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六几句blog

今天还在休假中,真的有点懒了。
去年之前的新年老是盼着築四方城(GinRummy),原因——驻家妈妈闲呐。
但是今年的新年却很想一直睡觉,老是像睡不够似的。築四方城?年初一和初二之后已经想休战,但是小朋友们的姑妈还兴致勃勃招兵买马,难为我啦~~~~

————————————————————
小朋友们今天开课了,和双喜爸两人到AmCorp Mall的星巴克蹲点等小朋友们放学。可是噢,哪里的宽频噢,很麻烦!!!!要上TIMEnet center填表注册,然后到TIMEnet Selfcare登入,然后再回到TIMEnet主页登入,然后才搞掂,抓狂ing……以后还是去MidValley的星巴克蹲点好了,但是……那个交通和人流……唉~~~

————————————————————
开始有点后悔拿这么多天假,因为很懒惰了……本来休息是为了走更长的路,结果现在休息之后不想走路。

————————————————————
学艺不精,结果築四方城输了一点钱。

Forrest Gump说生命像一盒巧克力,我说生命像GinRummy。

巧克力不管拿到什么口味,丢进口里品尝就是了,可GinRummy,开牌的那刻有点像一个人出生的时候,可能一开牌就‘天糊’,像出生就含着银匙那样,掂掂稳食、坐着收钱。

也可能一开牌有几个小丑(Joker),命中有贵人,左砌右砌也game了。但是也有可能一开牌是手烂牌,全部九不搭八,但是靠点机灵劲儿,揣摩桌面上的牌面,就算不game也可能是赢家。当然可能也有衰到家的,不是一开牌就‘全餐’(没牌可下),就是走一圈就盖牌休息的。

赌鬼说话。

天气·柑

天气:“唉~~~”

柑:“怎啦?青天白日的你叹什么气啊?”

天气:“唉~~~过年呐……”

柑:“过年怎啦?过年碍不着你吧?”

天气:“本来是不关我什么事,可是想着啊那过年过节的下雨让人出不了门吗,就硬憋着,谁想老被人冤枉。”

柑:“那人怎么冤枉你啦。”

天气:“凡有生病的都怨我……”

柑:“嗯?”

天气:“不是吗?就那家子啊。”

柑:“哪家啊?”

天气:“双喜家嘛。”

柑:“噢~~~那家啊,他们可怎么怨你啦?”

天气:“那家子不是四人都伤风感冒吗?都怨我了……说是我不下雨,让他们都热着了。可他们也不说说是自己不懂得养生,也不是不知道过年的这时节是不让下雨嘛,就多注意点呐,多喝个水啊什么的,别老怪天呐……可不!小孩儿咳嗽了,就说‘让天气给热坏的’,打个喷嚏又是说‘天气乍热乍冷’,发烧也说是我给惹的,呿!”

柑:“哎哟,这可真不讲理。”

天气:“就是吗,也不看看是谁给脸让她在过年前把那堆衣服床单被套窗帘给一天晒干的,就过板抽桥的怨人家。”

柑:“过桥抽板……”

天气:“噢,对对,过桥抽板,瞧这天气都把人热糊涂了……”

柑:“……” =_=” *暴汗ing*

天气:“……” >_<'' *语无伦次ing* 柑:“我这年~~~也不好过……” 天气:“你哪又怎啦?” 柑:“唉~~~每年过年我都是身价百倍,前呼后拥的来,身败名裂,虎头蛇尾的走。” 天气:“是啊,过年前瞧你可热门的很呐。” 柑:“可不是?那兄弟姐妹可成箩成箱的被买耶,去哪儿都少不了我们,拜年啦,送礼啦,少了我们多寒碜,简直就不像过年了不是?” 天气:“说的也是,很难想像没了你的年是什么样子,看来你还真重要哒。” 柑:“那还用说。” 天气:“那你还苦什么啊?” 柑:“唉,那风光日子可是过年前呐,过了年我就……我就……*哭泣ing*……” 天气:“诶,你慢慢说,别哭啊,瞧,哭干了水看谁还要你啊?” 柑:“哎呀,还真是的……多谢你的提醒。” 天气:“别客气,互相关照。” 柑:“就说卖了被剥皮生吞不说,看,就刚过年初一我们的身价就掉了(双喜妈插嘴:年三十晚就掉了*飘走ing*……)唉~~~是年三十晚……” 天气:“振作点……” 柑:“接着过年的人呐就像各XX部门一样把我们像球那样蹴来蹴去,甲给乙送三粒,乙给甲回六粒,丙给丁送八粒,丁给回丙十六粒……” 天气:“那好啊,抛砖引玉嘛。” 柑:“抛砖引玉?那是有计划有步骤有礼貌的解决物质过剩!” 天气:“别激动,别激动,一激动就冒汗哒。” 柑:“然后还不算……咳嗽伤风起痰都怪我,都说是吃了我太多……” 天气:“听起来挺熟悉哒。” 柑:“也不说是黄梨酥,鸡丝卷,kuih kapat,肉干的错,什么都是我……” 天气:“唉……一条船了……” 柑:“难过……” 天气:“别难过了,等过了年,兄弟我找你喝茶去。” 柑:“过了年你到海里找我去吧。” 天气:“怎么你过了年休工出海玩啦?” 柑:“屁!十五的时候一群光棍和小姐就把我们丢进大河小溪池塘沟渠为来年许伴,到时全部一汇不就都到海里集合了吗?” 天气:“哟,那我可怎么认你呐?” 柑:“你就瞧那粒柑上面写着‘肥仔’就是了。”

