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时候不想你?

前天在厨房忙的时候,小朋友们带们的小火车和小汽车,坐在厨房门口聊天,边玩边说话。

吱吱喳喳,真应了‘三个女人一个墟’的话。

她们自有自己的话题,不外是玩玩角色转换的游戏,一个演Dora,一个演Boots,要不然一方当妈妈,一方当爸爸,嬷嬷和姑妈也偶尔在她们的剧本中客串。

今天她们的戏目是爸爸和妈妈,所以言语间就很‘恩爱’了,‘I am daddy.’ ‘I am mommy.’ ‘you miss me?’ ‘I miss you.’ 等等。末了又问:“Mommy, do you miss daddy?” 一面忙一面不耐烦的yada yada 应她们。小朋友追问:“No, you have to say properly.” 啊~~~在忙着的时候…“Yes, I miss daddy.”

不,没有意思打算就这么放过她们那个恨不得自己是千手观音的妈妈,另一位小朋友又接着问:“Why you miss daddy?” 啊~~~~~~~~忘了刚才有没有下盐。

“你们两个可不可以不要吵妈咪?出去啦。”

“Why 出去?啊 you can miss daddy 啊?”

啊~~~~~~~“出去,出去,出去。”

小朋友们带着她们的‘交通工具’回去客厅玩。

窝在厨房里,心里是又气又好笑。想到她们问的话,摇摇头…有没有想念她们的爸爸,哈!谁得空?忙得丢三落四的还去想她们的爹?

接着忙试菜的味道,不够咸,很好,反正双喜爸吃什么鬼都沾酱油。跟着煎鱼,一尾不能太焦是给小朋友们的,另一尾得煎焦些,双喜爸喜欢焦点的鱼。

打开冰箱不知晚餐要煮什么,一家之煮想吃面,可是一家之主不爱吃面爱吃饭,好吧,煮饭吧。

厨房忙完了,到天井收衣服,小朋友们和自己的衣服随便一点,堆在一起抓着就走。双喜爸的衬衫得小心收,不可有摺痕,要不然烫的时候得加倍努力。

收了衣服然后把洗好的衣服晾上,咦?大男人的牛仔裤还不够干净,再洗。挂着深灰色和黑色的衬衫时想起他穿这两个颜色很好看,出外逛街记得买多两件。

晾了衣服到客厅一看,哎哟,乱得…“全部玩具收起来,等下爹地回来看到生气,快点快点!”

趁小朋友们收拾玩具的时候,把双喜爸新买的袜子拿出来,把袜子头的塑胶线隔行剪断,让袜头松些,那么一整天穿起来就不会搠得脚太紧,造成血液不循环。

….

等等…好像也不是完全没有空想他。

是鱼在水里不知水,还是忘记了自己还活着是因为有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