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早餐

最近的早餐是:

印度餐馆的Lassi(奶酪)一大杯+Tosai(发酵后的米浆煎成的饼)。吃了两个星期,乐此不疲。

前天和昨天还是奶酪一大杯,不过换了Roti Canai Sardin(沙丁鱼煎饼),不错,可以吃两个星期。

唔……两个星期之后奶酪配什么呢?或许Tosai Sardin也不赖。

一心不能多用

其实每天都很忙,比如上个星期忙排版,星期一终于全部搞定的时候,公司年终的大型活动的工作在接近‘死期’开始加速,抹额庆幸“还好排版的工作搞定”,要不我真的当机了。

原本再忙也能抽出三十分钟的时间写写东西,但问题是有那时间没那心思。

当真的很忙的时候是不会有心堆砌文字。

还有好些要做的事没做,回邮啊,网上邀费啊,买票啊等等网上要做的事,都被电脑前的工作占据了。

等啊,这个周末过了就可以轻松些了。

肥仔环绕台湾之旅 – 美食(第一)篇

好久好久没去旅行了。 回想一下, 上次去巴厘岛差不多是一年半前, 而且还是带着不愉快的心情回来。 这次去旅行,一去就去了遥远的台湾, 还去了十六天那么久。

想想都已经花了 RM1500 来买飞机票, 为何要再花多几次的 RM1500 再回去台湾旅行呢? 而且, 短短几天的旅行, 还没适应当地的生活就已经要回家了, 真扫兴。 Life is too short for short holidays, might as well I go all out and enjoy myself while I can. 带着这样的念头, 也不管我来不来得及存够钱去旅行 (两个月的时间), 就买了机票。

直到上飞机的那一天, 我和另三个“队友”都还没有做什么 research 或准备功夫, 就连抵达那一天的旅店也没有预订, 只带着“船到桥头自然直”的态度和几本旅游指南上飞机。 也不能怪我们, 另两个队友的公司在 implementing 新的作业系统, 单单 debug 那系统都已经忙到不得了, 哪里还有时间搜集台湾的资料? 我出发的那一天,正是我大考考完的第二天而已。

两个字形容我们 : 潇洒… 或 找死。

想知道更多详情,每一天的细节或看更多的美食, 风景照片, 你就得读我的部落(http://jasonmumbles.com)了。 第一天已经刊登了, Taiwan – 1.1 Tao Yuan 桃园

在这里, 我只会放上一个 link, 那个 link 里头一个文字的没有, 只有图片, 图片, 和更多的图片。 希望你会流很多, 很多, 很多, 很多的口水。 哈哈!

美食(第一)篇 : 桃园, 新竹和台中(忠孝路夜市)

注 : 你们看到的, 是 exclusive/独家 的。 就连我自己的部落都还没上载呢!

里嫩外焦

我的职业关系常常见很多印刷业务员和供货商,见得太多,所以不记得谁是谁是很常有的事。

但是也有些特别的……比如有这位业务员,报价比一般的印刷商贵个10-20%不算,还觉得自己的价格异常公道,就算我们已经让他知道其他供货商的报价。

觉得自己的报价低不得已,还一直打电话来问“怎样啊?考虑得怎样啦?印不印啊?……虽然我们的价钱是比别人贵一点点,但是你看哦,你订一千张传单我们送你一百,你看?哪里有人会酱做?这是我们特别的行销方法,每个人都喜欢送的东西的。” 是没有人会酱做,没有懂业务的人会酱做。

噢卖嗝……这个人是哪里来的?我说你不如把那一百本的成本扣在那一千的价钱上不是更好?我物流处对着那不在订货单上的一百张传单,还不知要怎样进账。

总之……他就是很个别的一位业务员,太另类了。

也快一年没有听见他的消息了。

但是就在今天……

下星期公司有个大型的活动,我们个个忙得焦头烂额,就在我和电脑拼搏的时候,这位业务员打电话来了。

“哈啰,我是xxx,yyy公司的,记得我吗?”

“哦~~~记得。”(我不记得你吗?)

“我今天刚好翻看我手上的名片,看见了你的名片……”(瘦?)

“哦。”

“我看见你的中文名字嗬后面的两个字……”(嗄?)

“?”

“你的名字看来你今年有点阻碍……”(哇特!)

“……”

“从你的名字看,你今年的运程……”(哇特?哇特?哇特?)

“Emm……哈啰,阿xxx,你看,我……不、相、信、酱的东西……”我还没说完……

“可是你看哦……”

我打断他……“第一我不相信酱的东西,第二我现在忙得不得了,没有空去管这些,所以掰掰。”

然后我就放了电话。

天~~~我……无言ing……

真的是惊天大雷,被他雷到里嫩外焦……

再说,今年快过完了,阿叔。

“Mommy,can I plant an apple tree?”双双问。

“How you going to plant an apple tree?”

