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狼为名

2006年5月在英文部落格里曾经写过一篇关于名字的文。

当时是和双喜爸说起Mozart这位音乐大师,双喜爸说Mozart是那个年代的摇滚乐手,我说是不是他中间名的关系。

双喜爸觉得Wolfgang这个名字酷毙了。

当时说如果以后有个儿子的话,他要命儿子名Wolfgang。

我嗤之以鼻,你就等吧,我不打算生了,你就慢慢做梦吧。

然后……过了两年……

双喜爸:“生女嘅话个女名有咗,生子又叫么名?”(生女儿的话名字已经有了,生儿子又叫什么名?)

我说:“(双喜爸的英文名)Jr.。”

双喜爸ê_ê:“唔要啦,叫Wolfgang好无?旧摆讲过吗。”(不要啦,叫Wolfgang好不好?以前说过的)

晕……你怎么不失忆?

我说:“如果你俾佢依个名,佢大个咗 will hate you from the bottom of his heart.”(如果你给他去这个名字,他长大了会从心底下讨厌你)

双喜爸:“好难讲啵,讲唔定佢会觉得‘哇,我爸真喺cool,早就已经知道我会做rockstar,所以一出世就俾咗个靓名我。’”(很难说的噢,说不定他会觉得‘哇,我爸真酷毙了,早就知道我会成为摇滚乐手,所以一出世就给我取了个好名字)

我再晕……

“你咁想个子大日做rock star咩?”(你这么想儿子大了当摇滚乐手吗?)ó_ò

“喺啊,做rock star沟女容易嘛。”(是啊,容易泡美眉)

晕个不停……

“喺啰,做rock star嗑药都好容易。”(是啰,当摇滚乐手嗑药也很容易)

“唔会,唔会,我会教佢沟女好过嗑药多多声。”(不会的,不会的,我会教他泡美眉比嗑药好很多)

彻底晕了……@_@”

关于年休的伤心事

原本除了那可怜的十多天年休,原本还有一些年头出差积存下来的补休。可是自从八月开始我们部门不用出差以后,补休的假期就没有了。

这还不要紧,随着小朋友们的学校假期,生病什么的,十来二十天的年休慢慢没有了。

到了发现怀孕时,身体的不适,加上产检没有给病假单,年休更像泼出去的水,溺了出去的尿一去不回头。

很伤心的事……妇科医生星期天没有营业,星期六只开早上,可是……可是我的工作时间是五天半的啊~~~

现在我的年休一天都没有了,如果休假就算是无薪假期,天~~~

我的无薪假期一天值百多块啊!单是马六甲三日游我就被扣三百多四百了,要命~~~

不管,俩星期后的产检死皮赖脸声泪俱下都要医生给我病假单,我承受不了一天百多块的损失了。

关心和照顾是两回事

近年尾双喜爸和大姑奶两人都在清年假,所以十一月和十二月两人在家的时候比平时多。至于我……别说了……伤心事……

既然爸爸和姑妈有假期,那么带她们出门的时候也多了。

双喜爸带小朋友们去的地方都是活动筋骨的地方,比如免费的Taman Jaya,1Utama和MidValley烧钱的儿童游戏场,或者是双喜爸的办公室,如果他需要会公司补交一些工作的话。

双喜爸很会照顾小朋友们,这个我不用担心,该吃的不该吃的他自有定夺,比如跑跑跳跳吃吃喝喝之后或有一球雪糕,或有糖果限量,或有垃圾食物一小包解解馋,总之不会过量(过不过量的标准是按照我的准则)。

但是姑妈带小朋友们的话就恐怖了,比如小朋友们吃不准时,午饭没有吃完不要紧,因为迟点肚子饿了姑妈给买甜甜圈,要不KitKat,要不蛋糕,要不雪糕,要不就巧克力沙冰饮料,总之不是正餐的内容来弥补。

姑妈会关心小朋友们是否饿了,是否冷了,还会怪我常‘忘记’给小朋友们带外套,可问题是如果小朋友们吃得好吃得饱热量足够,她们是不会随便就觉得冷,除了戏院。

有时小朋友们和姑妈出门回来,手里拿着的零食才叫我心惊胆跳,比如零食店里断斤买的石头状巧克力,竟然买了半公斤!!!我看着那一大包五颜六色的巧克力,还有一包半公斤的棉花糖(棉花糖多轻呐,半公斤想像有多大的一包?),另外一盒八件的甜甜圈!(姑妈看见我要起哮的样子赶忙说:盒子里只有四件而已),过后小朋友们说还有四件她们刚才吃了!!!

