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早睇波

今天很早很早的时候大概是一点左右,双喜爸爸对我说他要看三点的Champions League qualifying match,两点的时候他会去打包宵夜,我对着电脑哦哦的点头。

上了post我就睡觉去了。但是就是翻来覆去睡不着。两点的时候听见双喜爸爸出门,想了几分钟想到嘛嘛档的鸡扒,还是起身来打电话给双喜爸爸叫他打包。

准时三点他打包回来,我吃了喝了又回去睡。我进房间的时候双喜爸爸是很清醒的看着电视。

大概四点左右喜喜醒来小便,坐在尿桶很大声的叫我,我听见但装不知,希望她爸听见会进房搞定。听她喊了很久,知道她爸一定是在客厅睡着了。应了喜喜两声,叫她自己起来穿裤子,我又睡回去,后来什么事我都不知道了。

刚才下午双喜爸爸回来吃午饭,和我说他在中休的时候睡着了!

我说他:“你都知道自己容易瞓着,重睇乜波啦。”

他强辩:“我喺好精神嘅嘛,half time嘅时候谂住瞌下眼,点知一瞌就瞌到唔识醒,醒嘅时候打晒咗。跟住无相干,重三粒波都喺係下半场入嘅,激死我!”

我说:“你识你自己重耐过我识你,我都知你係一瞌就着嘅,你有乜理由唔知自己唔瞌得咧?”

他继续说:“跟住我就入房瞓,一入房就俾细嘅问我‘daddy! where did you go!’问完咗又话要屙屎,咪叫佢去屙,佢坐喺尿桶个度,我咪继续瞓。点知一下醒谂起佢重坐喺尿桶个度。咪嗌佢,原来佢都係坐係个度瞓着咗。结果佢都无屙屎。”

摇头,轻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