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自己而煮

Earthtone有点难过,因为努力的为家人而煮的好料没人感激。

我看不得人难过,尤其同样是妈妈,更何况是我的妹妹。

她说她很难成为一个好厨师,因为家人不欣赏。

可是我想说的是,当别人不懂得欣赏,或者感激自己的时候,自己更要懂得欣赏和感激自己。

欣赏自己,佩服自己在没有人(尤其亲人)会给自己鼓励的时候,自己还能坚持和持续热忱。

以前当驻家妈妈的时候刚开始没有煮饭,后来双双喜喜长大了点,会自己玩儿了,才开始自己煮两餐。

说实在的,刚开始煮饭的时候,兴致勃勃。

看了一大堆的烹饪书籍,常常尝试新食谱。

自小在蛋糕店里长大,自己本身就很会吃,不只是我,我们兄弟姐妹五人加父母亲,个个都是嘴刁的人。

自认煮的不错,但是双喜爸是个随便吃的人。

他不管吃什么,只要有酱油,都是佳肴。

就算五星级,或米其林大厨师煮个什么国际一流的好料,只要没有酱油,一切都是没、味、道、的。

所以,我从开始的兴致勃勃,煮到后来兴致缺缺。

刚开始的时候照着食谱,一天一个花样的翻新。

问双喜爸好吃吗?他永远都是耸耸肩。

后来什么兴趣都没有了,四个菜重覆七天,问他好吃吗?他还是耸耸肩。

因为这样,有个时候,我没有了煮饭的兴致。

可后来不知自己怎么悟了(可能是自己是在太爱吃自己煮的好菜,就好像自己太爱读自己写的部落格),别人还不会appreciate我的时候,我得先appreciate自己。

当别人不appreciate我的时候,我更加要appreciate自己。

刚开始是为了家人而煮,后来是为了自己而煮。

现在有时放工后,我没有打包,回家后给自己下一个青菜鸡蛋面。

双喜爸不爱不碍我的兴致,毕竟他有他的口味,曾经想转变他的口味,但是试过了,既然他喜欢抱着酱油瓶子,那就随他去吧。

我煮我高兴。

(当然现在可以为自己煮个青菜鸡蛋面也挺奢侈的)

所以,如果爱煮,就为自己而煮吧。

俩花,俩种子

院子里的富贵花和水梅分别打了荚子。

家婆说迟点儿荚子转枯黄,就会爆开看见种子了。

富贵花的荚子长得像牛角。


(照片的左上角)

水梅的荚子长得像豇(jiāng)豆。

富贵花的荚子爆开后,种子就像棉花那样,但是近看却又像蒲公英。

至于水梅的种子我没见过,很期待。

希望不会错过。

(两张照片都是新手机二万素像相机的产品,比以前的好很多)

满座尽是食食食

公司进军饮食业,要设计菜单。

昨天和同事一起去餐馆拍照片,我还不熟悉新相机,所以我告诉同事要怎样的角度,他拍。

然后我们拍了30-40道菜。

拍完已是晚上八点左右,累得……拍的也累,指指点点的也累。

拍完后,经理留我们吃饭。

我看了那么多菜没什么胃口吃了,还记挂着鱼宝宝呢。

但是经理盛情邀请,让厨房煮了八道菜招呼我们。

于是一桌子五个人……八道菜……

但是,也实在好味道,结果抱着肚子回家。

这两天要忙着收拾照片,有点审美疲劳了。

便便了!

阿爸打电话来:“好消息!”

“大便了?”

“是啰,是啰,哎呀,他大便了整个人都不同了,精神很多,还和我咔咔笑。”

“是哦,恭喜阿妈中奖,呵呵……”

“他大便了整个人轻松了,我们也轻松了。”

“貌似他大便了你们比他轻松。”

“是啰是啰,嗬嗬嗬……”

鱼宝宝血压36?

阿爸:“昨天我帮鱼鱼量血压,36.”

嗄?啊?( ⊙ o ⊙ )啊!什么?

“什么?什么血压36?” 双喜妈妈震惊中。

“嗄?血压啰。”

“谁的血压哇?”

“鱼鱼。”

“……”

“(⊙o⊙)哦!不是不是,是体温,体温。”

“……” 抹汗。

问题一,血压怎会36?

问题二,你怎么给鱼宝宝量血压?

问题三,最重要的是,干嘛给他量血压?

原来不是量血压,虚惊。

鱼宝宝最近便便少了,三天没便便,然后第四天便了。接着又两天没便便,第三天又便了。再接着又三天没便便,今天第四天不知会不会便便。

鱼宝宝最近这样便便,久久一次不再像以前那样水水的了,而是黏糊黏糊的。

每天早上我都得和阿妈报告:“昨晚回去没有便便,小心今天整镬‘洁’(粤音git3,意浓结)的给你。”

然后晚上接鱼宝宝的时候,阿妈又转回给我:“今天没大便,那镬‘洁’的给回你。”

第二天早上我又pass回过去。

所以昨天外公beh tahan鱼宝宝还不大便,就量量体温看看他什么事了。

Earthtone说以前妹妹也试过这样的情形,上网查过有些还整个星期没有便便(这里说的是母奶喂养的宝宝,奶粉喂养的宝宝另当别论),是正常的嚄。

我不禁想,会不会是因为我最近开始吃了Goat’s Rue(山羊豆)的关系呢?

*搔头*

不是重点

星期六放工后和双喜爸到数码城买手机。

没带鱼宝宝。

以为一个小时可以搞定的事,结果花了三个小时。

结果,胸部很涨很涨。

买了手机赶着去载鱼宝宝的路上,双喜爸说:

“好辛苦哦?too bad我唔可以帮到你。”

“你想点帮我?”

“喂我啰。”说完了自己觉得很好笑的哈哈大笑。

很好笑咩?

然后我说:“喺唔可以,我都无着nursing dress(哺乳衣)。”

他啊?,然后嗄?

我再说:“Anyway,就算有着nursing dress我都抱你不起。”

……

和我贫……

很美,做什么好?

在网站上看到这些镀金和镀铜的叶子脉络分明,形状不一,像凝固了的秋季空气,很美。

很美,所以订了。

货来了。叶脉纹络精致,美得让人心跳,这是橡树叶子
橡树叶子
不知要用来做什么好。
橡树叶子
或者单单是用丝带串上当项链就很美了。
橡树叶子
枫叶
枫叶

枫叶

另外一对生命之树
生命之树

平安如意
平安如意

生命之树和平安如意做成一双一对的书签。

就是叶子不知要做什么,有一片像树叶子比较平,或许可以做书签。

阿爸追公车

阿爸追公车……阿爸做么追公车呢?

不是因为他要搭公车。

因为双喜妈妈除了常常忘记带钱包,搞到要和阿爸拿个五块十块以外……

有时也会忘记其他东西,比如……昨晚煲的汤。

阿爸载双喜妈妈追公车,双喜妈妈追公车上车后,阿爸再追公车,截车交暖壶。

上班……真不容易……当爸爸……真不容易……

当父母……都不容易……

双喜茶煲

换了新的页眉,两只茶煲一条鱼。

双双喜喜和鱼宝宝。

收到寄来的茶煲和鱼时,就想到可以拍张照片,两只茶煲一条鱼做页眉。

于是就换了。

反正那张水滴我也看到很闲了。

而且,家里那两位小姐,有时还真的很‘茶煲’(trou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