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文

昨日在花生的博客看了他写的《削铅笔》。
花生是花老师的丈夫,他们有个女儿昵称花生米。

很喜欢《削铅笔》这篇博文。
文字像铅笔素描一样,简单却有层次的勾勒出爸爸对女儿的关心。
读的时候感觉很像以前读叶逢仪老师的散文,生活小细节里不经意带出来的感情。

呃……好像离开自己原本想说的事远了。

其实看了花生说他很享受帮花生米削铅笔的时候,第一个反应是:
噢唛葛……千万别让我削铅笔。

不是我‘刀法’不够好,削铅笔像砍柴。
也不是因为我老花,误把手指头当铅笔。
更不是因为我是古代穿越来的,只懂得用毛笔,不会用铅笔。

而是,曾经,当年,在美术学院的时候常常削铅笔赶功课赶出来的恐惧。

是的,那时功课包括铅笔素描,一天有定量的素描要交上。
有时赶其他功课,又或者时间都用了蹲麻麻档,素描一累积下来数目就可观了。

交不上得扣分,读书的时候分数大过天(当然,躲懒的时候不把天放眼里),所以挑灯握笔夜战画纸是有必要的。

画素描讲究的是一气呵成,在画纸上拉线条拉得起劲的时候铅笔秃了……
momentum就断了。

于是,为了我们那不断气的线条,常常就出现了以下情形——
一男一女在惨淡的白条灯下头对头围着一个垃圾桶。
旁边桌子上放着的是二十多三十支的素描用黑铅笔。
然后两人很努力的用着惊世宝刀嘿咻嘿咻的削铅笔。

就这样,三年下来,现在我们一听见小朋友们让削铅笔我们就打冷战。
读完花生的博文,我想……当天晚上回家就给小朋友们削铅笔……用卷笔刀(铅笔刨)。

可当年为什么不用卷笔刀呢?
……因为素描铅笔的笔芯软,用卷笔刀的话三两下皮去了笔芯也粉了。
非得用削,细细的慢慢的把皮削去,留给笔芯一个完美。

写完了,我想,要不要今晚回去试试削铅笔。
可我拿起办公桌上的手工刀……唉……还是想想就好了。

卷笔刀万岁。

5 thoughts on “铅笔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