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大马中文部落格祭》I — 灵气逼人

《红楼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中曹雪芹借贾雨村的口说了一段话:

“天地生人,除大仁大恶两种,,余者皆无大异。若大仁者,则应运而生,大恶者,则应劫而生……大仁者,修治天下,大恶者,挠乱天下。清明灵秀,天地之正气,仁者之所秉也,残忍乖僻,天地之邪气,恶者之所秉也。今当运隆祚永之朝,太平无为之世,清明灵秀之气所秉者,上至朝廷,下及草野,比比皆是。 所余之秀气,漫无所归,遂为甘露,为和风,洽然溉及四海。彼残忍乖僻之邪气, 不能荡溢于光天化日之中,遂凝结充塞于深沟大壑之内,偶因风荡,或被云催,略有摇动感发之意,一丝半缕误而泄出者,偶值灵秀之气适过,正不容邪,邪复妒正,两不相下,亦如风水雷电,地中既遇,既不能消,又不能让,必至搏击掀发后始尽。故其气亦必赋人,发泄一尽始散。使男女偶秉此气而生者,在上则不能成仁人君子,下亦不能为大凶大恶。置之于万万人中,其聪俊灵秀之气,则在万万人之上,其乖僻邪谬不近人情之态, 又在万万人之下……”

昨晚在Sivik Hall见到全场博客的时候,这段话自然而然的在脑海里跳出来,整个气场给我的感觉,一句概括–“灵气逼人”。

还有个感觉就是–“很年轻”,然后也觉得自己很年轻了,所以如果那个安娣安哥要花大钱整容打Botox的话,不如劝她/他们多写部落格,参加每年一次的部落格祭,然后就会青春常驻的了,那个钱省下来捐出去做善事好啦。

庆幸带了双双喜喜出席,虽然两个在开场之后的半小时后临场脱逃(过后再说原因),但是没有了她们两个,除了几位见过的博客知道(认得出)我是双喜妈妈的话,恐怕会有人过来问我:“咦?安娣,你陪孩子来出席颁奖典礼啊?” 然后指指那众多的年轻博客:“哪个是你的女儿/儿子?”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似乎是陪孩子来的嚄,因为《随手拈来》的内容不是大半都围绕着她们吗?

出席第二届的大马中文部落格祭的人数明显比第一届多了多,但是有一点不变,部落客还是很害羞滴,除了整班整班来的热在一堆,有很多就像我一样–‘我缩缩缩,企唛一边,你最好睇我不到’。

不是不友善,是真的,那个热情都发泄了在部落格里,不知道要怎样和人面对面(比如我明明看见一家子,但是就是不好意思过去问一问)。

o(∩_∩)o…当时我的感觉是所有潜水的鱼忽然间都浮上水面,然后大家忽然间在空气中相见,都有点不能适应不知所措,然后都往一边去“水,水……”。

啧,忽然间想去再买几条鱼回来养。

非一般多手

上星期打开缝纫机帮喜喜弄裙子,后来就放着没有收起来。

昨天想给自己车一条腰带的时候,发觉……


放线轱辘的钢轴不见了!

哇咧,怎样车啊~~想起妈给我这架缝纫机的时候有个铁盒子,铁盒子里就有许多的备用零件。可是找了半天就是没有备用的钢轴,啊咧,how啊?

不行,不作第二人之想,叫双双来。

当然不能用很凶的态度问她,这家伙吃软不吃硬的。

指着放钢轴的位置问她:“Where you put the steel stick?” 她看看针车,看看我,我说:“I can’t find it, can you help mommy?”

她不好意思的笑笑:“I accidentally drop it in side that big hole.” 指指小洞口旁边的大洞口。


唉~~~就知道……你还真不是普通的好奇和手痒。

我看了半天这个认识了四十年的缝纫机,然后发现我认识它,但是不了解它,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要从哪里打开缝纫机的‘心扉’。

双喜爸来看,东摸摸西摸摸,然后拿了螺丝起子要开缝纫机看看。摸着螺丝位置的时候却找到了缝纫机的‘后门’。


原来缝纫机的胸腔后头有个活扣。


推开活扣用手电筒照照就看见钢轴呆在里头。


phew~~~物归原位


和双双说:“下次东西拿了下来看了就放回去知道吗?掉了就和妈咪讲。”

她说:“But, but you will scold me.”

