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非笑话

大伯和二伯是天主教徒,像往年圣诞节一样下午到他们家吃饭,今年圣诞大餐在二伯家聚会。

吃了饭大家闲聊,不知谁问起莎莉阿姨的事,然后又不知谁说要去探望她,又问双喜爸阿姨的病房号码地点。

反正双喜爸每天都会探访阿姨一趟,自然很清楚,他就给了病房号码,然后大约描述地点位置。

但就是有人搞不清楚状况,竟然和双喜爸为房号和位置争执,说双喜爸给的位置不对,硬是说双喜爸给错房号。

结果说到最后,二伯只在阿姨从手术房出来后探访过她一次,而那一次是在深切加护病房的时候,阿姨安置在普通病房后没有多少个人探访过她,而那一次的探访竟成了他‘永恒的记忆’,所以闹个这么的笑话。

如果不是笑话,那这又算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