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白痴零距离

2008的第一天……骨头全要散了的感觉……

2007的最后两天……忙得要死……累得贼死……

三十号九点半到酒店集合,为公司新展品推介礼作佈置。即将出门的时候同事打电话来:“Maria,你那天做的舞台布景完稿有没有改动过任何的字眼?”

屎!这样的问话只有一个意思,就是出错的意思啦!没有出错是不会这样问哒!!!*额头密密流下芝麻汗*

当天晚上十点在办公室独自和电脑为布景完稿战斗的时候,老眼昏花的把“来自于”的“自”,打了“至”,他父亲的母亲的……

立刻和同事确定,那个是在红底上黑色拉白边的字眼,和同事说我还没出门,给我那个字眼的尺寸,家里有黑白打印机,可以立刻印出来改正。还好记得当天用的字形,同事拍照MSM给我确认字形,可是不记得字形号,同事当时没有尺在手,结果她用公司的ID卡来测量:“横是三张ID卡减零点七mm,直是三张ID卡减零点九mm。”我的公司有很多天才。

当下在家立刻可用AI搞个“自”出来,这完全没有问题,可是……问题是……“自”比“至”瘦啊!!!就算把“自”贴了上去还是看到“至”的腰身。我想,我想,我想想想……啊~~~我是天才,把“自”向左右拉长增肥至“至”的宽度不就可以了吗?(“自”:我苗条的身材啊~~~我不依啊~~~。“至”:虽然被遮盖了,可是我还是很高兴哒。)

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我,是天才。

可是上天对天才是很残忍的,天妒英才嘛。另一个问题又出现了,就是左右遮盖了,“至”的顶端和低端是一横,“自”的顶端是一撇,底端是勾、横,意即“自”贴了上“至”,还是会看见一大段不属于“自”的白边。

又……我想,我想,我想想想……对!用红颜料把“至”的上下白边涂了,和红色的底色混为一体不就成了吗?于是通屋找颜料。

东西是……要找的时候找不到,不要的时候到处看得到。颜料都被小朋友们带了去公公家,剩下的只有蜡笔。蜡笔也好啦,于是带着分两张A4印出来的“自”,和一盒怎么看都觉得有点不妥,但是又说不出所以然的蜡笔出门了。

到了会场把“自”修剪了出来,往“至”上一贴!PERFECT!忽然发觉原来“Perfect”的拼音也可以是“M、A、R、I、A”。好了,“自”解决了,把红色蜡笔拿出来填了“至”的白边就大功告成啦。

举起蜡笔往布景上一画……

咦?……

靠!……

它父亲的父亲的……

忘了布景原料是tarpaulin塑料防水布,蜡笔就算不是烂泥也附不上壁啊!!!

虽然是天才,可是天才也需要一点点的缺点来显示人性化的一面,这样的错误让天才看起来不那么的不可一世,不那么的高高在上,不那么的完美无瑕,这样的错误让人了解到天才和白痴之间其实是零距离的。

结果那个白痴很天才的用红色的马克笔解决了那道该下无间地狱的白边,于是这个天才白痴零距离,增加白头发的糊涂故事就这么华丽丽的落幕了。

死了很多黑头发细胞。

10 thoughts on “天才白痴零距离

  1. 十个城市人, 肯定有九个会先想到用马克笔来填, 只有你一个会想到用蜡笔, 幸好亡羊补牢。 🙂

  2. Jason,谢谢捧场。

    Allison,还好还好。

    moo_t,我的同事们也这么说,大概当时吓懵了。

    花,还不是天衣。

    1+2妈妈,宁愿没有那么糊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