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鹅鹅

鹅鹅鹅
曲项向天歌
白毛浮绿水
红掌拨清波

听到双双念这是很罕见的事,话说她们俩从来不和我说华语,有时,有时会心血来潮和我说:“妈妈,我爱你。”但是就这样了,没了。

有天晚上双双看见我在看书,于是自己也拿了本‘她的书’(她说),外婆买给她们的幼儿版《唐诗三百》。

翻开第一页念了起来。她们的英语说得很溜,所以华语就带鬼腔了。

双双念着不懂的字就参照汉语拼音,所以后面的‘拨清波’就放慢速度了。

在本地对很多小朋友来说幼儿园的时候会念唐诗是很平常的事了,很多还念得很好,晓玲的阿轩五岁甚至可以读经!

但是这在我家来说,简直就是稀奇事,听双双忽然间这么念,简直想哭,觉得她好厉害。

7 thoughts on “鹅鹅鹅

  1. 还记得她们第一次迈步走吗?是不是也有同样的感受?超感动的。。。
    忘了对你说,我也已三十八了,在你的文字间,有时很成熟,有时又很少女,才会好奇问你的芳龄,冒犯冒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