“No, 我不会骂你,如果你老老实实和妈咪讲。OK?”

都不想拆穿她,其实她就是故意把钢轴放进那个大洞口,想看看钢轴会从哪里掉出来。

哼!我肚子里跑出来的东西我会不了解?

左手人右手工

今早读到杨霓为悦沁找适合左手用的工具,让我想起我爸和双喜爸。

我爸右手写字,左手用工具。

双喜爸反过来,是左手写字,右手用工具。

爸说他原本是左手将,但是以前在读书的时候被‘纠正’,从此以后写字用右手,但是使上工具的时候都是用左手。

而双喜爸,和我爸一样天生左手将,事实上双喜爸的一个姐姐两个哥哥都是左手将,除了我小叔小的时候硬是被我家婆掰右,要不五个兄弟姐都是左手将了。

至于双喜爸写字用左手,却用右手使用工具或打球,原因就是三十多年前并没有所谓特制给左手将的工具,在外国有,但在本地没有,就算有价钱也会特贵吧,而当时也不会有人要想到用给左手特制的工具。

就这样,除了使用筷子还是用左手,双喜爸自然而然的习惯了用右手使用其他工具,自然的适应了生活的条件。

父母亲都疼爱孩子,希望孩子可以有好的物资帮助陪伴他们成长,但是有时我们会不会太过保护,或者太过迁就孩子。

比如我在宝宝商店看见教小孩子怎样用筷子的特制筷子,让儿童容易自己进食的L型汤匙,拿着不容易滑掉的碟子杯子,让宝宝自己好好坐的凳子,让宝宝学走路的车子……

好像没有了这些,我们这个年代的孩子都不会‘正常’的长大了。当然钱多烧的另当别论。

对小孩子‘特制’的用具我一向非常抗拒,我不是舍不得那个钱,很多时候我也会被那写奇趣可爱的用具吸引,想像小朋友们用得时候那新奇的表情是那么的快乐,但庆幸我们做商业广告的背景,撇开一些利用父母亲爱孩子的心理,为商业利益所‘研究’出来的用具不说,我不想孩子在一个被迁就的环境中成长。

对自己的小朋友们,我们可以给她们许多许多的拥抱,可以在她们过了婴儿期继续同床共枕,给她们买许多许多的玩具和书本,但是生活上的用具,她们将使用最普通的生活用品。

在学习生活的路上没有捷径。我害怕被迁就惯了的小朋友们长大后没有了变通的能力。

昨晚公司办庆功宴,全部员工放工后到Garden的RedBox聚合狂欢。

同事Cody昨天休假,放工的时候兜过来载我一起去。

到了MidValley本来要进ZoneC,但是ZoneC亮了红灯,于是指路从ZoneB进停车场,反正我们都是要去Garden的Robison那区。

我们用的是North Court哪里的进口处,Cody一路驾着来没有什么阻碍就进入口处。

但是就在我们的车驶进入口的时候,一辆Waja就从左手边忽地驶过来,Cody吓了一跳忙把车往右边躲、刹车。

Waja也稍微停了停,但是数秒间而已没人事般的超前进停车场了。

我和Cody那个气啊,Cody这么斯文的小女生立刻破口大骂,一直说:“我要下车和他、她算账,我要打人了。”

而我也是气得直说:“追她(我已经看到是个女司机了),追她,我要她道歉。”

于是Cody尾随着Waja进停车场,就跟着她,咬着不放。

后来Waja找到位子停了下来,Cody把车停下我们俩就下车等着她。

在尾随着Waja的时候我看清楚了对方是个女人,戴眼镜,望后镜挂着一个十字架,当时心里想我不能毛躁,要静下心想想下车的时候要和人怎么说,毕竟Cody已经吓到语无伦次,直说要打人,看她那小胳臂还打人呐。

那个Waja女人……怎么说她?

我在车旁等她下车,她开了车门一点点给我一个“什么事?”的样子。

我忍住气和她说:“You owe us an apology, just now at the entrance you cut in straight just like that, without looking that our car is just beside you, if not because my colleague step on the brake on time, we already hit on!”

