才打给我囉,酱才比较意外。”

“哦,好,好,我现在要去看看粽子。”对,去救它于水干火热之中吧。

可怜的粽子,千里迢迢的从关丹来到这里又再死一次,和屈原一样‘屈’。

:tearroll:

小海盗

和双喜爸在餐馆吃饭,来了几个卖翻版碟的小海盗,手上的光碟像扇子一样打开:“老细(老板),最新嘅。”

我们摇摇头,他们离开。然后小小声的:

“睇咗咯……咭咭咭……”(模仿Astro‘剧集首映’促销广告里的小海盗,广告里的小海盗该死的传神)

想当初……海盗在台面公然交易,现在全部转当地下工作者打游击,当然茨厂街还是有‘勇者’滴,而且还和城管把手言欢呢。

:myob:

2007双胞胎大会串

差点去不成,当天早上摸到双双的额头……靠……38度,不是吧,你竟然选在今天发烧?当妈的还想带你们去发骚一番。

短讯给1+2妈妈不出席了。可是不死心,又药,又水,又冰枕的愣是把双双的温度降下来,耶……十点的时候一量温度36.9!呵呵呵……那个乐,好像怕给高温返头追击似的,赶快整装出门。

呵呵……到Amcorp Mall的时候一看,啧啧啧……第一次看见这么多双胞胎聚集一堂,可是……靠……走得太匆忙,一早准备好的相机没有带!!!气死!

说实在的,当天没有双胞胎的也该去看看,太……诡异了,从初生到七老八十,个个像带着面全身镜子出门似的,能有多相似就有多相似,不相似的也硬把妆给化到看起来一样,要不然就好像双双和喜喜,模样不像……唉……那就衣服像好了。

忘了带报生纸,差点就不能报名了,还好带着小朋友们的健保卡,上头的身份证号码帮了不少忙,要不然就挤不进那220对双胞胎大会的队伍了。

我们没有逗留太久,原因……太热了!!!露天下虽然有帐篷,可是还是挡不了那热,小朋友们热到拼命流汗,直说要回家。在会场逗留了大概30分钟就告辞别过,倒是Yenlin跑完全程,离开的时候见到Yenlin还带着她的双胞胎上台参加节目,服了you。

没有逗留久也是好事,因为双双回到家体温有上升了,咻……

Anyway……当天除了即拿到许多的双胞胎,还见到两家四胞胎!一家是三男一女,一家是四个小男生,啧啧啧……四胞胎,我只想到四个字——鸡飞狗走。照顾两个都晕了,四个小孩……天啊……再上的天。


1+2妈妈和Yenlin的双胞胎和双双、喜喜。


这是其中一家四胞胎小朋友。

小小机心

早上八点就醒了,星期天嘛继续赖床。

忽然听见喜喜那方有声响,哎,她醒了,赶快装睡,免得被她挖起床。

接着双双也醒了,听见小朋友们互道早安:“Good Morning, Isabelle/Annabelle”小朋友们在家礼貌异常周到。

喜喜开门出睡房,双双问她去哪儿?喜喜说出去溜冰(刚刚看了溜冰节目,模仿节目里的演员,穿拖鞋在客厅滑来滑去)。

双双说别啊,会吵醒爸爸妈妈。

喜喜小小声的说:“I want to make some noise to wake up mommy and daddy.”

小朋友,你知道什么叫隔‘被’有耳吗?

只对你哭

小朋友跌倒了,左右看看爸妈不在身边,自己爬起身拍拍小屁屁,继续玩啊跳啊。

可是如果爸妈在的话,不赖白不赖,干脆放大喉咙流两滴小鹿斑比泪,爸妈自会抱起来亲啊疼啊的。

小孩儿嘛,总会如此。

可大人呢?

昨天在外受了委屈,憋了一天,和自己说没事没事。

可晚上双喜爸一回到家,眼泪如汛期的江水滔滔不绝汹涌澎湃然后细水长流。

眼泪只对着爱的人流。

(动不动就流眼泪的人不算在此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