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肠和邮票的关系

旅居纽西兰的Youlgo有天SMS来问,小朋友们对邮票有兴趣没。
我说兴趣不大。
Youlgo想着给小朋友们寄些特别的邮票,SMS中说,尤其有款邮票竟然是以香肠当主角。
这倒让我好奇了。
德国把香肠放在邮票上我能理解,可纽西兰,我想来想去也不会想到香肠。

昨天收到了Youlgo寄来的邮票——

信封里是俩首日封,连着一片厚纸皮一起来,估计不让首日封扭曲了。

这就是让我们纳闷的好味道邮票。
香肠邮票——

鱼片薯条——

估计马来西亚也应该放沙爹上邮票。
既然榴莲可以上邮票,为啥沙爹不能?

还有,注意噢,邮票上都没有价格。怎么卖呢?

另外,纽西兰为华人新年特特有的老虎邮票,漂亮吧?
1 Malaysia学着点吧。

From 随手拈来的相册

谢谢Youlgo,这邮票真令人大开眼界,虽然不解,但是确实很逗。

多吃点儿葱行不行?

星期三到邮政局办事,封好了快邮的邮件回头要交给柜台。
当时柜台有人嘛,我就排后头了。
后来又来了三个,排我后头,有两个也拿着快邮邮件。

正排着,旁边忽然挤进一年轻妈妈,手上拿着快邮邮件就往柜台里递过去。
我说你老人家要插队也别再自己孩子面前做啊。
啊不,她就在孩子面前做。
孩子还一直问她:“可以咩?这样可以咩?”
她让孩子一边玩儿去,别吵。

柜台里的服务员也忙着啊,没理睬她。
我肯定服务员眼角知道有个这样的人物候在哪儿,没看见人也看见那A3 size的邮件吧。
就愣是不理她。

年轻妈妈也真能耐,你不理我我继续,把邮件更往柜台里递。
服务员心想:就你有能耐啊?我就是假装看不见。
年轻妈妈又把邮件往前递。
眼看那邮件都要丢进柜台了,那服务员还是给她一个‘看无’。

我后面的人‘啧’了一声。
我心想:你也有能耐,有能耐你出声啊,啧啥啊?

后来我前面这位办好了事,年轻妈妈瞅准了就把邮件往里送。
服务员也真目不斜视,看也不看她。
我忍不住就说:“你好意思没有?个个都在排着呢。”

那妈妈讪讪的往后排了。

才过两天,发觉不吃葱的人还真多。

今天在佳世客,到喂奶间给鱼宝宝喂奶。
因为没穿喂奶衣,所以一定要找间喂奶间,要不然我是可以在其他隐蔽一点的地方将就。
结果俩喂奶间里都有人。
第一间,敲门没声音,想蹲下窥窥,一来不好意思,二来没有礼貌,三来抱着鱼宝宝蹲不下。
没有声音就推门而入呗。
咦?有人。背对着门不知道她在里面做什么,就是回头瞪我一眼,我赶快“锁你,锁你”就退了出来。

第二间,敲门。
门开了,有俩女人,一小孩。
没在喂奶,不知在里面干嘛,也没有出来的意思。
我就问:“呃,可以share share吗?”
反正我喂奶不尴尬,你既然能躲在喂奶间也没什么好尴尬的。
结果她们听见我要share share,就说:“哦,你要喂奶啊?啊,OK,OK。”就离开了。

好嘛,我就给鱼宝宝喂奶了。
喂着的时候,来了一个女人推门而入:“咦?有人。”
然后又问:“你在用?”废话。
我说:“我在喂奶……不过你有需要(喂奶),我们可以share房间。”

她:“哦,OK。”然后走了。
很快,她回来了,和另外一名女人,伸头往外叫:“来啦。”
又来一个小孩,大概四五岁。
她对小孩说:“哪,这里有得睡,你要睡就睡这里。”指着婴儿床。

原来是来投宿的。

鱼宝宝听见有人说话,鸡婆得丢下吃食东张西望。

我看看,只好整理衣裳,站起来出去。

人家有逼切要开房,我们不能阻止。

如果不是Garden离得远,也不会想用佳世客的喂奶间。
所以有时我宁弃佳世客的喂奶间,花一点前钱咖啡馆给孩子喂奶。
喂双喜的时候是这样,喂鱼宝宝还是这样。
以后一定要穿喂奶衣。

邮购名单

1. 美儿     2本

2. eunice   1本 (已付款)

3. meylim    1本(已付款)为什么你过十五块给我的?

