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母奶是跟得上潮流

几乎每天晚上我们载了鱼宝宝之后就打电话给家附近的餐馆外带晚餐,今天如常。

但是今天餐馆人多,等了一会儿。

熟客嘛,老板娘都会和我们聊上两句。

老板娘就问起鱼宝宝喝什么牛奶粉。

心想,喝什么牛奶粉?所有牛奶粉都一样有什么分别?牛身上来的呗。

于是说我给鱼宝宝喂母奶。

老板娘一副很了然的样子:“就喺话啦,依家好兴喂人奶。”

我……一个不小心“哈!”了一下,然后憋笑憋得内伤。

竟然……竟然喂母奶是‘好兴’很潮流的一回事。

我整一整脸皮,然后说:

“喺啰,依家兴复古。”

……

……

妙手空空去挤奶

很久以前读的不记得哪本书,里面说起一位到镇里找工作的贫困妈妈,在中介里还没被雇用的时候,每天把奶用手挤出来维持奶量,书里描写她一边挤奶,一面想着乡下没有奶喝,只能喝米汤的孩子,一面看着流进沟里的奶一面掉泪。

读这本书的时候我还很小,但是没有疑问的和书中人物一起流泪。

后来这情节渐渐淡忘,直到有一天我当妈妈了,给宝宝们哺乳的时候又再想起。

最近因为泵奶的事,我又想起了这个面目模糊的书中人物。

早两天看了大家的留言,我决定买一个电动双边泵奶器。

于是大半天坐在电脑前,在网站上浏览了几家店铺,比较了价钱,然后下订。

下订后,跟着步骤确定姓名地址等等,可是到了付款的那一页,我迟疑了。

Avent Isis 花了我RM180左右,Medela Mini E 花了RM420,已经RM600了。

如果喂奶粉,RM50左右一罐,一个月四罐,RM200。两个月半的话RM500。

当然我知道账不是酱算的,长远来算,喂母奶还是物超所值,可是花RM700左右买电动双边泵奶器……那会用了我一大部份的薪水,再说现在还要给安亲班的费用。

人说“未见官先打三十大板”,可我已经被打六十大板了,难不成再打板子?

思前想后,不行。当机立断,CUT!Log-out。

上次带鱼宝宝到马大医院验血的时候,顺便拐了弯儿去找产房的护士,解决当时乳腺阻塞的问题。

后来我们说起泵奶的事,她说:“…hand express actually as good as pump, last time during my mother’s time, when baby not around, but the mother wants to maintain the milk supply, they will just hand express the milk…”

以上的说法,加上那位书里的可怜妈妈,于是这几天我没有带电动泵奶器,尝试以手挤。

结果……动人。太感动我自己了。

星期二挤四趟,每一趟2安士,带回家8安士。到家后听取Geok Hong的建议喂一边泵一边,又得2安士,一共10安士。

星期三和星期四一样的过程,得11安士。

今天到目前为止两趟,一趟3安士,已经有6安士了。(今天应该会只泵三次)

和用电动泵奶器时的量多一点。哦,还有,差点忘了说,时间上也比用奶泵短了一半,真的。

可是先别说量多不多,这几天我的心情轻松很多,起码不用烦拆装泵奶器的摩多,不用坐在厕所里手忙脚乱,不用担心主管看着我拿着包包一天几趟的上厕所,不用听厕间外面有人对话:“咦?咩声来嘅?” “咦?有人喺厕所用震动器?” “呵呵呵……” “嘿嘿嘿……”,不用一面挤不出奶一面纠结在是不是奶泵不对;要不要换奶泵;哎呀又要花钱的问题上。

带个瓶子和酒精棉(或者消毒胶)就可以了。

看?我还比那书里可怜的妈妈多了个瓶子和酒精棉,几厉害?

所以现在我有一个Avent Isis manual pump,谁要?不用钱。

鱼宝宝与人参果

有一天给鱼宝宝换衣服的时候,忽然间想起《西游记》里五庄观的人参果——

却说这座山名唤万寿山,山中有一座观,名唤五庄观,观里有一尊仙,道号镇元子,混名与世同君。那观里出一般异宝,乃是混沌初分,鸿蒙始判,天地未开之际,产成这颗灵根。盖天下四大部洲,惟西牛贺洲五庄观出此,唤名草还丹,又名人参果。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再三千年才得熟,短头一万年方得吃。似这万年,只结得三十个果子。果子的模样,就如三朝未满的小孩相似,四肢俱全,五官咸备。人若有缘,得那果子闻了一闻,就活三百六十岁;吃一个,就活四万七千年。

 photo renshenguo.jpg
大概是酱的吧。赶快嗅一嗅,不舍得吃啰,咬一口吧。

纱笼揹巾

双喜还小的时候我买过一条拉环纱笼,很好用,可以这样那样这样那样抱。

有了那条纱笼,我们没有卖双推车,出门的时候,一个坐推车,一个用纱笼挂着。用纱笼揹宝宝的另一个好处就是哺乳方便,我甚至一面哺乳一面继续血拼。嗄?对宝宝不好咩?没有啊,起码双喜不曾晕车晕船过。

