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立场的立场

学妹再三打电话给来报告有关坤成改制的进度,傍晚她打来叫我记得收看Astro AEC十点的新闻报道,将报道有关坤成校友示威抗议改制的消息。嘱咐看了之后下一回的静坐示威希望我会支持。

学妹是反对改制的中坚份子,而我是支持改制的一方,但是却不认同校方和董事所给的理由(可参考这里PDF file),虽然我赞成坤中招收男生改制,但是毕竟以校舍有余为由,但却又要拆掉四合院另筹款建更大的校园,实在难以令人信服。有鉴于此(似是而非),我并不打算出席所有的示威活动。

至于学妹通知几次的会议,想出席,但是一来有家累,不是说走就可以提起脚就出门,而且最近的两三个月莎莉阿姨的健康让我们实在提不起劲去管其他的事(比如今年小朋友们的生日和即将到来的圣诞节)。阿姨入院开刀至今已经一个月了,还在医院观察,她的复原进度缓慢,相对的我们也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经济支援。

当自己身边的事还一个头两个大的时候,就算觉得愧对学妹拳拳盛意的邀约,却只能每次都很抱歉的说看看怎样才算。

对于学妹毕竟相识多年,对我友爱的以姐相称,很难开口拒绝,但是却也有我的立场,我并不愿意介入任何一方,说是墙头草也好,社会问题冷感症也好,在自身的问题还不能解决的时候,实在不愿,也无能为力去管其他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