4. 虫子    1本(已付款)

5. Vinx    1本(已付款)

6. biyun    1本(已付款)

7. ting28    1本(已付款)

8. Blur@blur     1本(已付款)

9. kopitiam83    1本(已付款)

10. 寶貝媽咪     2本 (已付款)

11. jovin 1本(已付款)

12. Elaine 1本  (已付款)

13. wf 1本  (已付款)

14. 克罗伊    1本(已付款)

15. Zee    1本  (已付款)

16. eileen    1本

17. Mav    1本(已付款)

18. msaufong     2本  (已付款)

19. 瑜 1本

20. Lay Ching 1本

21. isis    1本

22. hudxuan    1本

23. Danke’s BB    1本(已付款)

24. SF        1本

25. 童言      1本(已付款)

26. 杨霓 1本

27. 美丽师奶 1本

28. Shin 1本(已付款)

有些可能网上过账还没到位,留言知会一声,会再更新。

谢谢。

星期一会以 Pos Express 寄出,估计第二天会到达。

本来是仨人世界的

去年小朋友们的学校假期我没有时间陪她们
这次一个星期的假期怎样都要掐出一天带她们去玩儿

谁知道昨天双喜爸露了口风说我星期四休假
姑妈也跟着星期四休假……

本来明天就我带她们俩去Aquaria
结果姑妈也一起来……
我想和小朋友们一起共享仨人世界的啊……
唉……
好大的一粒飞利浦费电的电灯泡……

大欢喜盐焗鸡

昨天刚吃过午餐同事Cody就说:“明天我们到对面吃盐焗鸡,然后吃龟苓膏。”
才刚吃饱就打算第二天,我们也似乎太惬意了点。

今天如约,到公司对面吃大欢喜盐焗鸡。别开玩笑,人家是有‘咄恐母’的——www.saltchicken.com
大欢喜盐焗鸡

菜单很简单,就三样,盐焗鸡、元气鸡、醋溜黄瓜。饮料就可乐和矿泉水。
大欢喜盐焗鸡

三个人一只鸡,个子不大,刚够给仨人。
大欢喜盐焗鸡

醋溜黄瓜,不错,酸甜适中。
大欢喜盐焗鸡

整体算不错,不会太咸,很香。
曾经吃过咸到苦的盐焗鸡,对盐焗鸡害怕了一阵子。
这回给扳回来了。

不错,可以回头的午餐。

吃了午餐,过对面的中国华佗馆吃龟苓膏。
中国华佗馆

结果我吃鲜奶炖蛋。对鸡蛋我没有抵抗力。
中国华佗馆

拍拍肚子:“饱饱。”

没有机会去100円店吃冰,那个留给下星期。

又是夜半告白时

曾经,双喜爸被双双在半夜告白没反应下吃了一巴掌懵然不知。
没想到,今天,双双和喜喜也有幸体验了夜半爱语告白时的经历。

昨晚鱼宝宝照例五点左右回醒来吃奶。
说醒来也不准确,反正他眼睛就是没开,嘴嘬嘬头拱拱往我胸部踭就是了。

原本就这么喝奶喝半小时,然后转头睡回去。
可昨晚双双和喜喜和我们一起睡,刚好喜喜又在梦里哭了(可怜的孩子,无端白事又哭什么呢?)。
鱼宝宝听见小姐姐的声音,立马像土拨鼠一样,丢下吃食跪了起来张望(说你鸡婆都不算冤你)。

一看见他俩姐姐……欢了。
立刻弃奶狂奔(爬),越过高山(我)趟过小溪(垫褥间那缝)。
边爬边‘凄厉’的喊:“JJJJJJJJJJ……”
他最近的话就是“JJJJJJJJJJJJ……” “bababababa……” “mamamamama……” “bobobobobobo……”
每听见他这么喊老以为自己在山里头,要不怎老是回音音音音音音音……

Anyway,爬到双双的身边,他跪坐着继续“jjjjjjj……”
见大姐姐没反应,就整个人趴在双双身上。
还是没反应,扯双双的头发。
还是没反应,抓她的脸。
没反应……不好玩的。

转去小姐姐那儿。
“jjjjjjjj……”
没反应,一样办理,扑倒,扯头发,抓脸。

结果真的睡得很沉,理也没理鱼宝宝。

鱼宝宝郁闷了,跪坐着开始他郁闷的吟唱:“Grrrrrrrrr……yiiiiiiiii……aiiiiiiiiii……”