她竟然指指side mirror说:“I didn’t see your car coming.”

我深呼吸:“Use your head turn and see, side mirror always have blind point. You really scared the shit out of us you know?”

她才说:“I am sorry, I really am, I really didn’t see you coming…”

看她blur到像乌贼那样我也懒得再说什么,反正就是一场惊吓,人没事,宝宝没事,车没事就好了,天保佑。所以糊涂如我没有驾车,简直就是造福人群。

但是临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和她说:“Please please please next time be more alert and careful, accident could have happen like what you did just now, count yourself lucky and so me and my friend. Next time be more careful……(blah blah blah一轮).” 得理不饶人,不唠叨白不唠叨。

反正就是我一直唠唠叨叨她,她也一直说Sorry就是了。

可是后来我和Cody回到车里停好了车,两个都在后怕,发抖。在车里坐了五分钟,俩一直互相安慰,一面深呼吸,深呼吸。

下车的时候竟然看见那个Waja女人站在我们的车后!做么?

“Are you OK?”她问。

我深呼吸:“No, we are not ok, we are still shivering over the incident,……(她又是一味的sorry)……but we will be ok, thank for asking.”

然后和Cody走了。

进了Garden Cody立刻买一杯热可可安神,相比起来我发觉自己冷静多了,大概年纪大了吧,没有以前那么暴躁。

可后来也明白为什么很多人遇见这样的事会打人,因为当时那种愤怒的情绪从体内叫嚣而出,是很容易让人有种把身体投出去的感觉,但是身体投不出嘛,手脚就成了愤怒的出口了。

回家和双喜爸说,双喜爸说发生在他身上的话,他就是会打人的了,咦~~~好可怕。

27公里的爱

怀孕之后双喜爸不放心大肚婆早上搭公车,每天很费汽油时间从家里开12公里的车载大肚婆到公司,然后再开15公里的车到自己的公司,从家里到双喜爸的公司才三公里。

然后双喜爸的丈人觉得女婿这样被女儿奴役很不人道,接过任务,加入每天早上开27公里的车载大肚婆上班。

俩爸爸要轮流载大肚老婆/女儿走27公里的路……(算手指)……六个月。

入围·出席·双喜爸

和双喜爸说我参加部落格祭入围了亲子十大推荐。当然和他说的过程是有点复杂的……

要先从头,就是去年说起……

“你记得旧年我参加一个blogger award咁嘅嘢无?”(记得去年我参加一个部落格祭酱的活动吗?)

“唔记得嚄,有咁嘅事咩?”(不记得嚄,有酱的事咩?)再次见证我们的‘不记得’。

“呢,我嗰粒四四方方黑黑色嘅trophy咧?记得无?”(呢,我那粒四四方方黑黑色的奖座呢?记得吗?)如果他还不记得的话,那个奖座很适合用来‘帮助’他记得,不过敲下去,不知道他是记起还是会更失忆罢了。

“哦~~~yah,yah,yah。”(哦~~~是,是,是。)

“今年我又有参加,then我nominee咗parenting同most recommanded嘅catagory。”(今年我又有参加,然后我入围了亲子和十大推荐的项目。)

“哦,即喺唔喺好多人参加咁解?”(哦,意思说不是很多人参加?)

“咩嘢……有成千人咔。”(什么……有整千人哒。)

“哦,嘿嘿……原来你咁犀利咔?”(哦,原来你这么厉害哒。)

“咁依个拜六你爱同我一起去无?嗰award presentation”(那这个星期六你和我一起出席颁奖典礼吗?)

“嗯,唔爱啦,(华语:)我又不会‘胀’华语。”(不要啦,我又不会讲华语。)

“咁我带两个女去。”(酱我带两个女儿去。)

“OK。”

然后我还没有和两个小香蕉人说这个星期六的盛事,不知道她们记得去年她们也出席过吗。

对我写部落格的事,双喜爸一直以来是吊着半颗心,他怕我惹麻烦,不过也因为他的担心,所以我也很小心。其实可以写了这么久,还拥有自己的网站,是要感谢双喜爸,我不是单身,不能够高唱‘我的生命我的生活我作主’,对一个很大男人主义很保护家庭很注重私隐的男人来说,他已经给了我一个很大很大的空间和信任。所以有时我会和他说感谢他的‘恩赐’,虽然他觉得有点言重了,但是感激之情是要认真表达的。