结果我把那包石头状的巧克力悄悄的丢了,别怪我浪费食物,我没地消耗那半公斤的糖果。至于棉花糖我酌量每天十粒,饭后奖赏。那‘只’剩下的四件甜甜圈我给回大姑奶。

如果下回在让我看见她给小朋友们大量的买糖果,我就会问她是不是你有糖尿病了,觉得寂寞,非得把两个小朋友们往那里带?

无可置疑,大姑奶很疼小朋友们,可是疼的方式错了,只会一味迁就小朋友,只要小朋友们说要,她就给。至于对小朋友们未来所会造成的影响和后果不在她现在所考虑的范围以内。

大姑奶希望自己的形象在小朋友们的眼中是完美的——姑妈好好哦,要什么都给。妈妈爸爸继续在人前扮演大坏蛋。

以爱为名的私底下还是为了满足自己对名声的虚荣。

可是我们何尝不是在对单身没子女的姑妈的同情底下,扮演着谅解的弟弟和弟媳的角色?

此包皮非彼包皮

昨晚……

双喜爸在我身后问:“喂,你嘅包皮要点收?”(喂,你的包皮要怎么收?)

我头也没回:“我鬼有包皮?你先至有!”(我哪有包皮,你才有!)

双喜爸:“依旧包皮好大旧,喺你嘅。”(这块包皮很大块,是你的)

我回头看……气绝……那是我的白棉内衣裤啦~~~

*白眼*

事源……早两三晚的时候……

晚上天气冷,睡觉的时候就穿上贴身的白棉内衣裤。

刚穿了一晚,第二天早上双喜爸说:“噙晚你睏喺床度好似成粒包咁。”(昨晚你睡在床上好像整粒包子。)

*白眼*

不为什么

那天在马六甲的时候,望着Dataran Paklawan后山上的碉堡,大姑奶问我要拾级而上吗?我看看我的肚子,望望大姑奶,开玩笑吗?

大姑奶转向小朋友们:“Wanna climb up the hill with gu-ma?”

俩小朋友同时皱眉头问:

“What for?”
“For what?”

姑妈气绝。

平民与贵族的土崩后

平民怪命运。
贵族怪政府。

平民暂住礼堂帐篷,民众捐钱。
贵族住五星级旅店,政府给钱。

平民捐来什么吃什么。
贵族面包看不上眼,物资过剩。

平民吃各慈善机构提供的大锅饭。
贵族吃星级酒店准备的自助餐。

平民离开伤心地,找地方安身,继续找生活。
贵族收集资料,告有关当局告政府。

(人不在现场,从报章上看到的就是这么多。感谢各报记者的报告和照片,相信人在现场的记者看到更多的现实)

万恶的转发邮件

常常收到转发邮件(forward mail),不外是笑话,幽默图片等等。

曾经收过一些恐怖惊秫图片或故事,但是我会回邮和寄发者说我不看这样的邮件,于是这类的邮件就销声匿迹了。

除了怖惊秫图片或故事的转发邮件我不爱看,励志之类的也不在我点击的范围内,因为信心爆棚了,觉得自己不需要,甚至有时觉得寄来的都不比自己的想法好(很臭屁,我知道)。

不过最最最讨厌的转发邮件恐怕很多人都有共鸣,就是连锁式的邮件,那些在邮件的尾端来几句什么“……把邮件转发给多少个人,你的愿望就可以实现……”,不过这个还不讨厌,更更更讨厌的是“……把邮件转发给多少个人,你的愿望就可以实现,不然噩运就会降临……”

这样的邮件落在我的邮箱后只有一个命运——直接毙掉。我绝对不会再转发这样的邮件,事实上我根本很少转发邮件。不过曾经转发过一两个,因为前段实在超搞笑不容错过,后面威胁式的字眼我就删掉了。

昨天才收到一件,邮件名很温馨哦——《網路愛情故事(漫畫版)~~‏》,先是几张漫画,一对很恩爱的情侣,后来女的死掉。接下来就是几个悬疑故事,什么亲人的内脏被掏空,然后旁边有个什么留言“[我是聖誕老公公! he~he~]”……

前段的漫画是《不了情》, 中段的故事是《CSI》,后段就是《怨咒》了——“……he ~he~這是真實的唷~如果你寄給10~30個人~咒語將會解除,40~60個人~你會有個幸福的愛情,70~100個人你會發大財,如果你沒有寄給任何人~你將會有同樣的遭遇~雖然我不願意寄這種信給你們,但不寄不行,對不起……”

