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有天不足喻

今天……我……去一个地方……献丑了……歹势,歹势。

原本是酱的……

火鸟的部落格看到这个机会,于是想想……试试看吧。于是就依猫、打电话的联络,然后敲定日子会面。

会面的前个晚上我和双喜爸上那间公司的网站看看,看了之后……双喜爸说……你明天还要去吗?

我好像ChickenLittle一样低着头喃喃自语,约了不去很不好呢,再说就算不成去看看听听也好嘛。于是今天放工以后我就硬着头皮……冲啊!!!!

然后会见我的人看了我的档案,看得出他其实很想笑,就像我笑市场部门同事做的powerpoint presentation一样,狲痹了……我的档案……不汤不水、不茶不饭、不三不四、不伦不类、不上不下、不存不济、不尴不尬、不今不古、不郎不秀、不了不当……*喘气ing*……

回到家……双喜爸很同情的摸摸我的头,抱一抱说不要紧下次再来过,然后背转身去厨房洗杯洗碗借水声掩盖他的笑声。

常言道天外有天,天外之天也嫌太近了。

鼻子跑了

天气有点凉,小朋友们流了两三天鼻涕。双喜爸说看看还有伤风药没有,给她们一点。

在厨房喊小朋友们进来,双双问干嘛?我说给running nose medicine。

回头看她捏着自己的鼻子,以为她嫌药味,说不苦的啦。

她眨巴着大眼睛说:“I’m holding my nose, so it won’t run away.”

:iroll:

喝过了药她继续捏着鼻子,喜喜进来了她也照样和喜喜说一遍,于是两个呆瓜捏着鼻子到客厅去。

过了不久双双进来书房,见她不再捏着鼻子,问她怎么啦,怎么不捏着鼻子?不怕它跑了?

她说照过镜子了,鼻子还在,不用捏着了。

盒子 · 里 · 外

昨晚双双很开心的和盒子玩了整晚,我说真神奇,一个小小的盒子就这么高兴。

小朋友们爱玩盒子,从小就对包装很感兴趣。无论买了什么玩具,只要那个盒子够大,拆开了包装就先和盒子温存一番,至于盒子里的玩具……你们先在旁边晾一晾那一两个小时,领号码在盒子后边上排队等着,本小姐待会儿召见。

小至装蜡笔的盒子,大至双喜爸从公司搬回来的垃圾,装大型打印机,被他改装成为小屋子的盒子,都受她俩蹂躏一番。

很多时候当我们在旁边等待和她们一起分享新玩具的喜悦时,也一面沾沾自喜:哇!一份玩具两份乐,一个价钱,连盒子也让她们玩了去,超值了。

双喜爸有点感叹的说现在还小,重视的是盒子,以后长大了,重视的将会是盒子里的东西了。

偷闲

上星期在PGRM Ballroom工作的时候,很有把那厚厚窗帘拉开的冲动。明明一大片的落地玻璃窗,却被一大片厚厚的灰蒙蒙的布帘遮住。

佈置场地完毕,时间还早,空旷的Ballroom一个人都没有,想像着半小时后的那阵热闹,目前是风雨前的宁静。

窃笑ing

几天前我已经像掉进米缸里的老鼠那样乐坏了,因为……呵呵呵……种地雷的结果出来,我赢了,yeah!!!

所以那个耳机从白袍小子部落格跑来《随手拈来》这里了——

礼物
冲凉的时候,双双很兴奋的拿着这个包裹坐在冲凉房外等着,好像是她赢了一样。

礼物
结果包裹打开,她一看,咦?!妈咪的东西来的(本来就是妈咪的嘛),不是她的……她把目标转了去纸盒……

再次谢谢白袍小子。

五个人一个甜甜圈

双双说……是她的最爱。吃完一块再来一块。

喜喜说……是她的不爱,但是不介意吃一两口。

姑妈说……只要小朋友们喜欢,她就继续买。

双喜爸说……看到就想吐。(他读书的时候在甜甜圈专卖店兼职)

双喜妈妈说……亏了,中间的洞那么大。

神的旨意?

上星期妈去了新加坡,至于爸的护照找不到只好留在家里。

星期天爸的干女儿来找他,说要带他去听一位来自台湾的牧师主持的布道会。她是一位很虔诚的基督教徒,而我爸的信仰是无神即神,死活不肯跟她去听布道会,就说很烦哪,护照找不到。

谁知道他的干女儿说:“我帮你找,如果找到的话你跟我一起去。”

爸在想呐,妈花了三天时间翻了整个房子都找不着,难道你还能嘛?反正又不是他干活,妳就找吧。

结果真的给她找着了!!!

在厨房柜的底下(我妈还真会藏)。

结果爸实现诺言跟她去听布道会,她说这是神的旨意。

我们无言ing……

又来了……

和双喜爸吃晚饭的时候,瞄瞄他的头,问他是时候修一修那头长毛了吧。

他摸摸头,鬼鬼的笑,然后,可怕的事情又要发生了……

“你又要留长头发?”

他点点头……

嫌家里洗头液用得不够快,还是嫌家里冲凉房的排水渠不够阻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