双喜贺年

双双喜喜给各位叔叔阿姨大哥哥大姐姐小哥哥小姐姐小弟弟小妹妹拜年,希望大家身体健康吉祥如意,有红包的拿红包来,没红包的拿玩具来,没红包没玩具的抱抱来。
2008年新春
恭喜,恭喜。
2008年新春

包红包的事——
晚上在包红包,喜喜进来看见说:“Wah,you so much money?”我没有应她,然后她出去带张她的画来,问我:“Do you want to give me money for my painting?”

“Why must I buy your painting?”

“Because my painting is nice.”

OK啦,这张我给10块钱买了。

(树干是点颜色吹出来的,梅花是手指头点出来的,只有叶子是画的,还算可以)

大家都在新年快乐吗?

请问大家都在新年快乐吗?

有的人立马欢呼:“是耶!!!”这些人十成八是三十岁以下,未婚的,有资格讨红包的(最恨这些人)……(咦?不小心恨了自己的小朋友们)……

有人歪脖子想一想*我快乐吗?*……然后有点梦幻的说:“是啊,新年快乐~~~”这些人搞不好连为什么过年都不知道(其实我也不是非常清楚,只是从小我妈教我过年有红包拿我就过年了)。

有人听而不闻的低着头胡乱的应:“哦,快乐,快乐……”这也不低头看看他在干嘛,怎么答得那么心不在焉哒?哦诶……原来手指头忙着在手机上发送新年贺词呢,贡献给电讯公司诶,有分红给你没有?

有人耸着肩耷拉着眉毛:“是咩?很快乐咩?”不用说!一定是没有分红,一定是!要不然就是像双喜妈以前那样,没有分红但是分到一个三位数的红包,还带扣公积金的。

有些人很蹦豆似的跳上跳下,然后扶着腰气喘如牛的叹:“快乐哦~~~~快乐哦!我的腰~~~我的腰~~~我的腰噢~~~嗷嗷嗷~~~”这种非常肯定的就是爬上爬下大扫除效法愚公移山梦想把三床被盖枕套四副窗口窗帘半打沙发套等等等和半年的灰尘在半天里扑灭完毕的结果。

但是过年耶……看看中国车站的人潮,冒着严寒的气候,冒着危险,为的就是回家,回家和家人团聚……所以过年要快乐,如果你觉得不快乐,试想想你还能上网读读部落格还算是不错诶。

所以……腰疼?唓……小事(腰说:你……你敢情是坐着说话不腰疼。我:我坐着了你怎么还疼呢?)

*昨天和双喜爸在城中城逛街,看见一条水色皆美的缅玉手链,和来自中国的老板娘喊价时聊了两句,她说当天晚上就收档,赶在凌晨的班机飞回上海过年,初十五的时候再办货回来做生意,希望天气良好班机不会误点等等。
就这样,想到了这个题目……

大家新年快乐噢。

风之翼,等着哦,会上传小朋友们的新年照片和小记事。

伪假期

又在休假的时候生病,听清楚,是‘又’……*@#$%*

可以不可以把这种等到得空的时候才生病的潜意识归纳为责任感重?可以吧?那生病也好过一点不是?

今早问同事可不可以取消休假然后以病假取代之。

答案当然是……不可以啦……T_T

但是……生小病总比被人入屋打抢好多了……可怜的肥仔,希望你过年会拿很多很多丰厚有营养的红包。

同事说……

老板请吃饭,饭店还有卡拉OK,一同事实行当个“唛霸”,唱完全场很搞笑。另一同事说:“好心你不要再唱了,再唱下去今晚人家洗唛的时候,打开那个唛,一看,哇!全部都是燕窝……”

全场静默两秒……消化……爆笑ing……

从此大家睡觉不流口水,流‘燕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