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来好吗?

今天小朋友们随姑妈,嬷嬷,大伯伯二伯伯去关丹玩,昨晚双喜爸和小朋友们聊天,问双双:

“Do you wanna stay home with daddy?”

“No, I wanna go holiday.”

“But daddy very sad if you don’t stay.”

“but I wanna go holiday wor…”

“I am sad…”

双双不知怎么办,支支吾吾的跑掉了。

又问喜喜:

“I am sad, you all go holiday nobody stay home with me.”

“…em…I stay with you now for a while, you feel better?”

然后再拍拍爸爸的背说我很快就回来的了。

声音

可以让我从声音认出是谁的歌手很少,王菲的声音是有限的其中一个。最近很喜欢这首歌,听起来的感觉是“将就寄托的感情”。

美错
本来相约他在海边山盟海誓
却找错地方来到一个游泳池
满眼湖水蓝的美丽
你我就从那里开始
蓝色的涟漪铺展一段回忆
你送我偶然从天而降的陨石
我一直误会那是颗完美钻石
不曾看见它的瑕疵
把它镶在我的戒指
我也没发现有什么损失
让我感情用事理智无补于事
至少我就这样开心过一阵子
不管他是真的你是假的谁是目的地
能自以为是也是个恩赐
不是来的太快就是来的太迟
美丽的错误往往最接近真实
尽管昏迷有时梦醒有时不坚持
人生最大的快乐也不过如是
所谓醉生梦死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所谓天意就是这个意思

适者生存

2008年6月10日,南洋商报《城市人》——女人私房话之《适者生存》

自从年头搬了张比较大的办公桌后,桌面上的东西也越来越多。反正心态就是桌子大,随便什么都往上摆,什么东西都看着很有用途都留着,文具也一样一样添着来,文件无论新旧也搁着,虽然一些用具都往高空发展(吊在墙上),但桌面似乎依然永远不够用。

六月伊始,部门里有新成员加入,原有的办公桌不够分配,于是就将我和同事两人并排的六尺办公桌换了个小一点的四尺四人办公桌。新的办公桌如果没有那隔板的话,四人坐下大概就可以搓麻将了。

上司有点担心我们会为了桌子小了不方便工作,但是反而我挺喜欢现在这个新的小小的办公桌,毕竟桌子小了,可用面约束之下,就更容易处理经常像乱葬岗一样的空间了。以前常听我妈说:“多只香炉多只鬼。”意思是多样东西多个麻烦,现在变成“少只香炉少只鬼”。在现在的办公桌上,每寸空间使用之前都斟酌一番,地方小了,反而收拾得更勤,该处理的及早理清,该丢的别留下,有贪的心没存的位,一切忽然间都干手净脚,无比利落。

同时间刚刚习惯了四尺办公桌,忽然一个消息——汽油涨价四十巴仙!脑海里飞快的转了一圈,米价刚起,其他的日常用品(师奶能想到的最先就是日常用品)也会霎时间身价倍涨,下午的那碟菜饭,早先起的那三四毛钱也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没入茫茫汪洋中,看来下次帮衬的时候寻常的四块钱菜饭起价至五块也不用惊吓到满地找下巴了。

刚刚领的薪水再加上刚刚的汽油起价,怎么看怎么都像自己刚刚换的那张办公桌——资源有限。一个小小的市井小民无才可去补苍天,面对通膨除了能在部落格里哀怨以外,小小的薪水袋(本来是挺大的)无力回天之下,也只能像“少只香炉少只鬼”——消费全面缩小。

早晨的鸡蛋煎饼改成纯煎饼,红茶免糖。午餐菜饭原本的三菜式改成两菜式,汤免费的多喝点,饮料就免了,回办公室多喝水。晚餐喝粥,早睡豁了宵夜,可以步行就别搭车,可以搭车就别驾车,没事少出门溜达,别蹲“咖啡豆”耍风流;反正用的是华硕又不是苹果机,还有记得到政府医院等个几小时的生命做结扎手术,除了避免再生个化骨龙帮助消费以外,也省下买避孕套的钱。忽然间好像很健康。

就酱,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薪水是死的消费是活的,山不来就我我去就山,薪水不来就我我就……自救——适者生存呐。

都要吃饱

上星期三宣布油价上涨之后刚好自己的休假也开始了,所以星期一上班的时候才开始感受物价上升的波动。

星期一上班的时候公车站很多人,心想哇唠,各位也还真打算省油钱呐。可后来回到公司和同事谈起,她说她住的那小区,等公车等了整半个小时,原来不是很多人弃车,而是公车减低了班次。