“First I ask mama cut an apple for me to eat, then I keep the seeds, and plant it in the garden, then after the rain and the sun, the apple tree will grow! then I will have a lot of apple!!!”

“OK, you can try.”

喜喜问:“Can I plant my teeth?”

“Why you want to plant your teeth?”

“Em…then I will grow more teeth.”

“Err…你可以试一试。”

我的?还是她们的?

我忘了上次怀孕是怎样的了,也不知道其他妈妈怀孕的时候会不会也像我现在一样,就是过了十三周,妊娠反应应该已经过了的时候才开始恶心,反胃,呕吐。

对,现在开始呕吐,每天晚上7-8点吃了晚饭后半个小时……呕~~~干干净净。

双双听见我呕吐的声音很害怕,跑去躲。

过后问我:“Is the baby OK?”

看呐,她问宝宝是不是OK,不是妈咪你是不是OK。

然后和我说:“After baby come out from your tummy will be our baby.”

嗄?什么?你要自己的baby你乖乖的等个二十年找个老公自己生嗬,你妈妈我又要吐又要呕又要痛的生个孩子容易吗我?开玩笑。

后来是喜喜听见我吐,跑来厕所外面明知故问:“Mommy, what happen to you? Are you OK?”

我说我呕吐。她很大声的和爸爸说:“Is OK, mommy just vomit only.”

No big deal, just vomit only.这是我们经常在她呕吐之后说的话。

过后和我说一样的话,baby出世之后是她们的。

What?

双脚的使用限期

星期六到诊所做产检的时候,双喜爸在诊所附近放下我,然后把车停到店屋后面的停车场。

我们常到诊所附近的电子城逛,知道附近是很难找到停车位,找到的话也不敢停,因为下一秒就发现自己的车被后来来的车堵住了,然后就会发生把车笛按哑了也找不到车主的事。

我很纳闷,后面附近就有个停车场,其实就几步的距离,为什么就喜欢就近堵着呢?

双喜爸说:“你唔知,佢D嘅脚有expired date咔,一日行几多步有数计嘅,如果行多咗,会有system warning:嘟嘟嘟……your steps for today is over limit……嘟嘟嘟……。如果再行落去只脚就会停底,行唔到喀喇。” (你不知道,他们的脚有使用限期的,一天走多少步有数的,所以走多两步,system warning:嘟嘟嘟……你今天的脚步已经超过使用底限……嘟嘟嘟……。然后再走下去脚就会停止活动,走不了了。)

奸细·盲头乌蝇

我的大妹子在CSI做业务经理,她两个月前请了个跑业务的,两个月来只谈过两个客户,没签过一个,医生也没有拜访过一个。我说比我糟咧,我两个月没签过单,但是起码谈过好多个客户,也见过几个医生。

Shamaine说不行了,酱吧,你帮我打个电话给他和他见个面,看看他的表现如何。因为这位业务员在某某公司的博客评论上侃侃而言,貌似业务精英,而且还在博客评论上留下自己的电话,很敢作敢当。

于是乎,我打了个电话给这位精英业务员。

约他在我公司见……

我问他:“星期一午休后?”……“哦~我不可以喔。”

再问:“酱,星期二?”……“哦~星期二啊~~(同时我在看Sushi King的菜单,点菜)……星期二嗬?应该OK。” 我点菜完毕他也思考完毕

“OK, 酱就星期二午休过后,我等下SMS公司的地址给你。”

他顿一顿又问:“星期天可以吗?”

“星期天我有plan了。”

“酱啊,酱星期三啰,星期二我有事。”

嗯?!

我也闲:“OK, 星期三。”

吃过Sushi,做了产检后我打电话给Shamaine报告。

Shamaine和我说她刚才打电话问了她的精英职员了:“这个星期的成绩如何?”

她的精英和她说:“OK啦,不错,刚才还有一个‘盲头乌蝇’打电话来make appointment……”


我问Shamaine当时有没有冲动想告诉他:“我就是那只盲头乌蝇的妹妹,有何指教?”

跑业务的人应该知道人际关系牵绊丝丝缕缕,不要乱说话才好。

吃草

闻不得煎炒的味道,上厕所半途的时候,后面的大厨煮饭,我闻饭香夺门而逃。

现在让我经过肯德基的门口,会恶心反胃。

早上还好,傍晚最糟。

所以吃salad最好,要不三文治,没有温度的,味道也不会重。

简单的弄个salad,黄瓜、鸡蛋、烟熏三文鱼、salad酱和Parmesan奶酪粉,配一杯葡萄柚汁,刚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