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说……

前两天凌晨三点多起来喂奶,看见手机闪下闪下,有依猫
按了看看:读者的信
点击链接到一位网妈的部落格
她说她要低调,所以没有再留言处留言,就直接依猫链接给我

我看了她写给我的信……
半夜很瞌睡,在瞌睡虫不受惊扰中我带着很感动的心情入睡

可第二天醒来却以为昨晚自己做梦……
死啦死啦!自恋到做梦都梦到读者来信
当然那是以为,这种事其实心知是真的,可是还是要小小谦虚一下:呵呵……我做梦啦~

回到办公室赶快看看猪猫,嘿,嘿嘿嘿……真的哦,想以为是做梦都不可以,嘿嘿……
(很小家样儿是吧?这就是真实的我了,以前那些云淡风轻都是表象,木啊哈哈哈)

……
不过其实我还是很云淡风轻的……
……也不一定啦
……
……算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

看信,看信,自大一点虫写的《给双喜妈妈》:

我是烂得可以的.

从你宣布出书,再从我决定买书,到买了书,再拍了照片做证据后,我竟然拖了酱久才将心里有稿的话写出来.

话说, 那天好不容易才在”青少年读物”的架子找到这本我只记得封面绘画,有浅紫色的书.

脑神经线搞笑突然堵塞忘了书名.(所以如何问人? 只好寻寻觅觅)

没想到这本书原来不是属于我这种老人家看的,因为我不再属于青少年.
当终于找到时,心又有种<得手了,就不再珍贵>的贱念头, 竟然迟疑真的要买咩.

结果,为了以下种种理由,我将它带回家.我对自己说:

1.这些年来, 你免费看人家的文章到呵呵笑,无限欢乐,现在不过叫你还点娱乐费,不过分啊.
2.你知不知道, 你的小小付出,是人家的大大大大大的鼓励啊.救人一命,胜于什么什么的, 你看华文程度不好,人家可是你虚心向学对象啊.补习费不贵啊.
3.不过 10块钱啊,当今社会,外面不好的勉强吃两餐,好的一餐都不够还啊.反正都很少吃外面的.还有还有大众卡有得扣啊.
4.不买, 真的会过意不去良心不安.

如今,这本书变成最有出息的书,因为是我近几年来第一本我真的有摊开来读的书.有别于买了很久的蔡智恒,侯文咏结果还是摆着做为增添我家书香味的用途而已.(唉哟,罪过,不是不要读啦,偶像们,这只是时间问题,再等等…)

我真的很喜欢你的小小文, 在没有密麻麻的文字压力下,看了极好消化.还有你的幽默风趣真的很抵死.

所以其实我较少读你的长文章, 不是不精彩,而是时间上有压力所以有时只好缺席了.

在这里, 也给新书一些提议. 另一点我喜欢看你的部落也是因为很喜欢你的插画, 还有多多表情的猴子, 所以新书就显得单调少了情趣.

最后,希望你继续带欢乐给我们.(要知道, 你欠我们读者的人情可是你十世也还不完的,哇哈哈….)

呃……完了之后我可不可以仰天长笑五分钟?

哮完了之后……

很谢谢自大一点虫,尤其你的第一个原因,呵呵……也是,我自己都没想到。
很感动,很感激
当初开始写博客想都没想到会搞到今天这样的场面

真的,很意外,很惊喜,很……感动,很……感激
呃……看得出我词穷吗?

所以最后还是要对大家说:

谢谢……^_^

鱼宝宝的一岁点滴

纯粹记录……

很酷的宝宝,不随便笑,惹他笑的原因没有准则
五分钟前可以因为你把熊熊推倒惹他大笑不已,五分钟后他脸上就一似笑非笑表情,大有:你就这么点玩意儿?

懂得
简单指令把东西给妈妈,挥手再见掰掰,和外公外婆一众人等分享手上的饼干
躲在桌子下、躲在窗帘后抓迷藏,不把你要的东西给你,带着逃,边逃边回头看
喝奶的时候自己掀开妈妈的衣服,吃饱了会拍拍肚子
站着玩儿的时候会忘乎所以把手自攀附物拿开,过些时候才发觉自己竟然空手自立,“噢……”一声立马蹲下
在花园认得花,草和兔子
看见外公外婆爸爸妈妈姐姐换衣服就感觉是要出门了,守在楼梯口,要不就伸手要抱抱
会叫“姐姐”,其他不会

喜欢
出门逛街
吃,基本上什么都吃
听CCTV新闻报告(可以听很久)
听外公外婆聊天
听妈妈唱歌,扭计的时候妈妈唱歌他就好了。
(听爸爸唱歌的时候会笑着躲在妈妈怀里,然后偷偷看爸爸,确实原因不清楚,但是据妈妈的推理应该是:你那五音不全的歌声,我替你不好意思哪)
姐姐们和他玩儿
看俩姐姐踢球
俩姐姐和他做伴
早上起床看见姐姐

大致上就是这样

28厘米的视线

自从重回职场,视力越来越不好
应该是对着显示屏的时间太常了

原本在几年前逐渐消退的近视最近两年又回升了
一度下降至3.0/3.25,现在每年0.25的增加

前些天十五的月亮被我买一送一的看成两个
心知又是验光的时候了
昨天验光发觉,好嘛,又加深了,又另配了副眼镜

当时在踌躇好不好配一副双视,可后来还是给那价钱吓退

现在戴了眼镜,眼前视线所及的27厘米以内都是雾煞煞的,以外倒是清楚得很(我用尺量过了)
可脱了眼镜,视线所及29厘米开始都是蒙查查的,眼下却一片清明

然后发觉28厘米的距离是一个戴不戴眼镜都看不清的范围……

28厘米是个很矛盾的视线

28厘米是我视线的灰色地带

当一些不知道要怎样处理的东西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
我当把它放在眼前28厘米的距离
雾里看花……

可怜的老虎

两只老虎 两只老虎
跑得快 跑得快
一只没有眼睛
一只没有尾巴
真奇怪 真奇怪

熟吧?这儿歌
鱼宝宝尤其喜欢听俩姐姐唱

可俩姐姐唱多了就腻味了
你说老是没眼睛没尾巴的听了烦(虽说鱼宝宝不烦)
换换吧

于是,老虎在俩小朋友的无聊之下遭罪了

两只老虎 两只老虎
跑得快 跑得快
一只没有手脚
一只没有头
真奇怪 真奇怪

“没手没脚还能跑吗?没脑袋还alive吗?”
“呃……我们change。”

于是老虎再受刑

两只老虎 两只老虎
跑得快 跑得快
一只没有毛毛
一只没有stripe
真奇怪 真奇怪

好嘛,这回没受皮肉之苦
倒是基因突变了

在外被猎杀……
在家被玩残……
可怜的老虎……

你真的吃掉了?

昨天喂鱼宝宝吃粥的时候看见他鼻子有颗大鼻粪
挑了出来顺手拍拍双喜爸的肩膀:“哪,你个仔俾你嘅。”(你儿子给你的)
他转头来顺手接了去:“哦,thanks。”
一两秒后说:“唔错,几好味。”(不错,挺好味)
我打个哈哈继续喂鱼宝宝。
过了两分钟左右……
“你真嘅吃咗?佢嘅鼻屎来个啵!”(你真的吃掉?他的鼻粪来的哦)
……
双喜爸慢条斯理:“傻咩?梗喺无啦。”(傻吗?当然没有)
……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担心他真的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