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事两则

为奖赏SC在母亲节展览会上的努力,公司晚上在Kelana Seafood Center请吃。说好是八点半,而我八点的时候到了Kelana的LRT站,结果因为计程车短短的路程要收七块钱,心里一面叫计程车不如去抢(德士司机:我是在抢啊,不过你不让),一面打电话给Shamaine让她兜过来载我,然后忘了和她tag along十次有八次迟到的定律。结果她真的迟到*wa-bia*,让我‘西方不迟’的名号受损,后来另一位同事精灵(她的名字是叫‘精灵’)看我怎么迟得不像话,打来问我原由,然后兜过来载我。

可载我的时候遇到一件小插曲,另外一位同事C不留神把车驾了进巴士停的车道,结果巴士司机故意塞住车道不让她把车开出出口,特特为难我们。而巴士公司的交通调解员也是,故意挥手让C把车倒后,可倒后又有后来的巴士挡住,你说他不是小气让人吃瘪是什么?三四分钟···
:biteteeth:
后来我忍不住了,下车大骂他一轮···你相信?(众粉丝点头、点头)你相信双喜妈妈会这么凶悍?如果你相信的话···我对你很···失望(众粉丝赶快摇头、摇头。双喜妈妈:好了、好了、别摇了,再摇下去头掉了哪儿赔个给你)。

当然除了大丈夫能屈能伸以外,小女人如偶也素口以滴···于是我下车,对着身高七尺,肤色漆黑如星光闪烁的夜空(不要怀疑,那‘闪烁的星光’来自他的滴滴汗水)的大汉说:“唉哟安哥嗦哩嗦哩,我的朋友第一次来这里,不认得路一不小心开了进巴士车道,可不可以请你让一让,让我们开过去不阻碍你们吧啦吧啦吧啦···”
:please:
巴掌不打笑脸人,然后交通调解大叔挥挥手巴士闪一边让C把车开出去了···呼···
:bibo:
虽说忍一时风平浪静,但是我终究还是退一步掉进水沟,上车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骂了声粗口(就让我任性一下吧,再过一年就迈入不惑大关了,到时再修炼成精吧),就只为了一辆小车误入你的巴士车道,就这么小气的作弄人,至于吗?

而我过后极后悔骂了那句粗口,至于吗?人家不知书识礼是别人的可惜啊,我学富五车(脚踏车的量罢了)干嘛去和他计较蹚那潭浑水?无限懊悔ing···

谨记,慎记,下不为例。


呵呵呵···接下来这事是暗爽的事了···

到了餐馆,坐下吃了一点东西,其中一位manager和我说:“Maria,你的部落格很受欢迎嗬?”我看着他:“嗄?!”口开开,奶油虾差点掉出来。“我妹妹在新加坡,她喜欢你的部落格···”接下去他好像还有讲些什么,但是对不起,那个口开开,奶油虾挂在嘴旁边的人不在家了,轻飘飘的飞到了半空,什么都听不到了···

原来manager的妹妹是看到了边栏的CSI广告,才知道我是她哥公司的职员(天···还好之前没有道人长短,感谢我爸我妈)。

人怕出名猪怕肥,但是···

就肥死我吧!!!我认了!!!(我是说认了出名,不是认了是猪,虽然我有随身携带十斤五花腩)
:yeah:

6 thoughts on “杂事两则

  1. 哈哈。可以理解。每次听到一些比较陌生的亲朋戚友原来也在看自己的部落格时,第一个反射性的反应就是在脑海里开始搜索自己是不是写了什么不该写的东西。哈哈。

  2. >>Kennichi Kai,欢迎欢迎···哈,你的部落格很stylo哦。

    >>湘绣蜻蜓,那时明摆着的了。

    >>1+2mom,我想应该是囉。

    >>Darren,问题是有时写了之后时过境迁,自己都忘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