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20周年聚


毕业二十年了,二十年……可怕的数字。

一九八七年高三文商C的班长和副班长几个月前就在筹备,来个二十周年聚会,十年前曾说要搞个十周年聚都没实现,这次总算成功了,虽然只有十八个人能赴约,但是总比聚不成的好吧。

副班长说班长可怕极了,竟然还记得当年在班上谁坐几号位。班长打电话给她更新出席名单的时候竟说:“五号找不到,六号不能来……”副班长在海峡另一端瞪大眼抓狂:“谁是五号?六号又是谁?名字!我要名字!给我名字!”

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我是几号小姐,和我同捞同煲同留级的患难之交月丽很肯定的和我说:“你是三十号。”是哦,经她一提,我是三十号小姐。可是竟然还问我我的学号!靠!又不买彩票记来干嘛?

一班年近不惑的auntie在中华大会堂的紫藤隔间里十八除三凑成六个墟,要有多吵就有多吵,想当年一个班四十多个学生的时候,无怪脾气极好的数学老师都受不了。个个抹额庆幸没有带另一半来,否则形象全无,呃……拜托,每个起码都结婚十年以上,还有形象吗?形象早已灭绝了吧。

既然是auntie免不了要说说孩子,班上同学数月丽的孩子最大,现在十五岁(那厢幸福ing,这厢妒忌ing),当年和她‘相依为命’的我的孩子才五岁!同学说:“拜托,别那么哀怨,玉箐的才两岁,还有,还有最小的是翠箐的……两个月大!”噢!原来我没垫底,heng啊!

香香带了毕业刊来让大家再签名,我翻开自己的一页,彩玲竟坏坏的指着我的照片说:“耶,这是谁来的。”当年的笔迹多么的飞扬豪迈,乍看之下还以为是碧爱的字。毕业刊里的自己那么青涩,一点也不知道往后的二十年里会经历些什么,骤然发觉自己过去的三十八年岁月真的好像扔出去打狗了的肉包子那样一去不回,时光倒流的情节永远只能发生在小说里。

没有久留,我是带着一家大小去的(除了双喜爸),小朋友们和姑妈在外间吃饭,我和同学纯吃茶。答应了小朋友们带她们去逛街,待到内间上菜的时候,估计小朋友们不耐烦,我就先离开了。

班长说以后每年一聚,哈!只要我在KL,一定来。

8 thoughts on “8·31·20周年聚

  1. 舊同學聚首全都是女的。。。
    通常只有獨中才用‘高三文商’。。。
    呃。。。雙喜媽媽, 我們是從同一所學校畢業的嗎?
    那所學校的前面是不是一條大馬路還有一條河?

  2. 毕业5年的聚会,大家都刚念完大学
    明年10年,大部分都成家立业了
    曾几何时笑说,30年的聚会,应该会说那个谁刚得了心脏病,哪个血压太高…

    …我也是偶然翻相片,才记得同桌的你…

  3. 太令人羡慕了, 我妈妈曾说过你最好、最知心的朋友必然是你中、小学的朋友。只有那时期的我们是最真的!

  4. ◆威,肉包子打狗哎……

    ◆Youlgo,多几年真的会往那方去了。

    ◆KooYeen,也对哦。

    ◆淑君,我猜的,我的读者大多很年轻。

    ◆彦祖屋,是啊,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