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我们有问题而已吗?

载小朋友们上下课不是我,而双喜爸没有和其他家长鸡婆的习惯。

所以我们不知道是不是只有双双喜喜面对功课过多,时间不够完成功课的问题。

每天回到家吃了饭稍微休息之后,小朋友们开始做功课的时间已是八点半左右。

平均六门功课,六份作业,页数不定。外加一些需要订正的作业。

小朋友们每天早上八点起床,九点到安亲班。

九点到十点半做点手工,或者做安亲班安排的一些习题。

十点半开始准备洗澡,接着吃午餐,然后安亲班老师在十二点左右带她们去学校(就在隔壁)。

双双喜喜从早上八点开始,到晚上根本没有休息过。

然后晚上她们的功课往往得做到十一二点才完成。

每个晚上和孩子一起完成功课后,都很心疼孩子。

更甚的是小朋友们做了这么多作业,但是对所学的根本不求甚解。

比如马来文的词句重组,她们已经在词句上标上了号码,回来就是照号码把词句列好抄出来。

可是双喜爸问她们明白那些句子什么意思吗?她们不明白。

那不明白又怎么会组句呢?因为老师在上课解释了课文之后,给学生标明了词句的先后。

这样做功课,有什么意思?

两天前我为了她们那些做不完的功课,下笔写了封信给老师。

信里也就是想让老师了解小朋友们每天的作息,看看老师可不可以在功课的数量上斟酌。

可是双喜爸说如果我这么做会不会让老师以后对孩子有个别的态度。

于是信抛进了垃圾桶。

其实说了这么多年,情形还是一样。

部落格里写得再多,事情还是一直持续。

投诉无门,说什么都是白费。

只能看着孩子的生活被功课噬食,自己唯一能做的只是安慰自己:孩子慢慢会习惯。

很难过,很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