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蜻蜓

“Mommy, I wanna buy dragonfly.”

“Why?”
“Teacher said the dragonfly is our good friend, because it will eat the mosquitoes.”双双说。

喜喜接着说:“Yah, if we buy some dragonfly home, then no more mosquitoes bite us.”

“So, can we go to the dragonfly shop now?”

小朋友,你们以为每样东西都有得买的咩。

错误拼音

昨天听小朋友们各自复习拼音,其它的词都对,就是有一句怪怪的,当时手上正忙着,过后也忘了给小朋友们看看。

今早等父亲来载我的时候。顺手翻翻小朋友们的作业,才看到老师把小朋友们的拼音听写一个字拼错了。

‘生日会’的拼音老师写成shang ri hui,ri又写得像ni,难怪听见小朋友们念得怪怪的。

给小朋友订正之后,得提醒爸妈接小朋友们放学的时候给老师提一提了。

一句“我爱你”,做呱你。

“不要趴在妈咪背上好不好?妈咪腰疼。”
“But、but、 I love you wor……”

“做么你睡了过来妈咪的床?”
“Because I love you ah.”

“哎呀,为什么满地都是颜色?你们怎么画画哒?”
“Don’t scold me ah, I wanna draw you a nice picture, because I love you mummy.”

“好了,不要再看电视了。”
“But、but、I wanna watch show wor, I love you I don’t wanna disturb you.”

“睡觉了,睡觉了,明天再画。”
“Wait, I am going to draw you a nice flower to show I love you so much, can I draw some more? Pleeeeeeeeeassssssssse~~~~”

“No, mummy cannot carry you, you are so heavy now.”
“But, I am so tire, and I love you.”

杀了我吧。

一二三事

读着新闻我和双喜爸说:不明白噢,我们花几个小时安装一个桌子那是因为我们不会,不明白,后来会了,明白了,很快的就装好一个了。可你说我们的这个执政的,错了这么多次还学不会,学不乖。

双喜爸很晓以大义的说:不是他们学不乖,问题是他们从来没有觉得他们做错嚄,他们觉得错的是人民不能接受他们的政策。所以没有觉得自己错又何须改之?

我说:是啊,不是一个水平和档次的。如果穿着他们的鞋,就不这样想了,我太天真了。

双喜爸一脸恶心的说:咿唲,他们的鞋你最好别穿。


有人当着双喜爸的面说我的中文很好很好超级好。

我点头称是,绝对的好,大大的好。

过后双喜爸一脸匪夷所思的看着我说:你脸皮也够厚的哦,人家那么说你那么共鸣。

我说反正那个人的中文水平就是拆开来认得、凑起来似曾相识。我不认白不认,认了他也评不出所以然,你就让我虚荣那么个一下下行不行?再说……人家说你英文超好的时候,你那个口上说那里那里,脸上却一片“赫,我这是谁你也不想想”的口是心非,我还真诚度加值呐。

当然上面这些话我是在心里嘀咕的,实际上口里拿出来的话是:什么,自爽一下嘛。


有人说:哇,国庆刚刚过,反贪局就抖出这么多政府部门弊端和政府相关公司“倒米”的事件,好像热闹的时候被泼冷水一样,心都寒了。

旁边的阿伯说:不要紧啦,反正心早就寒了,也不差多这一泼。

阿伯死猪不怕开水烫,破碗破摔。

买书

爸把入学通知单交回给我的时候说小朋友们的课本得在八月二十九之前置办好,看看书单除了课本以外,还有一长串的练习本,拉拉杂杂的。

赶在国庆假日前和双喜爸到小朋友们明年就学的学校买书,想着一个人百多块,两个就三百多跑不了。结果原来课本都在贷书计划中,只需要买练习本和字典就行了,一样一式的两份一百五十多,稍微松了口气。

和双喜爸趁便在学校转个圈,咦,食堂很小间哩,很难想像俩小豆丁和其他学生一起在休息时间挤食堂。当天刚好是见家长领成绩册的日子,家长们都在课室外排队‘觐见’,双喜爸说明年我们也得这样排队,不过我们赚了,见老师一次解决两个孩子的事务。我说慢开心,保不定两个不同班,排完一个班还得排另一班呢。他呵呵的说不怕,他不会华语,见老师的肯定是我。

太小看我了,我会让你酱容易开脱的吗?我们就是同一条线上的蚂蚱,谁也跑不了。

Anyway……我看了小朋友们的一年级的练习本,那个程度……其实和她们现在学着的差不多一样。但光是练习本,那个重啊~~~还没加课本呐,小朋友们的小肩膀小胳臂……想着就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