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教师是怎样炼成的》

看到《教师是怎样炼成的》这个题目的时候,先注意到‘炼’这个字。

原来不只是钢铁是‘炼’出来的,教师也是‘炼’出来的。

这比‘练’出来还要艰辛。

‘练’是反复温习,直到身体心理对特定的动作起条件反射,不一定带着任何思考。

可是‘炼’是把一件外来的事物融合同动作和思考,溶了再铸。铸成之后带着自己的形状和思想。

读完了花袭人的《教师是怎样炼成的》,在想:

我现在这个妈妈是在‘练习’怎么当?还是在‘试炼’?

在喂饱孩子督促孩子功课注意他们的行为礼貌之余,我有没有注意他们的思想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