当然双喜爸说了不出席之后,还是有点担心的澄清:“我唔去唔喺我唔support你你知无?我喺真喺唔喺好钟意去咁嘅function。And then我要保持神秘感。”(我不出席不是我不支持你你知道吗?我是真的不很喜欢出席这样的活动。还有,我要保持神秘感。)

唓~~~

无所谓·很认真

双双是个很无所谓的孩子,很容易被其他的事转移注意力,所以如果她不高兴或者生气了,只要给她一些其他的东西,或者给她很多很多的拥抱,她就会把前嫌摒弃。当然在学习上她也一样不专心,看了前面忘了后头,写着生字的半途和熊熊说话,游戏玩了五分钟就丢一边,要不就骚扰喜喜,故意作弄喜喜……

很认真的是喜喜,比如她会很安静的做功课(然后很安静的趴在书桌睡着了),静静的看书玩游戏(双双觉得这个时候打扰她最好),看不过眼双双打了十分钟的游戏过不了关插手帮忙(然后两个就在游戏以外打起来了),对爸爸做出的承诺很记得(爸爸被重新教育‘话不能乱说’),记得N月前爸爸忘记给她带的东西(爸爸再被重新教育‘可以老唔可以忘记嘢’)……

无所谓的双双和很认真的喜喜之间有许多的火花,虽然我喜欢看烟花,但是硝烟会让我窒息。

当然有时候无所谓很认真 可以很好的合作,互补其短,比如……

无所谓 打游戏不过关,很认真 来到支援,无所谓 无所谓的让很认真 认真的帮忙,perfect……

很认真 在生气,无所谓 不气,一个巴掌拍不响,西线无战事,大家洗洗睡,perfect……

无所谓 帮助很认真 解数学题,很认真无所谓 把东西收拾好,perfect……

当然两个人的性格有时候转换了的时候也很逗趣,比如……

无所谓
很认真的把Dora枕头布置好打算躲在后面看有恐龙出现的戏,然后很认真无所谓 上厕所的时候很无所谓的‘路过’把枕头踢掉,无所谓 回来后很认真的生气,很认真 无所谓的说:摆过不就是了嘛……

性格极端可以很可爱的,有时候……

怎样当父母的?

双喜夫妇是很糊涂的一对。比如……

常常忘记缴水单电单,收到红单的时候才发觉半年没缴费。

常常忘记付电话宽频费,放工回家上不到网的时候才……

忘记对方的生日,忘记自己的结婚纪念日……

最近常忘记小朋友们学校的活动。比如……

忘了小朋友们幼儿园的班级聚会,当然,就忘了给小朋友们穿上party dress……

虽然小朋友们一直提,但是双喜夫妇都认为小朋友们误把同学三天后的生日会当成当天了。

直到……双喜爸觉得打电话问老师会比较好的之后,才把穿好校服的小朋友们剥光换party dress。

忘了小朋友们有听写,忘了给小朋友们复习……

双喜爸常说:“我地点做人老豆老母嘅?”

但是双喜爸没有忘记十一月和十二月要拿很多很多的假期陪小朋友们过假期。

昨晚‘唔知点做人老豆老母’的双喜夫妇为小朋友们的幼儿园生涯哀悼,虽然小朋友们完全不知道她们的父母亲到底为什么难过。

我们难过她们学习生涯中最fun的那两年过去了,以后会是很多的功课和考试。

其他父母别受双喜夫妇的影响,双喜夫妇会这样纯粹是因为我们俩都不爱读书。

早上醒来后没有睁开眼睛。

感觉到小朋友们在旁边看着我。

她们小小声的说着:嘘,不要吵,妈咪今天没有做工,妈咪还在睡觉。

然后她们轻轻的吻在我脸上。

然后偷笑。

再然后轮流的轻轻的吻在脸颊。

再再然后越吻越大力,越吻越多口水。

再再再然后我受不了许多的口水在脸上黏答答,睁开眼!

两张脸恶作剧的笑着。

喜喜说:“Hey mommy, good morning, make honey nen-nen for me please~~~~”

双双说:“Yah, me t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