焖烧锅·铁板烧

以前小时候家里开蛋糕店做门市和批发生意,当时店里聘请很多女工,男工也有,比较少。

得空的时候大家都坐下聊天,那时还小,不知道他们说些什么。

但是很多时候我妈如果在的话,会带我走开。

我妈会说:大人说的话小孩子别听。

后来我妈就教训我长大后说话不要好像那些没受教育的婆乸,尤其仗着结了婚生了孩子就什么话题都不忌惮。

当时接触的人不多,也不怎么放在心上。

直到有天读学院了,身边的同学都不是同一背景,有男有女,不再像中学时全女生一样。

有些话如果在全女生的时候说,最多有点不好意思。

可是有些话题男男女女一起的时候说起来,会让我觉得很尴尬。

双喜爸是习惯了,不介怀。可是我不行,当他像其他同学一样在朋友面前拿自己和伴侣的私事开玩笑,我当即拂袖而去。

他很不明白,而我也花了很长的时间让他了解,不是每个人都不介意。

工作的时候就常遇见很多喜欢在办公室说不文笑话,或者自己私事的同事。

究竟还是分得出有意还是无意。

又不是很大家很熟,自家的闺房私事还大众分享,不爱听就走开很容易的事。

当时有同事说:哎呀,没经验的女人就是脸皮薄。

是吗?无关经验吧。

就算现在结婚有孩子了,还是觉得可以在一群不很熟的同事间,细节情节具备下大吹房事和生孩子是很需要勇气的事。

离职了的同事说我这是闷骚。

又咋样?我就就是天生焖烧锅一只,当焖烧锅也不做铁板烧。

5 thoughts on “焖烧锅·铁板烧

  1. 我很赞成
    有时候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可以那么”豁达”的说出自己和伴侣的私密事情
    就算自己嘴巴痒都好,也要考虑另一班是不是也这么“希望”让人知道啊

    中学时期有个朋友很喜欢把她跟男友之间的亲密事说给我们听
    搞到我每次一看到她就联想到她正在做“她所描述的那些”时的情形
    痛苦….

  2. In an enironment where males and females are not so familiar. If a male shares dirty jokes that make the female feels uncomfortable, it may amount to sexual harassment. Walk away, and no need to give face.

  3. 夏娃,是啰是啰,以前高中三的时候也是,听同学说她们和男朋友们的房事听到……不过也有点鸭子听雷啦,o(∩_∩)o…哈哈

    earthtone,是啰,妈的,有时想一脚踢去他们的祠堂。

  4. 我举手举脚赞成!

    你前同事说闷骚。好词。我称之为‘拘谨’。

    私事就是私事。没有必要坦荡荡。

    你的私事是你的私事。我没有必要洗耳恭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