靠靠靠!操他/她祖宗十八代!(对,就是奸尸)

原本收到这样的邮件我会直接把寄发人列入黑名单,但是这寄发人是公司同事,平时很一块云的人(对,就是那个蚂蚁无端端出现在手上,然后没了下文人),所以我回复给她,包括所有接收转寄的朋友:“如果下次再几这样的东西给我,我就把你列入黑名单。”

我不是迷信的人,真正让我讨厌的是最后三句“……雖然我不願意寄這種信給你們,但不寄不行,對不起……”

这么自私的朋友,不诚恳的把他/她供入黑名单,只能继续祸害人间罢了。

你把收信人真的当朋友,绝对不会转寄这样的邮件。如果你常常收到这样的邮件,是时候“清理门户”了。

肚子大粘蚂蚁

早些时候在家坐下歇息时发现肚子上粘了几只黄丝蚁,几只细细橙黄色小蚂蚁在毛茸茸的白色T恤上艰难的爬行着。

心想:我一整间屋子里来来去去,你们什么时候,在哪登陆哒?

后来又发生两次一样的事,当时都是穿着白T恤。再后来穿着纱笼的时候,稍微留意,也发现到小黄丝蚂蚁在肚子部分周游。

怎么会这样?怎么都集中在肚子上啦?如果我是躺在水里,蚂蚁们集中在肚子上避开溺水也可说得过去,可家里又没浴缸,我又没沐浴……若说站得高望得远,也该是爬到我头顶上是吧?肚子……最多不是走动的时候,凸出的肚子会比较容易先到达目的地。

不过集中在肚子上还是小问题,问题是蚂蚁们哪来的?

拿东西的时候爬上来的?又不用肚子取物。

早粘在衣服上了?衣橱里看啦,没有蚂蚁。

空降?也该先降陆头顶啊。

和双喜爸说,他说有咬到哪里吗?没有咬到就捏死它们。我说没有被咬,他说没有被咬也捏死它们。那你一次过说捏死它们不就完了吗?

和家婆说起,她说查查书看蚂蚁是什么字花,顺便看看肚子或大肚婆是什么字花。

和小朋友们的姑妈说起,她说是不是我吃些什么掉渣在肚子上了,所以蚂蚁就……凭空出现了。

和神叨的朋友说起,她说这很诡异,然后用很同情的眼光看着你问:你是不是惹到什么肮脏东西了?要不蚂蚁怎会无端端出现在肚子上?我看着她心里诚恳的想:我惹到的唯一肮脏东西大概就是你了。

和一块云同事说起,她遥望前方:……是哦……那天也有一只蚂蚁无端端出现在我的手上……。然后我等了良久……没有下文。

和小朋友们说起,小朋友们说搽点防蚊膏吧。

后来我决定自己找答案。

经过倒带跟踪,现场观察,证物筛选,再加上逐步引诱罪犯,终于找到了确实的犯罪现场——厨房。

它们在厨房柜门边交通繁忙的高速公路上行走时,忽然被一只庞然大物贴上,避免像一些同伴那样被扫地掉落,只好学成龙那样纵身一跳,跳上了那个庞然大物。

也就多得它们这一跳,让双喜妈妈更明白凡事没有 凭空而来,也没有 无端端,而事出必有因。

.
.
.
.
.
.
(假期就是用来让脑袋休息想些无聊事滴)

那几又说笑话了

……另一方面,根据马新社报导,副首相纳吉也同样表示,政府将禁止所有在土崩高风险山区的发展计划;如此一来,发展商不应该继续游说政府批准这些地区的开发计划。

他抨击发展商没有从过去的惨痛经验学习到教训,每回事情淡化后,他们总又开始向政府申请开发有土崩风险的山坡地带。

“我相信,我们没有理由要在有风险的山坡地区进行发展。我们必须采取预防措施来避免惨剧的发生……

嗄?什么啊?再大声点,听不到……

“……发展商不应该继续游说政府批准这些地区的开发计划……”

“游说”?怎么“游说”?政府这么容易被“游说”的吗?还是怎样“其他”方式的“游说”法?牛不喝水强按头吗?

“……每回事情淡化后,他们总又开始向政府申请开发有土崩风险的山坡地带……”

啧啧啧……发展商,你们酱就不对啦,不要每件意外都要政府记得嘛,你们不要酱来考验政府……

“……我们没有理由要在有风险的山坡地区进行发展……”

人家以为山高皇帝远嘛……

事后孔明这个职位其实是很好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