还是没人理睬。
于是他想(我想)大概是要给点什么姐姐,姐姐才和我玩儿吧?
于是拾起爽身粉的罐子,爬回过去小姐姐那儿。
手抓着罐子伸向小姐姐:“JJJJJJJJ……”
鱼宝宝,其实你姐是看到你的……在梦里。
见姐姐还是没醒,于是抓着罐子开始……

往姐姐头上敲。

哇老……你敲大力一点看不把你姐姐给敲到把你忘了?
赶快爬起来阻止了他的暴力行为,鱼宝宝觉得十分没趣了。

唓……都不好玩了,回头找妈妈。
于是又翻山越岭的回到自己的位置喝奶睡觉了。

俩姐姐犹在梦中,完全不知道刚才自己的小命有多危险。

至于我,我做什么?我就一看戏的。

谁的臭臭谁负责

阿爸说每次阿妈给鱼宝宝抹了臭臭,喊鱼宝宝拿去丢。
于是鱼宝宝就会抱着打包了的臭臭尿片让阿妈抱着他去厨房丢。

当然阿爸讲的时候,鱼宝宝把臭臭丢进垃圾桶的情形是媲美灌篮高手。
我听了,就“哦。”不以为然。

今天放工到阿爸家的时候,阿妈刚给鱼宝宝换了尿片。
听见我在门口了,他那是欢快的爬着出来。
阿妈在后面喊他:“鱼鱼哎,你的臭臭还没有丢哎。”

鱼宝宝听了回头看看,阿妈又重复说:“你的臭臭拿去丢。”

鱼宝宝真的往回爬去,拿起他的臭臭尿片。
于是我接着抱起他到厨房,站在垃圾桶旁边,他就把尿片掷进桶里。

呃……偏了。
就说他不是灌篮高手嘛……

回来之后他又拉粑粑了,一样叫他拿去丢,他放下手上的玩具就去抓臭臭尿片。

都几好玩的。

继续……

都说了我是在分享会开始的十分钟前到现场,所以没有什么准备。
RawangBoy一见到我立刻打预防针:
“我和你讲哦,我们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刚才我早来,看了之前的那个主讲,只有两个人坐在台下……休息的。所以你要有心理准备我们在台上讲,台下没有人听。”

对我来说,说话没有人听还真不是什么新鲜事。
我常常在家里讲也没有人听,打击多了,就百毒不侵了。
所以那支预防针还真是没有什么功效。
试想百毒不侵的你还给她喝鹤顶红有用吗?

不过,百毒不侵又胃疼个什么劲儿?
自相矛盾。

其实当到了现场看见座位上有着熟悉的脸孔时,那个胃疼也就不是那么抓住我的注意力了。
先看见GeokHong,我的哺乳‘战友’,想当年给双喜哺乳的时候,她给我鸣鼓冲锋,现在还是给我在生活工作上摇旗呐喊。
然后看见Rachel,《生活随手记》的主人,和她的先生,带着他们的Oscar小金人。
挺意外看见Rachel,常常(天天)在网上见面,一见真主儿有点对不上号,经她提点,脑海里溜了一圈才想起部落格中照片用笔记本做版模的她。
嘶……记性还不算太坏。

当然看见很多小朋友们排排坐吃果果的坐在前排,如果RawangBoy没说他们是学记,我还真当自己魅力无穷骗小孩儿都骗到家了。
他们都很年轻,让我一时间觉得自己是奶奶级的人。

然后上台了。
在台上我是分心了。
分心找人。
青苹果
还有蛋头
结果就是青苹果堵车,堵到来IOI Mall的时候正赶上签名的时候。
呵呵……没听到不要紧,加入排队签名的大队才是重要。
蛋头……可怜的蛋头,三个儿子在Lee的家玩到疯了,估计他们吧姓啥也不清楚了。
孩子不想走,奶爸也只好妥协。

终于见到小宥,小朋友长大牙了,成长的痛啊。
怎样都好,有妈妈在,不痛不痛,妈妈替你痛。

当天RawangBoy说好像是卖了三十多本,我们还有很多本,你们可以继续买。
除了你们的支持,有一位是路人甲,她说她是经过听到,然后买了,我签名的时候她说的。
所以,真的有过路读者。

阿爸和阿妈说唛的声音不够大,要不然可能还会有更多的过路读者。
是啰,唛小声了点,我自己都听不到自己说什么了。

好像倒完了。

倒完了要去吃饭了。

吃饭回来要做工。

然后要感谢一个很重要的人。

没有她,没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