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的由来

喜喜过来抱抱我,我说别啊,妈咪正染着头发,你别沾到了。

她问:“Why mommy dye hair?”

“Because mommy got a lot of white hair.”

“I know why you have a lot of white hair.”

“Why?”

“Because sometime me and jiejie naughty and crying, so make you have a lot white hair, just like my teacher always says to my friend Daniel:’Why you so naughty? give me a lot of white hair.’, see? That’s how the white hair come.”

收尸人

喜喜对壁虎情有独钟,尤其是它们的尸体,所以曾经这样,后来又这样,还没追根究底还是宝宝的时候喜欢壁虎多过妈咪,所以她异常兴奋,当看见门后面夹死了一只壁虎,非常高兴的招来双双一起验尸。

我和双喜爸听见她们说什么,但是装不知道,要装,因为不装的话会被叫出去帮忙收尸。

十分钟后,两个小人儿忽然跑进房间来,双双手上递来一个塑胶食盒:“Mommy, see? We got the lizard inside the container.”


咿唲……做么酱的?

“How you did it?”

“I use the tissue pick it up then put in the container.”

“Why don’t you just throw it away?”

“NO!NO!NO!We want to keep all the dead lizard inside this container, and we will have many many dead lizards.”

“Why you want so many dead lizards?”

“Er…fun lor.”

Fun咩?恶心死了!!!!

我的学姐的猫喜欢抓壁虎上她儿子的床,和双喜比起来,抓死的比抓活的好一点点吧。

关于“不公平”

很久以前,双喜夫妇还没有孩子的时候,双喜先生不懂在那里看来一个关于性爱的报告,报告里说做爱的时候女方高潮的次数比男人多。

然后他很不甘愿,于是得空就唠唠叨叨“不公平”。对于这,双喜女士无奈之下也不能说什么,这是自然生物科学的事,装性高潮有听说过,装没有性高潮也不会有人想当先锋。

后来……双喜女士怀孕了,怀得好辛苦,捧着比气球(气球轻的)……比西瓜(西瓜?喝!太小了)……比地球还大的肚子(嘿,里面有两个小宇宙,OK),气喘如牛的和双喜爸爸to be说:

“记得上次你边度读到话do嘢嘅时候女人乜乜嘅时候多过男人无?”(记得上次你在那里读到说做爱的时候女人什么什么的次数比男人多没?)

“有啊,so unfair!”

“你知做咩无?”(你知道为什么吗?)

“做咩?”(为什么?)

“Because迟D女人要大肚,驮baby同生baby都好辛苦。”(因为迟点女人要怀孕,怀孕和生孩子都是很辛苦滴)

从此之后没有再听到“So unfair!”出现,尤其双喜妈妈当驻家妈妈的五年里,他A都没有再A一次。

六年后……前几天……

双喜爸:“你记得旧摆我话do嘢嘅时候女人乜乜嘅时候多过男人,跟住你话女人多乜乜几次喺因为迟D要好辛苦咁驮baby同生baby无?”(你记得以前我说做爱的时候女人什么什么的次数比男人多没?然后你说因为迟点女人要怀孕,怀孕和生孩子都是很辛苦?)

“啊哈,记得,喺啊。”

“唔啱嚄。”(不对喔)

“点解?”(为什么?)

“你依家大肚乜都唔驶做坐喺度,我做屋企嘅嘢做到趴喺度,重要睇唛嗰两件,我都好辛苦嚄!So unfair!”(你现在大肚子什么都不用做就坐着,我做家务做到趴在地上,还要看着两个,我都很辛苦的喔,不公平!)

“但喺最咪挨医生一刀嘅喺我嚄,不如你试下顶一刀睇下?”(但是最后挨医生一刀的是我,不如你试下挨一刀看看?)

还是输……

洗熊

最近双喜爸挑起了所有家务的担子,但是很多家务事他不是很熟悉,于是洗衣的时候……

“老婆,依个Bear就咁放落洗衫机洗就嘚啦?”

“?”

“就由得佢搅?”

“啊,由佢搅,只bear唔会晕嘅。”

喜喜听见bear这字,就问我们什么事?我重复我们的话,她说:“Yah, don’t worry, the bear already dead, he wouldn’t feel a thing.”

喜欢“都是啰……”

“我挺喜欢喝豆奶的,比牛奶有滋味多了。”
“表喝酱多豆奶!凉,而且外面卖的加了一些添加剂,喝多了不好。”
“没有常喝啊,一个星期也不过一两次。”
“都是啰……”

过了一些日子。

“现在我自己煮豆奶,不用怕添加剂。”
“哼哼……小心是基因黄豆。”
“应该OK的啦,又不是常常喝。”
“都是啰……”

再过了一些日子。

“上次你说基因豆奶,现在我买有机黄豆煮豆奶。”
“哼哼……是不是真的是有机黄豆?还是挂羊头卖狗肉?”
“应该是可信的吧,很出名的哦,有专店,有证书。”
“都是啰……”

又再过了一些日子。

“哎呀,和外面卖的又怕添加剂,自己煮又怕基因变种,买有机的又怕假有机,不喝了!”
“不是酱讲的,喝一点点还是没有问题的。”
“唓……之前种种还不是你讲的嘛。”
“都是啰……” (不就是!)

“都是啰……”是很好用的一个笼统词,但凡有什么话接不上,或者给不出什么更好的理由,不赞同但又不愿认为自己不对,都可以用这个笼统词轻轻带过。这个笼统词生活在我们的周围,我们常常都会听到领会得到,有必要的时候我们自己也会借鉴借鉴,给自己一个不需要再解释的脱身。

刚开始注意到这句话的时候,我面对一个对生活挺消极的人,但凡你说什么她都很自然的往反方向走,和她说话蛮痛苦的,因为每每和她聊天完毕后往往都会让人对这个世界感到绝望。

可后来我发觉和她说话其实是很有趣味的,因为真正的问题并不是在于她的消极回应,而是我自己本身在她消极回应之后的反应。刚开始的时候我挺烦的,这个人怎么这样?就上面的那回事来说,我以后还是别喝豆奶了,反正怎么和都不对,烦死啦!

但我现时的反应是,干嘛要和一个没有立场没有自信,听她说话会吐血的人一般的见识?自己又不是文盲网盲,信心建立在知识上,听别人说不如武装自己?所以现在和她说话是一个给自己信心加值的时候,当然我不会当面和她驳斥对质,哪来这么多美国时间?只是当她像往常那样抛出“都是啰……”的时候,自己心里就很变态的想:“继续吧,多几个像你酱的,就显得我更优秀了。”

活在自以为是的优越感里是很畅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