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的不习惯(牢骚!牢骚!)

早上买早餐的档口是两母女经营的
妈妈负责煮,女儿负责打包
煎好的鸡蛋滑溜溜的放在一个大盘子里
女孩用支平嘴的钢夹子很不容易连夹带划的把鸡蛋放进盒子
滴溜溜的鸡蛋,滑溜溜的夹子,弄粒鸡蛋进盘子花一分钟
看了几天忍不住:
为什么不用个木制的勺子或饭勺
母女说:不用啰,都习惯了

然后就是茄汁豆
拉开了罐头上的易拉环,盖子没整个掀起
就拉一半,拉上来的一半呈45°角
然后把汤匙小心的从哪个开了2cm的开口塞进罐头里勺茄汁豆出来
勺着豆子的汤匙在小小的出口被削下了一半
于是又重覆多次,才把需要的量勺了出来
又是看了几次忍不住:
做么不把整个关头盖子拉出来,然后用个茶杯盖什么的盖着
母女说:不用啦,都习惯了

……

有个人驾车也是很奇怪
每天必走同样的路线
驾车必走外线
在交通灯出U转的车特多
于是跟在外线的车被拖延
而每天走的那条路交通灯也特多
于是每天都在外线看着前方转绿的灯走走停停
终不能像内线的车那样走得顺畅

可是驾车的人很不耐烦
每遇见有车在灯转绿的时候U转就很唠叨的说:
这些人很讨厌怎么老是在这里U转搞到我们后面的车都慢下来

多次之后我忍不住:
下次你走内线吧,内线没有U转的车,很顺畅很快哒

可第二天还是走外线
同样的第三天第四天往后每一天
同样的在每一天唠叨同样的话:
这些人很讨厌怎么老是在这里U转搞到我们后面的车都慢下来

一条路开始怎么走后来就怎么走一路走到底
一有变动就喜欢说:
以前都不是酱的……
那里可以酱紫的……
设计的软件上也是不会去寻找解决的方法
只会一味的自言自语:
做么酱的?上次都没有酱的……
酱紫是做不到的,不可能的……

待别人做出来的时候
就会用很悲愤的语气说:
做么以前学的时候讲师没有讲的

我想告诉他说
当年我在学院的时候没有上过任何软件的课程

工具栏上的《帮助》对他们来说只是个点缀
遇到的困难是问前后左右
问不出所以就是:没有酱的功能,做不到
打开《帮助》给他们看
他们的说法是:
不习惯

扌品木亻也女乃女乃的不习惯!

我够不习惯活在这个地球又不见我吵着要回火星

很忙的时候上推特

星期一照例很忙
很忙的话博客就不能更新了
所以这个时候如果有什么想法就上推特

推特是个微型的博客
短短的三言两语说说此时此景的感想
挺喜欢的

最近也喜欢上推图
有些什么好吃的可以立刻拍了就上

比较面子书还是喜欢推特多很多
算是自言自语的一个地方
也甭管有没有回应
我说我的别人爱听不听爱看不看无所谓

跟到不错的推客还可以看见很多不错的回推
挺informative

所以结果手机虽然可以上面子书了
可还是喜欢推特

习惯……
习惯自言自语了

味蕾未成熟

俩姐姐在客厅吃妈咪脆面
千吩咐万嘱咐还是掉了一些在地上
鱼宝宝经过拾起来放进口
嚼两下……呸……吐回出来
我说:看?!这些垃圾食物,弟弟吃了都会吐出来,只有你们和爹哋觉得好味
双双说:He got no taste.
喜喜说:His taste bud not grow up yet.

我不会是那个人

其实我是很想知道自己变魔术的能力有多大
怎样用障眼法把配方奶粉的网站表现出来
我相信如果我愿意,我想,我是可以的
就像公司每个星期一早会的分享时,总经理说的:
如果那只猪一直想着自己不是猪的话,它就不是猪了
(真是很高难度,如果成的话,什么生物科学基因科学都可以丢掉,大家拼命的‘想’就成了)

我很想接受这个挑战
只是因为一点点的虚荣作祟
因为对方的赞誉
还有的是一点点的好胜心理
想知道自己掰的能力有多大

可是如果我真的写了
那么我一直坚守的阵地就会摇动了
一个阵营的崩溃不是外来的攻击
是阵营里的松懈造成的

荣国府和宁国府的衰败不是因为抄家
而是府里的管理不当而开始的

Anyway……(书包抛完了)

