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拈来随手记

年初二在二伯家过。
那个天气就甭说了,典型的新年天气——闷、热、焗。
二伯家的那几个风扇就一摆设,堪比林黛玉那个吹气如兰。
冷调,用电量大,省着点。
总之一过下午两点,我已经向抓狂的方向狂奔而去了。

就在这几天,我对办公室有着无限的挂念。
办公室里的那个空调是那么的强大健壮。

老实说,‘捞生’已经没有意义。
原本在初七人日才有的特色,现在年前就已经开始了。
和不同班次的人‘捞生’,一天捞十次八次没得好说。
但是三天时间里,和同一班人捞两次都嫌多。
我的家婆对‘捞生’有着无比的热诚。
年三十晚团圆饭的时候开始,直到昨晚,餐餐‘捞生’作为片头曲。
其实年二十九家婆生日,在生日晚餐的时候也‘捞生’了。
简直就是一餐一小捞,两餐一大捞,只有捞得更凶猛,没有捞得更热烈。

鱼宝宝如果有记忆的话,对过年这事儿他能记得的不会是红包或炮竹。
应该是——人。
很多很多的人,一屋子的人,满屋子的人。
还有七脚八手的‘非礼’,和没有停过的“Maxwell”、“handsome boy”、“so cute”……

昨晚,鱼宝宝貌似因为长门牙的关系(虽然到现在什么芽都看不到摸不到),从二伯家回来后不舒服了。
低烧和小泄,身上手臂上有些像蚊子叮的红点。
昨晚他睡不好,泄了三次,后来睡着的时候哼哼唧唧的,还得摸摸他的头sayang-sayang才好好睡。
双喜爸睡得香,谁来sayang-sayang我?
可能因为还在假期的关系,没有上班,所以我很乐意的在半夜清醒着抚慰这个为出两颗门牙而瞎折腾的小帅哥。
当然也怀疑了那些小红点是不是我在大虾面前难以节制的后果。
对了,还有一整包的腰果。

因为鱼宝宝的不舒服,拜访叶老师的计划变成匆匆路过进屋五分钟的结果。
好想念师母烹调的美食啊~~
健一说鱼宝宝竟然比俩姐姐更漂亮,更像女孩儿。
嗯……认真的想想,有时是觉得鱼宝宝挺像女孩儿。
不过,那个宝宝在这个时候不是中性模样儿的呢。
分别只在发型和身上衣着的颜色罢了。

Earthtone今天下午到了KL。
水晶美人最近常游泳是吧,成了茶晶美人,还是美人,那对凤眼很勾人。
子衡完全是个小大人,说话都有模有样,整个大哥哥的样子,很逗趣。
今天见到Earthtone,发觉她和我越来越像,看着她觉得像在看镜子。

阿爸很久(才三天)没见到鱼宝宝,今天外公见外孙,真腻。

要睡了,明天不知要做什么。

忽然想起,忘了给康一红包……

2 thoughts on “随手拈来随手记

  1. 除夕被叫回医院当班,忙到凌晨一点,连COUNTDOWN也忘了。异乡的新年,是要很努力经营的….

  2. 我家的宝贝腾跟鱼宝宝一样,发烧下泻,
    到诊所拜访三次,没注意长牙,发烧下泻三天,
    身体红斑,多鱼宝宝的脸肿。。。。
    下Klang泡汤。。。。外婆的寿面跟咖哩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