后来那条宝贝纱笼‘传’了给Earthtone,然后她弄丢了,然后又买条新的给我,然后我继续用纱笼带鱼宝宝出门。

拉环纱笼的好处是可以调适长度,但是有点累赘,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

没多久看见网上卖新款的纱笼,嗯,在外国那叫baby pouch宝宝揹巾,这纱笼不可以调适长度,就那么一片折起来,很轻巧。

这种纱笼的揹法在东南亚国家很常见,尤其这里常常看见印尼女佣这么揹,可是到了外国就成了稀罕货了,呵呵……RM256一条。

啧啧啧……那条布多少钱啊?网上教怎么做纱笼的方法多的去了,随便打“how to make baby sling/pouch”——搜寻,就少少几千个结果出来。

其实这个宝宝揹巾和传统纱笼有点不同,传统纱笼的受力是在肩膀,揹久了勒着肩膀挺痛的。至于这新式的揹巾受力放在肩膀和上胳臂,承受面积大揹起来舒服很多。

本来我也想缝一条,结果缝衣机坏了(有谁知道那里有修老缝衣机的师傅吗?),不过不怕,有Jesslyn呢。

和她几回依猫后,哒哒……

 photo bb-pouch-03.jpg

怎样?怎样?酷咧?羡慕咧?嘿嘿……才网上卖的五分之一左右的价格,而且还是量身订做的。还有,看到吗?肩膀处还有个袋子,可以放钱包和手机。(啊是是是,手机有辐射对宝宝不好,又不是放24小时,一会儿不要紧的)

刚刚开始有点不习惯,不知道要怎样把宝宝放进去,因为习惯了可以调适的纱笼嘛。可是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网上教怎么使用的录影一大堆,三两下就很顺手了。

鱼宝宝很喜欢我用纱笼揹他(唉,换着有人可以酱揹着我走来走去,我也会很喜欢哒)

 photo bb-pouch-01.jpg

 photo bb-pouch-02.jpg

唉~真舒服,我真的也想睡在纱笼里。

实在太喜欢了,又和Jesslyn多订一条batik的。

虽然我缺钱,但是……

虽然我缺钱,也没什么骨气,还有点骑墙,但还是不会给奶粉公司写advertorial啦。

也不是我清高,有钱赚的事干嘛不赚。

但是我不同时卖矛和盾,童年读着来的故事永远记得。

曾经我不赞成在部落格里打广告,但此一时彼一时。

现在多了条小鱼要养,能不捞钱?所以放了广告在部落格的边栏里。

广告公司的联络人来电话说有奶粉公司找我些advertorial,其实我不知道有多少钱,但是做为一个哺乳妈妈写关于奶粉怎么好怎么好,十分的于情不合,于理不适。

再说,奶粉实在对宝宝不怎么好。

于是,广告公司给联络了另一家公司,保险公司,些关于健康的题材。

就想,这个我可以胜任吧。

于是,答应了。

但是什么时候开始写,他们迟点再联络。

啊~~~要赚钱啊~~~要做‘骂你肥死’(Money face)。

泵奶的地点

关于在公司泵奶的地点,怀孕的时候已经想过了。

公司没有关闭式的办公室,全开放式的。就算是主管级坐的房间也是玻璃隔离,所以也别想和主管借房。

本来还有一间储藏室可以考虑,这间储藏室没有冷气,只有风扇,有时清洁工人用来小休。

所以我的第一天泵奶任务是在这间储藏室完成的。

可是这间储藏室不止放了很多杂物,没有冷气,只有风扇……还有老鼠。

第二天在那里泵奶的时候听见有声音,然后看见老鼠尾巴,再然后老鼠出来和我大眼对小眼!

竟然有老鼠!

它竟然给我有老鼠!

它竟然给我有只大老鼠!

它竟然给我有只不怕人的大老鼠!

靠!