我知道有很多母亲因为种种很心酸,很无奈的原因而放弃了哺乳
但是我不会是那个告诉她们喂配方奶粉也是可以的人

就这么简单

……

就这么简单我却想了这么久,啧……奔四也不怎么样嘛……

To写or not to写

写了几篇社论式广告后,代理奶粉的广告公司就几次联络了我,问我写不写奶粉广告
我说过,我不写奶粉广告
在博客里写过
和广告代理讲过
对天说过
对地念过

但是……
那个什么……那个……人怕什么什么猪怕什么的
人气来了,机关枪大炮也挡不住

人家是都要《随手拈来》出一篇介绍奶粉公司网页的广告
第一次来电话,我说明了,我是母奶喂养的支持者,不写了。
第二次来电话,我还是说不写。
第三次来电话,我真的不想写嚄,你不觉得很矛盾吗?支持母奶喂养然后写奶粉的广告

可人家有方法让你觉得很爽,于是第四次来电话
对方怎么说的?“The agency really really like the advertorial you wrote for the Prudential, so they hope you can do one for them.”

爽吗?我说不爽那是骗你的
你们不是小孩,我不骗你们

爽死

可是我还是拒绝了
多有骨风是呗

可是骨风不赚钱

对方很想我写,是因为觉得我写得不错
可是我也想啊,山中没有那个什么,那个什么称王呗

结果对方给我出主意,从别的角度来写
这是一个挑战
让一个母奶喂养的支持者从另外一个角度来介绍一个奶粉公司的网站
怎么写?

老实说,我看了那个网站
午饭过后我要给答复,写还是不写。

所以现在我要去吃饭
吃饭回来就要决定

吹皱一池春水干卿奶事?

虽然我支持哺乳,可是不是谁我都会‘循循善诱’一番
得看对方有没有意愿

至于还没结婚或结婚了还没孩子的姐妹问起
我也会稍微说一说

几年下来,有时一两句就可以了解对方是不是有诚意想知道有关资讯
还是没话找话纯聊天过了就算

最不喜欢遇见一些不懂装懂的
什么都是“听说”回来的
一面赞同,一面列举“听说”回来的例子一一反对

比如:
说起刚生产后的三四天是没有成熟奶水,只有少量的初乳
对方就一面“是啊是啊,是酱的吗,很多人都是酱的……”
可是话锋一转:“不过我听说有很多人就是刚刚一开始没有奶,后来都没有奶了……”
我说那是因为很多人刚刚开始的几天没有成熟奶,所以以为没有奶,所以喂奶粉,为了奶粉宝宝没有吮吸所以后来奶酒不来了
可是对方还是坚持“不是,是真的,很多人都是酱的,我听我的谁谁说她的谁谁就是酱紫,然后还有谁谁也是酱。”

OK,好了,谈话到此结束
哦,不,对方意犹未尽,继续……
你还在喂哦,哇,很伟大(伟大什么?哺乳类基本要做的事)
不知道以后我会不会酱伟大(对,伟大不伟大是自己说了算)
母奶的营养很好嗬?好像牛奶酱好……(我想说她是喝猪奶大的,可是我想猪大概会很抗拒,所以还是算了)

忍不住:
“我喂母奶关你什么事?”
起立离开

戒奶不成

停止上班时候挤奶几个月了
晚上依旧亲喂
周末也是全天亲喂

一个月前打算给鱼宝宝逐步戒奶
晚上睡不好对在职妈妈来说是在是一大挑战

于是买了罐奶粉

结果试了三个晚上
鱼宝宝和奶瓶打架
拿起奶瓶就摔

双喜爸也不配合
他是想啊,我喂奶喂到鱼宝宝睡着,好过他抱鱼宝宝抱到睡着
结果鱼宝宝依旧扯着我的衣服找奶喝

母亲节快乐到……打孩子

这个母亲节快乐到……
快乐到情绪失控
抄起练习本子就往双双打去

每天做功课双双都可以把我气个不清
每回都可以火冒三千丈,不过那火就就像电视里看火灾那样
火势凶凶可烧不着戏外人

这回是三昧真火

家里没有那些教父母别打孩子的书,有的话我全部拿来撕掉

一个很简单的造句说不会
好声好气的说还不会(省略解释游说十五分钟)

打了
好了
会了

接下来,正常了,全部都会了

该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