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

从东海岸回来的时候, 我们停在路边一间繁忙的海产店买些乾货。
结帐的时候老板娘忙得很, 我们之前的顾客 (老母亲和她的中年女儿) 买了三四篮子的货物, 正在和老板娘讲价。

老板娘一减再减, 顾客也减上加减, 到最后要老板娘再减掉几块钱的零头, 老板娘也算了。

这时那老母亲又拿耒了三包乾海:

这个免费啦!”

老板娘陪笑: “生意难做, 不可以啦, 减给你一共十三块好了。

中年: 十块啦。哪!”

老板娘再陪笑: “都减了六块咯。

中年: “我没有散钱了。

这时中年妇女的女儿走过耒,大概七八岁大吧: 好了没有?做什么这么久?”

后耒她听到她的母亲和外婆 (还是阿嬷) 在和老板娘讲价, 她妈还一直在掏钱找那三块钱, 她就很不耐烦的说老板娘:

三块钱罢了吗,又不是要你整份身家,还用亏咩?”

老板娘笑笑: “是咯,我也是这么说。

中年妇女骂女儿: “你死呐,要你多口! !”

付了钱三代同堂走了。

土阿妈谨记: 母亲说什么孩子就说什么, 孩子学自已骂了别人, 骂孩子的时候也就是骂自已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