所以结果只好在厕所泵奶了。

我有两间厕所可以选择。一间在里间,那间厕所只有市场部和设计部在用,有俩厕间,但是不分男女。

另外一间在外间,那间分男女,女厕有仨厕间。

洁净度嘛,两间都一样,但是内间的会比外间的干净,因为外间有时有顾客来用,然后用得乱七八糟的。

说实在的,我不觉得在厕所里泵奶不卫生,那要看自己怎么处理,再说,我公司的厕所算是很清洁的了。人总会有感觉的嘛,清不清洁自己感觉一下就知道了。厕所里有按时喷消毒剂,恐怕比外面还干净些呢。

有考虑过买双泵,但是没有那个地理条件,在厕所里使用单泵刚刚可以掌控,两个就怕手忙脚乱,掉了就糟了。

如果还有人告诉我厕所不卫生的话,那倒是给我说说去那里泵奶好了。

她们说:我们很忙哒

一个月前双喜爸骗喜喜说PS2坏了,不能玩了。

于是两人看戏也看腻了,家里的客厅就成了她们的城堡,游戏城堡。

两人从房里玩到厅里。

每天,客厅是插脚不入,满地都是她们的玩具,她们用玩具、箱子筑起来的城堡、马车、花园。

筑了就不让拆,每天走路的战战兢兢的。

早些天喜喜见我在写博,就说:哇,我很久没有写了。

我说:是哦,你终于发觉啰。

她说:没办法,我们很忙。

我问:你们忙什么?

她很严肃的说:我们早上要早起去安亲班,下午要上课,晚上要做功课,有时还要帮忙照顾宝宝……

我插口:你照顾宝宝什么?

她说:丢尿片啊,拿他的衣服去洗啊,陪他说话啊,很忙哒。

我又问:那星期天可以写吧。

双双说:星期六和星期天我们要休息,要看戏,要做功课,很忙的。

喜喜说:是咯,我们忙极了。

唉~~

叫我的名字

那时在想生了鱼宝宝应该叫‘什么妈妈’?

看了很多提议,都有不错的建议。

但是昵称不容易改吧?

所以还是用回“双喜妈妈”。

但是我会更高兴如果你们叫我的名字。

Maria也好,玛丽亚也不错,连名带姓汤宁霄也可以。

喊我双喜妈妈我还是会答应。

‘双喜妈妈’这个昵称见证了鱼宝宝带给我们的意外惊喜。

还在努力中,共勉

回到工作岗位上两个星期半了,一切都还好。

工作还是一样,做回原本做的事。

只是在泵奶上有点麻烦,但是在克服中。

第一个星期的产量‘惊人’惊倒那些可以一次泵5安士以上的人,一天下来只有可怜的3安士,有4 安士已经觉得哇~我是多产母牛的感觉了。

第二个星期在oatmilk和很多的汤水,加上慢慢习惯泵奶器,一天有7-8安士。

可是上个星期因为赶工的关系,很多时候没有时间慢慢等let-down,而因为心急的关系,人变得很紧张,越紧张越难let-down,没有let-down就算是涨奶也很难泵,总之……很烦。

烦到想放弃。

可是舍不得那个钱,奶粉好贵。而且我还有三公斤才回到怀孕前的重量,还别说想必65公斤还瘦点呢。

所以还是努力着。

双喜爸说:你都需要人support,你还去support人家。

可是breastfeeding support不就是这样吗?大家互相鼓励,互相依靠。

说实在,当初我接电话,收依猫support其他的妈妈时,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也需要support的一天。

因为完全没想到自己还会生宝宝,而后来也是信心满满,是都知道怎么做了,有怎会不成功呢?

可是一切都有变化的,坐月子的那个时候我真的一点问题都没有,而且算是非常顺利。

问题是出现在开始工作的时候,工作的压力和忙碌,和环境(公司里没有房间可以泵奶,所以我是在厕所里泵奶的)让原本看起来轻巧的事变得不容易。

上个星期短讯朋友GH,没有let-down啊~怎办。后来她又短讯又依猫了不同的方法,结果来去最重要的还是‘要放松心情’。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也是一直都很清楚的一个道理,也一直告诫自己的一个道理,但是最终还是需要一个人在耳边对自己说:“放松,放松。”

很神奇,自己对自己说和有个人在旁边说的效果完全不一样。

因为当有人在旁边对自己说的时候,是一种认同和鼓励,让自己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在路上走。

就在GH依猫我的第二天,一位在讲解会上认识的新妈妈就打电话来问我有关上班后泵奶的事。

我第一个感觉就是:自己都还做不好的是怎能告诉别人怎么做?

可是很快,第二个想法就是:因为自己还做得不够好,希望可以做个反面教材,那么对方可能会吸取我的错误,那么她就会没有像我那样的问题发生了。

所以整合了一些资料寄给她,而自己也重读这些资料让自己更有信心。

有些人对support group的曲解可能是认为既然support别人的话自己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才对,可是support group真正的意思应该是每个都有自己的问题,但是大家一起把问题摊开来互相了解,互相帮助,互相勉励。

与所有哺乳妈妈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