中午吃饭,最靠近公司的草莓餐室没有营业,走远一点到公主城餐室。一个饭,一个小白菜,一个参巴臭豆,算账的时候三块半,虽然已经有预想了价格,但还是有一丁点的撼到。

星期二公车依然减少,Metro Bus还是像往常一般,毕竟他们是算佣金的,多载多得。但是Rapid Bus就不一样了,试想想一张两元主干路线(Utama)的票可无限量乘搭任何主干路线的公车不需另外再买票。一元区票地区路线(Tempatan),两元市票的城市路线(Bandar)和五元车票的快速班车(Express)比照办理,一张票一天搭透透。在柴油飙升一元一公升但是又不让票价上涨的时候,Rapid只好减少班次了。还好途经公司的公车除了有Rapid也还有Metro bus,不至于影响到上班的时间。

又到午吃饭的时候我们就近到草莓餐室,可当天的午餐就是个惊喜了,一饭俩蔬菜一煎蛋,三块钱!耶!欢呼ing……差点想亲吻草莓老板娘。

但是今天……一饭一肉一菜竟然……竟然四块钱,心里哀嚎:“为什么今天不是草莓老板娘算账?!”哀怨的望着草莓老板那块没表情的脸,把满腔幽怨叠巴叠巴塞回进肚子,A都不敢A。

原来市场上浮动的不只是原油价格,菜饭也是。

吃饭的时候,部门的小朋友说:“不喂饱自己也要喂饱辆车。” 后来又说:“我吃不饱还走得动,我的车没吃饱就走不动了。” 经典名言。

原来幸福很简单

2008年6月3日,南洋商报《城市人》——女人私房话之《原来幸福很简单》

有次出差的时候恰巧司机是一位饕餮,还没出发的时候就说好要带我们到哪里找好吃的。果然,工作完毕在回程上就兜了去一个不知名的小村‘找吃’。
饱餐后我们很心满意足的乱侃乱笑,我笑到流泪之余拍拍肚子很舒服的说:“感觉真幸福。”
一同事笑:“酱你就觉得幸福?你也太容易伺候了。”
当时觉得幸福不是没有原因,地点由他人决定,安安稳稳的被载到目的地,晚餐很好,不用我费心想要吃什么,有人给想得妥贴周到,比起平时当一个‘主食人’,决定用餐地点,找地方,订餐都是我,顺得哥情失嫂意的麻烦还真的烦人。
很享受朋友带着吃好的,所以当天坐好好等吃的感觉非常棒。所以就因为这样,感觉幸福——被伺候的幸福。小女人要的就是那一点点被关怀的虚荣。
每天清晨早早到公司,等候同事一起吃早餐,不算可口的早餐有朋友为伴也是个让人觉得快乐的时刻。
感动和幸福很简单,同事嗤之以鼻;如果有这么简单,那就天下太平了。可是我常常都觉得自己很幸福了,偶尔小朋友们一个窝心的卡片、几行字、一幅画。或者等待公车时与其像许多人那样睡觉,或漫无目的的望着车窗外,我可以用手机听歌,用手机读小说。又或者不用自己驾车乘坐轻快铁,从轻快铁车厢里望着高架铁轨下车头帖车尾,自己轻松直达目的地的时候。要不然双喜爸忽然说把孩子交给家人照顾,我们两人出去吃个饭,蹲蹲星巴克,这些都会觉得自己很幸福。
有的人觉得需要努力的工作,有钱买房子、车子、生孩子,然后孩子努力读书带回来许多的奖牌子,我相信那也是幸福和快乐的一种。快乐是用小小的幸福堆积起来,在努力耕耘的同时用感恩的态度为每一个时光欢呼。
其实现在谁不觉得自己是幸福的?比起四川地震的劫后余生,我们不幸福吗?

短发女生

自从小朋友们剪了短发每每被误认为小男孩,在麦当劳服务员给的是男生的玩具,逛街的时候会有叔叔阿姨问:“他们是男孩子吗?”最近喜喜验光的时候,护士登记给填上“male”。

问喜喜好不好把头发留长,要不个个人都以为她是男生。

她说就是喜欢短头发。

长头发不美吗?可以绑辫子噢。

美,可是不要。

留长头发可以好像妈咪的头发那样卷卷的哦,你不是很喜欢吗?

喜喜摸摸妈咪的头发说,妈咪的头发是很漂亮。但是我喜欢短头发。

可是人人以为你是男孩子啊。

喜喜说不论是短头发还是长头发,她都是女孩子,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Long hair or short hair, I am a girl, cannot change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