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猫点滴

某人依猫:

“……有本事把三粒鸡蛋变成红楼宴。于是决定把三粒鸡蛋弄成……水煮蛋。”huh?红楼宴里有水煮蛋?

某某人回:

“没有?没有的话那从刘姥姥的筷子溜走的是什么?”

某人又猫:

“那是鹌鹑蛋!”

某某人猫:

“是啊,水煮的鹌鹑蛋。”

某人不懈:

“你煮的不是鹌鹑蛋。”

某某人叹:

“你管我!都是蛋!再说我水煮了你这海龟蛋!”

某人冷笑:

“吃海龟蛋犯法的。”

某某人说:

“我没吃,煮而已。”

某人退场:

“晚安。”

~~~~~~~~~~~~~~~~~~~~~~~

某人依猫:

“谁谁后来怎样处理……?”

某某人回:

“他后来酱……(省略三百字)然后酱……(省略三百字)跟着酱……(省略三百字)酱、酱、酱。”

某人赞道:

“哇,他比诸葛亮还厉害。”

某某人怵:

“拜托,诸葛亮让臭皮匠比下来已经很郁闷了,就别再把诸葛先生和他比了,泉下有知,死不瞑目。”

某人喃喃:

“你不说我不说他那知道?”

某某人倒:

“Excuse me,我还没死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