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三事

读着新闻我和双喜爸说:不明白噢,我们花几个小时安装一个桌子那是因为我们不会,不明白,后来会了,明白了,很快的就装好一个了。可你说我们的这个执政的,错了这么多次还学不会,学不乖。

双喜爸很晓以大义的说:不是他们学不乖,问题是他们从来没有觉得他们做错嚄,他们觉得错的是人民不能接受他们的政策。所以没有觉得自己错又何须改之?

我说:是啊,不是一个水平和档次的。如果穿着他们的鞋,就不这样想了,我太天真了。

双喜爸一脸恶心的说:咿唲,他们的鞋你最好别穿。


有人当着双喜爸的面说我的中文很好很好超级好。

我点头称是,绝对的好,大大的好。

过后双喜爸一脸匪夷所思的看着我说:你脸皮也够厚的哦,人家那么说你那么共鸣。

我说反正那个人的中文水平就是拆开来认得、凑起来似曾相识。我不认白不认,认了他也评不出所以然,你就让我虚荣那么个一下下行不行?再说……人家说你英文超好的时候,你那个口上说那里那里,脸上却一片“赫,我这是谁你也不想想”的口是心非,我还真诚度加值呐。

当然上面这些话我是在心里嘀咕的,实际上口里拿出来的话是:什么,自爽一下嘛。


有人说:哇,国庆刚刚过,反贪局就抖出这么多政府部门弊端和政府相关公司“倒米”的事件,好像热闹的时候被泼冷水一样,心都寒了。

旁边的阿伯说:不要紧啦,反正心早就寒了,也不差多这一泼。

阿伯死猪不怕开水烫,破碗破摔。

3 thoughts on “一二三事

  1. 只觉得反贪和阿伯都在互扯猫尾。
    七月已过,还不忘做一场神功戏来娱乐大丛。
    明眼人也知道那只是阿婆电灯,纯粹老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