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酱啦~~~

肥仔刚刚早上更新的那帖把我笑个一个死,不是那个店主好笑,是肥仔写得很好笑,然后加上认识肥仔,想像他当时很囧的样子也很好笑。

可是后来想想,店主也很可怜,他结巴的是吧?既然结巴,就是说他在言语表达上有障碍,或许他有他的原因(肯定有),但是他很困难把它说出来,所以只好一直重复“你……你……你……你不可以拍照。”

肥仔很生气的是,不可以也要有理由啊,天~~~给我理由,别只说不可以啊,然后肥仔很郁闷店主不让拍照,店主很郁闷肥仔“你不懂我的心”。

其实这可以是个很美丽的误会,像评论里说的:“那家店?让我们去拍个够。”无形中这家店出名了,因为不让拍照而出名了。

肥仔是不是可以尝试再回去和店主沟通?说明你的身份,对他的抗议表示尊重,让他知道为他还算美味的食物拍照是件好事。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店主也很有勇气噢,很少有店主会拒绝食客拍照,毕竟在网络发达的今天,很多人都知道自家好味道的食物被拍照放上部落格是好事哦。

鼓励肥仔和店主交个朋友,试试你的魅力嘛,嗯?

老鼠生的孩子不一定要会打洞

很多认识我的朋友都说:“你会教你的孩子画画吧?你和你丈夫两个都是美术系的,没有理由不教孩子画画的嚄。”

没有,我们什么都没有教,连三色原理都是小朋友们在幼儿园学回来的。

每次小朋友们叫我们画画,我们只会说我们不会,你们自己想像,画得像不像,我们也只有一句:“非常好。”

我们不教小朋友们画画的原因,可以很堂而皇之,但是最终一个理由——懒。

我是真的懒,双喜爸比我勤些,但是他也不教画,因为他一直认为当初去念美术专科是邯郸学步,本来会的变得不会了。

小朋友们日前画的书让我们惊讶,只是惊讶她们会有次序的记录。至于骄傲,从她们出世的那天起,我们都一直为她们的成长和表现感到骄傲了。

也有人说小朋友们画得好是继承了爸爸妈妈的天份吧。别开玩笑了,那个小朋友没有鸦涂的时候,只是你别在小朋友们画墙的时候给他们一顿藤条焖猪肉就行了。

专家说:“你们不抓紧她们现在正适合学习的年龄加以训练,埋没了她们的天份,以后就很可惜了。”可是专家不是那个孩子的妈妈。

说实在的,既然我懒得教小朋友们画画,我也懒得理专家的教条,留着给专家自己用吧。

几句 Blog 之 你。。。 你。。。 你。。。 你不可以拍照篇

和另一个部落客去尝试一间新的餐馆。 就好像平时那样, 我拿出我那不大不小的相机, 再为我的食物“上香” (拍照)。 拍啊拍, 只为的是要抓到一个好的角度。

拍到一半,一位很像新加坡著名演员李国煌的 Ah Beng 走过来。

“请问你。。。 你。。。 你。。。 你拍照来做什么?” (是的,他有口吃。)

“我只是喜欢拍照和拍食物, 然后自己收。 有什么问题吗?”

“你。。。 你。。。 你。。。 你不可以拍照。 你。。。 你。。。 你。。。 你在吓到我的顾客。”

“哈? 我在拍我的食物, 怎样吓到你的顾客?”

“你。。。 你。。。 你。。。 你还是不可以拍照。” (不爽)

“为什么啦?”

“……” (掉头走掉)

既然他给不到我一个理由, 我也继续拍。

吃完后, 我叫了老板过来, 准备付账。

“老板, 不用酱怕的。 我只是喜欢拍照,自己用, 没有拿来做什么坏事。”

“你。。。 你。。。 你。。。 你还是不可以拍照, 你。。。 你。。。 你。。。 你知道吗?” (不爽的语气 + 不屑的眼神 + 一脸很屌的面孔)

“为什么啦? 有什么问题吗?” (不爽)

“你。。。 你。。。 你。。。 你还是不可以拍照! 我。。。 我。。。 我。。。 我可以打 999 叫警察来抓你的。

“……” (无语三秒钟)

“老板,你要叫警察来抓我因为我拍照? 你, 有没有搞错?”

“……” (掉头走掉)

我付钱了过后, 然后带着很不爽地匆匆离开。 他的食物是蛮好吃, 可是, 我再也不会光顾了。

我常常坐的位子, 不是店里最后面的桌子, 就是角落的桌子, 再不然就是比较清静的地方。 我知道我不可以拍照, 但是也得给我一个理由。 只会一直说 “你。。。 你。。。 你。。。 你不可以拍照。”, 好像三岁小孩子一样, 再加上那种语气和脸色, 我才不理呢。 更何况, 店里有没有贴着 “No Camera” 牌。

“为什么?”

“你。。。 你。。。 你。。。 你不可以拍照。”

“给我一个理由啦!”

“你。。。 你。。。 你。。。 你不可以拍照。”

“又没有吵到你。”

“你。。。 你。。。 你。。。 你不可以拍照。”

“又没有吓倒你的顾客。”

“你。。。 你。。。 你。。。 你不可以拍照。”

不像三岁小孩子, 像什么? (想想, 我小时候, 妈妈也是酱哦。 “Jason, 不可以。”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不可以, 再问就拿藤条打你。”)

又不是卖 design, 怕人家抄你什么? 拍了又怎样? 难道我就可以凭一张照片就知道你用了什么材料, 调味料, 煮法, 火候等等吗? 如果你煮的东西好吃, 怕人家会写坏你的食物么? 如果你煮的东西不好吃, 即使没有照片, 人们只需凭一张嘴, 一传十, 十传百, 就可以做死你了。

荒谬。

P/S : 迟些才透露店的名字。

双喜的书

为了方便做《炫》的分页(pagination),用几张A4纸钉成一本小本,结果还是没有用上就丢了在一旁,也忘了这小本子。

一天放工回家,看见小朋友们的书桌上有一本似曾相识的本子,定睛一看……

她们画了一本书


撒下种子,太阳出来了,种子发芽了。(妈妈说:太阳发霉,长毛了)


太阳的威力越来越厉害,长叶子了。(妈妈说:太阳越来越多毛了,好像红毛丹)


下雨了,长得更快。(妈妈说:淹死啰)


云越来越大块,雨水更多了。然后太阳出来了,种子发芽开花了!(妈妈说:太阳再不出来,真的要淹死了)


花开了,忽然想起时间到了,要看Tom and Jerry。(妈妈说:思想很跳跃)


把花种在盆里,爸爸、妈妈、姐姐、、妹妹都很高兴。(妈妈说:一个看电视去了,一个接着画,所以文接不上了)


大家开了录音机听歌跳舞,猫和狮子一起跳。(妈妈说:那是猫和狮子吗?)


姐姐和妹妹变成老鼠,遇见狮子,然后狮子让她们骑在背上,带她们去游玩。(妈妈说:你肯定狮子不是载你们回家煮煮吃了?)


好了,故事讲到这里,我也不知道要怎样接下去。(妈妈说:同感)


看我变成豆腐!(妈妈:……)


大块的豆腐,长叶子的豆腐。(妈妈:持续……)


完。(妈妈说:拼音错了!小朋友们说:不要紧,没有人看到。妈妈说:对,我不是人。看到的都不是人。)

didn’t die

早上双喜爸载小朋友们上学,喜喜下车的时候脚给车门绊了绊,跌倒了!

靠近眼睛哪给眼镜擦到流了点血,脸颊和膝盖一点点擦伤。

下午打电话给她问她怎样啦?

她说:“I am OK, just a little bit of blood on my face……and I didn’t die.”

我自以为是的优越感里容不下一丝白发,于是每两个月就得染头发。

一直很想给自己的白头发拍张照片,可是往往都是在染黑以后才想起。

白头发很多很多,差不多是半头白了,尤其是右边前半头。

刚刚开始的几年都用超市卖的染发剂,当时也不过一年染两三次,后来年纪愈增白发数量愈多,几乎每两个月就得染一次。

当时家里请了一位印裔钟点女工,她看见我用的染发剂就说这个很贵,不如用她们常用的海灵草(Henna)划算,而且也没有那么多的化学物。

于是几年下来都用着海灵草染发,没有了难闻的化学药,草药味的感觉很好。

还好有海灵草,要不这回得像上次怀孕那样用美美的头巾把头发包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